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医豪婿章节胡昊天苏涵月免费阅读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刺鼻而难闻。

病房里床上静静躺着的瘦弱少女,猛地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这是哪里?

少女观察整个房间,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左手挂着的点滴因为动作幅度扯了出来,本就白皙的皮肤瞬间染上了血色。

这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刚刚她已经被炸死了才对。

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就决定退休的羽七却在最后被背叛,只能引爆自制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羽七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时,眼前一黑,直接跪在了地上。

头传来剧痛,脑中顿时涌入不属于她的记忆,是原身夏若含的记忆。

夏若含,夏家一月前接回来的正牌千金,毫无长处,因流落在外多年,满身小家子气且身体极为虚弱,几乎一大半时间都在生病。

相比之下,在夏家长大的养女夏悠微,就算做了亲子鉴定不是亲生,但因她事事优秀给夏家长脸,不仅留在了夏家,也让夏若含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杨芸彻底嫌弃。

夏若含,你在闹什么?房门被推开,随着医生进来了一个美妇人。

杨芸看见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跪在地上,左手上都是血,眉头紧蹙。

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淡粉洋裙,戴着珍珠饰品的娇丽少女,正是夏家养女夏悠微。

此时羽七已经被护士重新扶回床上,左手的伤口也处理好了。

她抬头看着一旁站着的母女,与脑中的记忆对上,夏夫人,看见自己亲生女儿摔在地上,第一句话竟是这个吗?

既然她现在变成了夏若含,就不会再给任何人欺负她的机会。

夏若含,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芸没想到夏若含会开口叫她夏夫人,她这是不认自己这个母亲了?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母亲说话?母亲这也是担心你,姐姐你就算流落在外没有接受高等教育,也不能不懂礼数呀。夏悠微适时地出来添油加醋,难道是高烧还没退?烧糊涂了?

看夏若含沉默不说话,夏悠微便走到床边坐下,想要伸手摸一下她的额头。

别乱叫姐姐,我们没有丝毫血缘关系,你也不是夏家的人。

夏若含一把将夏悠微的手打拂开,她不喜欢别人碰她。

看着这个眼底充满虚情假意的妹妹,夏若含感受到从心里涌起来的厌恶以及恐惧,这是来自原身的情绪。

夏若含,小微她好意关心你,你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杨芸将夏悠微拉到自己身边,看着她白嫩皮肤些微泛红,脸上流露一丝心疼。

没事,母亲,估计是我刚刚吓着姐姐了。夏悠微抿着唇,眼底略微带点雾气,显得更加地懂事可怜。

夏若含淡淡地看着这对母女的表演,她没有错过当夏悠微被她打开时眼底闪过的怒气。

夏夫人,夏小姐的烧已经退了,后面只需要好好调理休息就可以了。说完医生略微看了一眼床上静静坐着的夏若含,脸上未显露出什么,眼中却充满了惊讶。

明明刚刚这个夏小姐的心跳已经显示停止了,怎么现在

夏若含双手环胸,将医生的一举一动都收入眼底。

既然你已经差不多好了,那现在就跟我回家,免得在这里浪费公共资源。

杨芸嫌弃地看着夏若含,要是可以的话,她根本就不想要把这个病秧子带回家。

不了,我身子弱,家里碍眼的人多,我就怕看多伤身,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

夏若含靠着枕头,极为敷衍地咳嗽了几声,一点都没有想要动身的意思。

夏若含,你是不是故意要和我对着干?杨芸指着夏若含,语气提高了不少,我再说一遍,现在就跟我回去!

好吵。夏若含揉了揉太阳穴,要不是血缘摆在那里,她都要怀疑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她亲妈?难道她是捡来的?

麻烦你们出去,病人我要准备休息了。

你......

杨芸没想到夏若含竟然如此驳她的面子,瞬间一口气梗在胸口出不来,上前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要不是因为这个病秧子,她又怎么会受到圈子里其他人的冷嘲暗讽,都说她给夏家生了一个没有用的废物。

夏夫人,注意形象。

夏若含抓住杨芸的手,纤细苍白手臂暗藏的力量让杨芸根本无法抽回自己的手。

杨芸怒目瞪着夏若含,不断试图挣脱她的桎梏。

夏悠微在一边愣住了,她第一次见到夏若含如此强势。

夏若含你给我放手!

好。夏若含嘴角微勾,就这么突然撤去了手上的力道。

杨芸一时之间身体失去重心向后退去,幸好夏悠微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母亲,你别生气了,毕竟姐姐从小在外长大,跟那些下等人相处多了,跟家里人感情生疏也在所难免。夏悠微扶着杨芸,看似在劝和,实则下了不少眼药。

我在外这么多年是比不过你这个养女用时间累积出来的亲情,但有我正牌小姐的身份是不会变的。至于你,不过是个父母不祥的养女。夏若含未点名道姓,任谁都知道她在说夏悠微。

夏若含,我是你的母亲,你难道还要造反不成?杨芸听到更为生气,指着夏若含,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立刻!下床跟我回家!

够了!病房外都能听见你们这里面吵吵闹闹的,哪里还有一点夏家夫人小姐的样子!一位穿着精致暗红绣花唐装的老夫人走了进来,手里握着一串檀木佛珠。

正是夏家老夫人,如今夏氏集团的董事长,徐淑。

徐淑身后跟着的是一位老管家,老只是说他的岁数,但他身体和精神状态却是极好的。

杨芸看见进来的人后,瞬间收了气焰,妈。

奶奶,刚刚母亲只是一时被姐姐气到了,所以才......夏悠微率先开口,却被打断。

悠微小姐,刚刚什么情况老夫人与我在外面都听得十分清楚,不劳烦悠微小姐解释了。管家侯徳一站在夏老夫人身边,气质沉稳。

夏若含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来人,视线扫过徐淑手中的佛珠,脑海中顿时回忆起有关夏家的信息。

没想到她竟然是重生在了三大古老家族之一的夏家小姐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