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八零肥婆的日常宁婉顾锦之章节完整版阅读

嘉和510年,当今的北晋皇帝昏庸无道,沉迷酒色,奸臣当道。国库空虚多年,皇帝却在大肆挥霍,奸臣不仅不劝阻,还于民间大肆盘剥,上行下效。各级官吏便于百姓敲骨吸髓,使得百姓饥寒交迫,不堪困苦,流离失所。

西北边境将军康仕德正带着兵马御敌,却迟迟看不到粮草跟军饷,一怒之下带兵起义,几天之下就夺下西北一半城池。

王朝中无人出战,嘉和皇帝只好谈和,将一半城池割让于康仕德当封地,封他为康王爷。

之后的十年里,四处有人带兵起义,更多的是无力担任税收,上山当了土匪。

嘉和520年,北晋王朝四分五裂,名存实亡,只留有王城和附近几座城池受制于当今皇帝的管辖。

轰隆轰隆

呼呼呼

天空乌压压的一片,雷声一声比一声大,秋风猛烈的敲打着淄邯城破败的门窗,吹得砰砰砰响。

暴雨正在席卷整个淄邯城,大风呼啸的声音穿过每一条小巷,风里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腐臭味。

这座城池就在刚刚被乌海城那群杀人为乐的土匪洗劫一空,城内除了乌鸦的叫声再不见活物。

街道上的尸体成堆,数不清的乌鸦分散的站在屋顶,俯瞰着这场暴行。他们刺耳的叫声此时此刻却更像是为他们送行,为他们哀痛。

可他们那冷漠的眼神在告诉你,他们只是在等待着这些尸体腐蚀成为自己的美味佳肴。

血混着飘泼大雨穿过这些街道,汇聚成一股流淌出了城外,将邯河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阿鸢!阿鸢!阿鸢!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从城外踉踉跄跄进来,他一路在尸体堆里翻找,喊叫的声音传遍这座空城,寂寥又诡异。

他的神情凝重,手上沾染了无数人的血迹,依旧没有寻到。

他无力瘫坐在地上狼狈不堪,身上湿漉漉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十分沮丧,青色长衫被血水浸透。

有有人吗?

那男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确认是眼前的尸体堆传来微弱的声音,还带着轻微的动静。

他上前找寻着声音的出处,费劲的把那些尸体拉开,看到了一个小姑娘:阿鸢!

男子连忙将小姑娘跑起,小跑着进了一间商铺里,用袖子擦拭着小姑娘的脸颊。

安南鸢刚刚被重重的尸体压的喘不过来气,好不容易尸体移开,豆大的暴雨让她睁不开眼,此时终于能看清楚眼前的人了。

叔叔

下一秒她的脑子就被莫名的记忆冲了进来,她双手拍打着太阳穴:好疼!

那男子很紧张的拉住她的手,轻柔的给她揉着:我给你揉揉。

安南鸢刚把这记忆消化,一阵凉风吹过,夹杂的血腥味让她不停的呕吐。

她的肚子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吐的都是黄水,烧着喉咙难受极了。

那男子连忙把她抱进这商铺院子里,从厨房装了一点干净的水给她。

安南鸢喝完水舒服了不少,看着眼前的男子,再想想外面的景象,命运还真是捉弄人。

她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深夜加班迷迷糊糊过马路出了一场车祸,以为会去地府投胎个好人家,没想到直接重生在了一个八岁小姑娘身上。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这个世界是个乱世,到处都是杀人放火,活着还不如死去。

阿鸢,还是不舒服吗?

安南鸢迷离的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男子,他是这具身体的叔叔安黔亦,今天刚好出城逃过这场杀戮。

啊鸢?安黔亦在她眼前挥挥手,没事吧?

安南鸢摇摇头,有点不适应身体突然小了两倍,更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新生。

安黔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带你出城吧,其他人都没了,叔叔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他说完便背起了安南鸢,瘦弱的后背却给足了她安全感。

安黔亦刚踏出门又缩回了脚,轻柔的朝背上的小姑娘说道:闭上眼,别怕。

安南鸢听话的闭上眼,这地狱一般的场景她的确不想再看,闻到那股味道就已经能想象这场杀戮多么的惨无人道。

安黔亦以最快的速度穿梭过那些尸体堆,直奔城门外,而后一路往南走。

雨依旧倾泻,一阵比一阵大,瘦弱的男人背着晕过去的小姑娘大步向前,找寻他们的新生。

天空昏暗暗的,分不清白天黑夜,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子。

只是这村子早已人去楼空,里面混乱的痕迹在告诉着安黔亦,这里也曾发生一场杀戮。

门窗上血迹斑斑,行李衣服掉落在地上,院子里的东西乱七八糟。

他找到了一家干净些的房子,将安南鸢放在床上,用他们没有拿走的被子盖好。

而后又在这家寻找一些衣物,又从厨房找到干柴火搬过来生火,正当他打算帮安南鸢换了那湿透的衣服时,暖和的火唤醒了她。

她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你要干什么?

她还没有适应,她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安黔亦并未怀疑,只当她是受惊过度的后遗症,他温柔的看着她:别害怕,我是叔叔,你浑身湿透,需要换上干燥的衣服。

安南鸢这才松了一口气,那紧握被子的手也松开了,她怯生生的看他:叔叔,我自己来吧。

安南鸢听着自己这小奶音,再看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真的重新活了。

安黔亦愣了一下,随后将干燥的衣服给她:好,我去隔壁换,你别怕,有事叫我。

安南鸢点点头,看着他去了隔壁房间这才躲被窝里换好,衣服很简单不算难穿,她利索下床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那烤火。

这天真是太冷了,门窗的纱都破了,这四处漏风,烤了一会身体暖和些了脑子里开始整理着这里的记忆。

她真不知道上辈子做错了什么,穿越前过得十分不如意也就罢了,出个车祸活过来了又是一场乱世,还是尸体堆里醒来,唯一的亲人也就是这位叔叔安黔亦了。

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到处都是土匪抢劫,一个书生带着一个小姑娘要怎么存活。

阿鸢,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安黔手里拿着两个地瓜,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安南鸢摸了摸空空的肚子也忍不住跟着高兴了,她饿坏了。

安黔亦将地瓜扔进火堆里,又拿起一件比较厚实的衣服把安南鸢裹起来:衣服太大了吧,等雨停了我们再去别家找找更合适点的。

安南鸢搓搓手甜甜的笑着点头:好。

她全身心的看着火堆里的地瓜,闻着那一点点味道口水就掉下来了,她拿着树枝不停的翻着。

安黔亦看她那模样笑着摇摇头:阿鸢,你这样会让她熟的更慢的,再等等吧。

安南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只能干巴巴的坐在那望着,她现在只想吃东西,身体本能的渴求着。

安黔亦站起身四下寻到了一把梳子,帮她梳着那凌乱又湿哒哒的头发,他的手很凉,可很轻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