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农女要和离楚唯云和小说(完整版)阅读

深冬,大牛村口的那片湖已经结了冰,脸色苍白的楚唯在湖面上起起伏伏。

救..救我.......

楚唯看着不远处的男女,带了几分祈求。

文轩哥,你快走吧。站在湖边的姑娘满脸着急。

秀秀,那这楚唯.....

放心,交给我好了,只希望文轩哥别辜负了我........

看着远去的男人,楚秀秀收了羞涩,看着湖里的楚唯,眼中都是狠辣:你个丑八怪,都已经有男人了,还敢盯着我的文轩哥,看我不弄死你!

楚秀秀找了个树枝,用力朝着楚唯戳了好几下,直看到人沉下水,才扔了树枝。

楚唯,你也别怪我,文轩哥才十七岁就中了秀才,以后必能做官,死你一个妹妹,能成全我官夫人的梦,你也算死得其所。

楚秀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脸冷漠。

楚唯被冰冷的湖水冻醒,咬着牙用力爬上了岸。

看着自己这瘦弱的小身板,楚唯愣住了,作为新一代的中医圣手,怎么也没想到,不过就是出国做个医学演讲,倒霉的碰到了飞机失事。

随即,大脑一阵剧痛,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啊,诈尸了........

楚秀秀有些害怕,又怕被人发现,赶忙捂住了嘴,她眼神躲闪,色厉内荏:楚唯,是你自己追安哥哥跌倒的,跟我可没关系,你别找我算账.......

这是大伯家的小闺女,自己也叫她一声堂姐,可她竟然用自己的命来博前程,好狠的心!

楚秀秀,你竟然草菅人命,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堂妹,你就这么想让我死?

楚唯眼神冰冷,声音也带着肃杀之意,这楚秀秀知道原主不会水,故意设计那个安文轩推原主溺水,然后站出来扫尾,呵,可真是好手段啊!

你,你别过来!当年要不是我们家收留了你爹这个弃婴,他早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你作为他的女儿,就应该成全我!

你...你别过来,你说你,长得丑,小时候又被烧坏了脑子,要不是你爹命好捡回来一个俊后生,还有哪个会要你!

秀秀看着朝自己不断靠近的楚唯,有些害怕,她感觉这傻子有些不一样了,活像是要掐死自己。

有了这念头,秀秀畏惧地咽了咽口水,想着安文轩给自己的许诺,心下狠了几分。

楚唯,你已经成婚,还追着文轩哥哥不放,把我们楚家的脸都丢光了,按规矩,你得浸猪笼!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我可听到了,你和安文轩私通,到底谁更不要脸?

被戳中了心事,楚秀秀理智全失。

你个丑八怪,不好好在家伺候相公,非要出来勾搭男人,活该!

你...你就该死,要不是你纠缠,文轩哥早就娶我进门了,都怪你!

楚秀秀双眼通红,看着楚唯,如同仇人一般。

是吗?

楚唯眼神狠厉,直接上前,一巴掌就扇在了楚秀秀的脸上:你是个什么东西,安文轩不娶你,是你自己没本事!

风一吹,楚唯浑身冷的哆嗦,心里更替原主愤怒,又给了楚秀秀一巴掌:想当官夫人?我就绝了你的念想,我看谁会要一个婚前失贞的浪*!

楚唯,你竟然骂我,我跟你拼了!

楚秀秀从地上抓了个大石头就往楚唯身上扔。

楚唯见此,赶忙偏了偏身子,尖锐的石头从她的额头蹭了过去。

楚唯摸了一把,指尖都是血,眼神带了狠厉:故意杀人,你是想吃牢饭?也是,都敢杀人,哪里怕坐牢,就是可惜了,以后你只能和安文轩在大牢里做一对野鸳鸯!呵。

楚秀秀一想到后半生都要坐牢,有些慌张,不住后退。

许是理智回笼,楚秀秀有些害怕: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你说话难听,我才动的手.....

我可不管,我要你坐牢!

眼看楚唯软硬不吃,楚秀秀起了杀心:弄死这贱丫头,就没人知道她和文轩哥的事了。

想着,楚秀秀咬着牙,用力朝着楚唯脑袋砸了过去。

楚唯早有戒心,直接踢中了楚秀秀的膝盖。

楚秀秀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手上的力道失了平衡,生生砸到地上的石头上,破了皮子。

就这力气,还想杀我,你哪里来的本事?

楚秀秀羞恼至极:这丑八怪,瘦瘦小小,哪里来的力气。

小唯,小唯,你爹出事了,快回家看看吧。

楚唯正准备带着楚秀秀去见官,就见住自家隔壁的刘大娘小跑过来了。

刘大娘,我爹怎么了?

你爹在田里晕过去了,我家小子正好路过,就给背了回来,你快回去看看吧。

刘大娘一心想着找楚唯回去,也没注意到楚秀秀的异样。

楚唯心惊,这原主母亲早逝,就这么一个爹,对原主还宠爱备至,可千万不能出事。

许是有原主的残魂在,楚唯的眼睛已经落了泪。

她用湿冷的袖子擦了一下,直接撸掉了楚秀秀手上的两个银镯子:哼,今日就放你一次。

楚秀秀心里松了口气,还没等站稳,就听到楚唯压低了声音说:再有下次,我就让你悄无声息死掉,别怀疑,我有这个本事。

楚秀秀想着刚才楚唯对自己动的手脚,通体发寒。

刘大娘,快走吧。

看着自家院子,楚唯惊了。说是院子,其实也不过是篱笆围起来的一块小空地而已.小茅屋除去堂屋外,一共有两间房,东边的这间稍大一点的是楚唯的。

进了另一间小屋,看着床上瘦干的男人,楚唯咽喉发痛。

咳咳...咳咳....小唯,你回来了,放心吧,我这都是老毛病了,没事的,你这衣服怎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跟爹说,爹找他们算账!别愣着,你快去换衣服,不然要冻坏了。

楚唯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睛,原主虽然没娘,但有一个视她如命的父亲,真好。

爹,我没事,我给你看看。

楚唯强硬地拉了楚幼承的手,给他号起了脉。

楚幼承看着闺女一脸认真,莫名有些畏惧。

天杀的,楚唯你个死丫头,给我出来,老娘今天非要活剥了你的皮!

院子一阵吵嚷,楚唯紧皱眉头,有些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