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小说 沈七唐京枫完本阅读

1991年,冬,天刚擦黑,北风从天而降,卷地呼啸而过,白色的冰霜瞬间铺满了马路,在昏黄的路灯下,泛起了一层寒芒。

东北山城道东区一家名为田园歌舞厅的门前,巨大的霓虹灯闪耀着五彩斑斓的色彩,给这个凄冷的夜增添了几许微不足道的温度。

晚7点,一辆辆自行车从四面八方涌来,停在田园歌舞厅门前。每辆自行车都是前后两人,骑车的是男的,坐在后面的是女的。

男的大都是一件破旧的老棉袄,或带着脖套,或带着围巾,只在缝隙间露出一双茫然无神的眼睛。

后面坐着的女的年纪从二十到三十不等,全都打扮入时,穿着这个时代最时尚的皮衣和长筒靴,只是那一张张浓妆艳抹的脸上透着无奈和疲惫。

待自行车停稳后,这些女人瞥了眼男人,说了声到点来接我,随后神情复杂的走进了歌舞厅大门。

那些男人则反身顺原路返回。

歌舞厅的对面是一家台球厅,一群半大小子冻得哆哆嗦嗦,围在门口看着对面的场景,笑嘻嘻的议论着,“这帮忍者神龟也真能受得了,媳妇在里面陪人跳舞,他们还能负责接送。”

门口卖烤地瓜的老头斜了这群半大小子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那你叫他们怎么办?都是下岗的,不干这个就得饿死。”

这是1991年,下岗大潮最汹涌的年代。无数没有生存技能,靠着工厂生活的工人就这么没有任何保障的推向社会。

有一技之长的还好说,靠着手艺混口饭吃,更多的人失去了生活来源,连活下去都成了问题。

很多夫妻被逼无奈,只好走上这条路,靠妻子在舞厅、洗浴、歌厅陪笑来维持生计。

绝大多数人都涌到门口看热闹去了,台球厅里,一个年轻人正低头检查东西。

两个装满不明液体的瓶子,两只打火机,一把自制的双截棍,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块潮湿的毛巾,所有东西都摊在一张台球桌上。

年轻人抿着略薄的嘴唇,依次将两个瓶子塞进军大衣的口袋里,打火机也是如此,最后他提着那把双截棍走出台球厅。

路边,是一个IC卡电话亭。

“喂,110吗?人民商场这边的田园歌舞厅有人打架,快出人命了,你们快点来吧!”

不等那边问话,年轻人便挂了电话,随手又拨了一个号码。

“电视台吗?人民商场这边的田园歌舞厅有人自焚,快点过来吧!”

“报社吗......”

“消防队吗?人民商场这边的田园歌舞厅有人放火......”

“120吗......”

打了一圈电话后,年轻人又返回到台球厅,站在前台仰着脖子看电视,时不时扭头隔着玻璃看上歌舞厅一眼。

十二寸的东芝彩色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联播。

罗京和李瑞瑛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的声音字正腔圆。

“我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成功。”

“沪市南浦大桥建成,这是我国最大、世界第二大斜拉索桥。”

“我国棋手谢军获女子国际象棋世界冠军,成为获得这一桂冠的第一位亚洲人。”

田园歌舞厅门前渐渐热闹起来了。

一辆辆豪车陆续开来,虎头奔,公爵王,桑塔纳......

一个个志得意满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裤线笔挺,皮鞋锃亮,他们呼朋引伴,走进歌舞厅大门。

而那些骑着自行车的丈夫依然不断,将妻子送进这个犹如怪兽大口的门里。

夜,浓的像晕不开的墨。

俯瞰此时的山城,一条铁路将城市一分为二,东边,是权贵聚居的道东区,灯红酒绿,西边,是工人住宅区道西区,一片黑暗。

一条铁路,隔绝出两个世界。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远处,有不同声响的警笛响起。

年轻人收回目光,大踏步出了台球厅,毅然决然走向歌舞厅。

大门口,站着四个大汉守门。

年轻人还没走到台阶下,就有讥笑声传来。

“韩小东,放心不下媳妇,准备亲自过来看看她是怎么陪客人跳舞的?”

“哈,你放心,你媳妇现在正在老板办公室呢!”

“韩小东,你说人活成你这样还有什么意思?都不如买块豆腐撞死......”

话没说完,叫韩小东的年轻人手中有风声传出,双截棍的一头自上而下,狠狠击在讲话这人的下巴上。

那人正说得高兴,被这一下打的当时就闭上了嘴,咬住了舌头,疼的他捂着嘴发出呜呜的闷哼声。

韩小东不待另外三个有反应,手中双截棍,披练似的轮开了,准确快捷的击中了三人的要害部位。

这一变化太过突然,惊得准备进门的人纷纷发出惊呼声。

韩小东迈进大门时,身后躺着四个哀嚎不已的人。

“出什么事了?”有人从里面跑出来。

韩小东将双截棍夹在腋下,拽出那个塑料袋,抽出里面的毛巾,啪,打火机一亮,蘸了酒精的毛巾瞬间点燃。

啊!

大门走廊两侧站着的舞女吓得纷纷后退。

韩小东用双截棍将燃烧的毛巾挑起,另一只手掏出装满不明液体的瓶子,厉声对闻讯赶来的大汉道:“都别动,我今天是不打算活了,你们犯不着为田大山陪葬,让他马上把我媳妇带出来,不然,我就把这里点了。”

他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这里面装的什么你们也清楚,快去叫田大山。”

滴呜滴呜......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采访车停在舞厅大门,警灯闪烁不停。

现在是社会不稳定时期,地方就怕出现这种事情,所以各部门来的都很快。

无数道目光对准了大门里那个高大的身影,火光中,那个年轻人的唇泯的死死的,那双秀气的桃花眼里射出的目光,却冷静的犹如今晚的气温。

很多陪舞的小姐看清了他的脸后,都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可惜了这个帅哥,得罪田大山,你有几条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