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大王命我做王妃竹柔颜池瑾然章节完整版阅读

两人一同玩玩闹闹,转眼间天色已然不早。夕阳西下,落日余辉,云芷梨从大石间探起身,整了整裙衫,红扑扑的小脸恋恋不舍说道:今儿时候不早,我先回府,若是晚了会遭爹爹责罚,改日我再来寻你玩。

好。竹柔颜答应着,将云芷梨送至王府门口。两个小人儿满目流依的摆着小手,互相道别。

云芷梨前脚刚踏进了家门,就见母亲迎了上来,满面红光,看上去很是欢喜,鬓间碗口大的花很是耀眼,可有和王妃娘娘好好致歉?

自然是有的。云芷梨为圆满完成任何很是得意,娇俏的抬着头,神色之间满载着悦色,全然无早上离家的苦恼。

云母略加沉思,眉眼闪动,似是想起了什么,满脸对着笑,试探询问,是王妃留你到现在?看样子芷梨和王妃相处得不错。

云芷梨眸子上染上了欢喜,眉眼间也温顺起来,轻点了下头,缓缓说道,总归我也有错,我们两人好好说说就是了,王妃很好相处的。

那往后你便和王妃多走动走动。云母顺势说道,眼下巴不得云芷梨能和王府扯上关系,生意场上万分凶险,若是能傍上池瑾然,往后可是有诸多便利。

娘,你这不对啊?云芷梨似有所察觉,狐疑的打量着母亲,你何时是善解人意之人,你定是想让我多到王府走动的?

你明白就好。云母点点头,你瞧瞧,你觉得王妃为人如何?

我自然是喜欢王妃,只是和王妃一块和与王府走动明显就是两回事。云芷梨插着腰努力解释着。

云母叹了叹气,自然是知道芷梨的脾性,像是在说道理一般,你这孩子怎么不明白呢,你喜欢王妃,自然是要常来往的,那王妃不是住在王府里?你自然是要与王府走动的不是?

娘,你是不是想要我攀上竹柔颜?云芷梨一语道破,脸上写满了我清楚着,你少忽悠我。

原来你也清楚。云母满目柔情的抚着云芷梨的发,你既可以看看王妃,也能在生意场上帮帮你爹,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不,既是如此,往后我也不去王府,不要竹柔颜这个朋友了。云芷梨埋下头,声音低低的,略微有些委屈,这会让我感觉在欺骗她。

怎么会?云母也有些着急,慌乱说道,你无心害她,不过是与她往来而已。这怎么就冲突上了?

云芷梨细思,确实也是如此,她本就无心害竹柔颜,也不过是要与她做朋友而已,就算多去王府也没有什么,她云芷梨何曾是这般介意别人看法活得拘束之人。

这般想着,也就朝着云母点点头,话锋一转,今日在王府中玩得委实是乏了,我还是先回房吧。

去吧。云母挥挥手,看着云芷梨远去的背影,微微勾起唇角,心满意足一笑。这样看来芷梨会多到王府走动,日后说不准多少可以捞上便宜。

这边竹柔颜送完云芷梨正欲回院便瞧见了池瑾然,眉眼间尽是笑意,看上去心情倒似不错,如饮了蜜般欢欣。

见她欢喜,池瑾然唇角也微微上扬,淡然一笑,怎么瞧着你心情不错?说着,伸出手,挂挂竹柔颜的细嫩鼻尖。

竹柔颜微嘟着嘴,娇俏出声,那是自然,我今天得了个好朋友,她叫云芷梨,便是你今日瞧见的那名女子

又叨叨的说了与云芷梨有关的许多事情,池瑾然丝毫不见不耐烦,眉眼间带着笑意,静静的听着竹柔颜说着。

随后两人一同用过晚饭之后,池瑾然还有要事处理,两人这才分来。回到书房,池瑾然唤来下人,眸色渐为幽深,似有深意浮动,你去调查一下云芷梨。隐约有些担忧,小心谨慎些总归是好的。

是。下人领命退下。一番调查之后,夜色渐深的时候下人才回来禀报,将收集到的关于云芷梨的消息告诉池瑾然。

池瑾然眸子的阴暗才渐渐散去,这才放下心来,找个时间告诉竹柔颜,可以与云芷梨做朋友。

暗色幽深,人心浮动,侧妃院中,熙和正立于明晃烛火旁,眼神似喷出火焰,与火舌交织,暗谱舞曲一般。

先前明明是给竹柔颜下了慢性毒,应该是有所影响的才是。怎么不见竹柔颜毒发,今日还见她与一女子在王府中玩闹,面色红润,毫无异样。

烛光闪动,熙和披上黑袍,吹袭烛火,与夜色相融,缓步行至房门前,悄然潜出,静寂阖上,恍若在其中安寝一般。

什么人?一声冷喝划破寂静空气,见黑影未停,往花园的方向闪动,巡逻的侍卫随即跟上。

行至假山前,已不见其黑影,侍卫暗自纳闷,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看花眼了?熙和这才缓缓走出。

参加侧妃。这名侍卫正是之前熙和派去给竹柔颜下毒的侍卫,极尽恭谨,不知侧妃是有何事?

熙和也不拐弯抹角,暗夜匆匆,免得夜长梦多,直切主题,我问你。先前我让你去下毒,怎么如今这段时间过去竹柔颜却未见发作?声音更是极尽低下,恰好侍卫可闻。

回侧妃的话,侍卫声音极轻,就像是飘散在空气中的云烟,朗朗可见,却随即散去,卑职已照做,若是卑职也不清楚,许是药效未至?

熙和摆手,示意侍卫退下,心中不禁暗思,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不然怎么会

卑职告退。侍卫说完迈着沉稳大步离去,反正侧妃吩咐的事情他已经照做,若是有什么差错,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熙和的眸色渐为幽深,这其中到底有何不妥,为何竹柔颜迟迟没有中毒,前段日子还有气力还折腾她们这些后院的女人。

这样想着,眸子渐为狠厉,语气阴寒,不行,我一定好好查查。这其中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