爆款小说重生八零年代叶云桑全文免费阅读

大雨倾盆,淹没天地一切生机。

一向车水马龙的吉祥街眼下只剩下一列长长的车队开得缓慢而有序,大风掀开雨帘,天地才隐约可见车身上装饰的香槟玫瑰,以及车头的喜字。

是一列婚车。

忽地,一辆黑色兰博基尼从不知名的前方窜了出来,夺命似地直冲迎婚车队。

随即,一阵尖锐的碰撞声刺破了雨声。

姜扶柔被刺耳的声音惊得猛然睁眼,她下意识认为这是一场梦,毕竟她7天前才拿驾照,更没有钱买车。

然而,前方的景象让她瞬间流下了眼泪,脑袋一片空白。

“初初!”

“你撑住,别睡过去!”

额头渗血的新郎哭喊着,艰难地试图从被撞得变形的后座把新娘抱出来。

姜扶柔冲过去,搭了把手,不敢说一个字。

接亲的伴郎从后面被撞得横七竖八的车里挤出来,齐心协力,新郎终于把新娘抱了出来。

新娘正一阵一阵地吐血不止,新郎看着怀里的人,眼泪一滴滴往下流,像个孩子般手足无措。

“快点送去附近的同心医院,两分钟的路程,很快的,抱着她跑过去吧。”姜扶柔催促道。

新郎此时回过神来,抱起新娘向医院狂奔。

姜扶柔跟在后面奔跑。

新郎是有珩城第一名门之称的墨氏的独子墨湛麟。

墨家是同心医院最大的赞助商,因着这层关系,新娘被以最快的速度推进了抢救室。

墨湛麟呆呆地对着急救室紧闭的门,向来挺直的腰背微微弯了,仿佛他的灵魂也跟着他的新娘子进了急救室,只剩个无力的躯壳。

姜扶柔看着他无力的背影,怯怯地不敢上前。

她知道,墨湛麟因为某些原因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厌恶她,她也有自知之明,不愿意自取其辱。

而见他额头的血流得太多,她还是鼓起勇气,走近他:“墨,墨湛麟,你的额头受伤了,你去包扎一下吧,我帮你在这里等着……”

她话还没有说完,墨湛麟忽然灵魂归位一般,猛地转头看她,眼神犀利得似乎要她的命,她噤了声——

“啪!”

墨湛麟一个耳光打过来,她往后趔趄,差点摔倒在地,然而,她并没有摔倒,因为墨湛麟掐住了她的脖子。

高大的身形逼下,苍白的面容逼近她,微微扭曲,“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就甘心,但我没想到你这么歹毒,竟然要置初初于死地!你以为初初死了,我就会爱你么?”

“6年前我只把你赶出墨家实在是蠢!我应该杀了你!”墨湛麟说着,手猛地收到最紧,恨得太阳穴位置起了青筋。

已浑身僵硬的姜扶柔只觉剧痛锥心,墨湛麟似乎要生生扭断她的脖子,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眼神透出痛彻心扉的悔意,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绝不愿遇见墨湛麟。

看着姜扶柔那‘鳄鱼的眼泪’,墨湛麟怒火中烧,力度狠得手指都发白。

不一会儿,姜扶柔像只断气的天鹅闭了眼睛,头无力地垂到一边。

“欸!快住手!”这时,几个穿着制服的公职人员冲过来拉开了墨湛麟。

另外一个公职人员托住了失去意识的姜扶柔,见她的脸白得发紫,连忙喊来医生送进了急救室。

姜扶柔相对幸运,只是短暂性窒息,半小时后便已苏醒,转入普通病房。

她没有死,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仍然在人间,心中涌出一阵惊喜。

躺在病床上的她正沉浸于“死而复生”的喜悦里,却见几个公职人员走进了病房,来到她的床前,“姜扶柔小姐,我们怀疑是你驾车不当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连环车祸事故……”

喜悦顿效,姜扶柔的记忆回到了她被惊醒的那一刻,对公职人员摇了摇头,解释道:“同志,你们误会了,我三天前才刚刚拿到驾照,我现在还不太会开车,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那辆车里,我之前明明是在家里睡觉的,我睁开眼的时候车祸就已经发生了,但是这真的跟我没关系……”

然而,她的理由得到的也只有公职人员的一致摇头,“后续具体原因,我们会调查清楚。”

“你现在能走吗?”

“能。”她点了点头,跟在公职人员后面出了病房。

她明白,从一辆肇事车辆里醒来,她必然是最大的嫌疑人,所以她需要真相。

公职人员同志是最能帮她调查清楚的人。

调查清楚。她就清白了。

到那时,墨湛麟也不能再责怪她。

她的余光知道墨湛麟正立在前方,估计正发狠地盯着她,她没有抬头,默默地绕过他,离开。

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再见大好阳光,已经是三个月后。

更没有想到,墨湛麟最后竟然选择私了,不追究她任何责任。

她边走,耳边里回荡着公职同志对她说的墨湛麟不追究她的话,心里不由自主地变得轻松起来。

墨湛麟到底没有恨她到不分青红皂白就置她于死地。

他应该仍旧冷静,沉稳,聪明,是她曾经喜欢的样子。

嘀——

前方忽然传来汽车鸣笛声,她循声望去,一眼便认得那是墨湛麟十八岁生日时,墨家老爷子送给他的车。

而他一般都用司机,极少自己开车。

姜扶柔没有想太多,只想着过去跟他说声谢谢,毕竟他原谅了她。

“笃笃~”她俯身轻轻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过了好一会儿,车窗才缓缓下降,一张头发凌乱,长满胡渣,双颊显瘦憔悴的脸撞来,姜扶柔准备好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三个月不见,墨湛麟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她正要开口向他道谢,他却先开了口,“上车。”

她偷偷爱慕他太久,赞同他的事太多太多,以至于对他说的话的认同,已经成了她的下意识。

姜扶柔没有想太多,自然而然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完全忘记了他曾那么讨厌她。

她只心疼他,轻声问:“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吗?”

墨湛麟木木地控制着方向盘,汽车平稳地前进,他像只失了魂的木偶。

姜扶柔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最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