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快穿女配太暴躁》大风车小说免费阅读

“你可知错!”

十二月的雨,别提有多冷,那刺骨的冷,那寒风不仅仅钻入衣服内,也从她肌肤毛孔渗透在她体内。

‘轰’一声雷鸣,加大的雨势。

“你可知我为何要惩罚你!!”

鬼知道啊!!

殷妃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不等殷妃看清楚,视线就开始旋转,身体往下坠,画面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脑海中有一道男子低沉带着几分清冷,还有几分不耐,【你已死亡,你想要拥有复活的机会吗?……】

“醒了!”

殷妃幽幽转醒,她一张开眼就看着古色古香房间内,不远处站着一名男子,男子身材强壮结实,修长有力,声音略带侵略,不像是脑海中那道清冷带着飘渺的嗓音。

他朝着她走进几步:“给你三天时间养病,病好了,便继续惩罚直至你知道错误。”

殷妃眼皮一掀,男子刚毅的脸庞就落在她面前,剑锋般锐利的剑眉,鹰隼般黑眸极具锋芒,薄唇紧紧抿着,带着一股居高临下气势。

她忽然想笑,这种一身正气的男人,谁会想到居然会是一名找替身的恶心渣男。

“我说得话,你可听见了!!”男子有些动怒,嗓音略微提高,眼底的锋利就好似出鞘的宝剑。

殷妃觉得自己此刻要好好整理一下,她没有理会男子威胁。

她疲惫的闭上眼。

男子还想要说什么……一旁的丫鬟看不过去,扑通跪在地上:“将军,我们夫人高烧刚退,有什么事情,等夫人病好了。将军!”

丫鬟磕头的声音,一下又一下砸在地面上。

听得人心里发疼,殷妃又缓缓睁开眼来,她吃力撑着上半身,哪怕她没有机会整理剧情,也差不多猜出现在的情况。

眼前这位男子十之八九就是这具身体的夫君

她肯定做错什么事情,被她老公惩罚了,罚这么重,还这么不近人情,这位将军恐怕心里没有原主吧。

“妾知道了。”

得到她的回答,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丫鬟从地上起来,哭泣在她身边拉拉被子。

“芙儿,你先出去吧,我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芙儿还在哭,“夫人您别难过,将军他……。”

“出去!”她没兴趣听自家丫鬟替渣男辩解!

她只想接收剧情!

芙儿出去。

殷妃这才有机会开始接收剧情……

这是一本穿越替身文。

女主是拥有21世纪灵魂,她跟原主的丈夫穆兰绝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表兄妹。

穆兰绝一直都深爱着女主,可,女主作为新时代女性,会唱会跳,会作词会写诗,还会一些古人根本不会的发明与创造。

这样的奇女子,自然身边围绕着多少俊男。

穆兰绝只能算是备胎中的一名。

穆兰绝也知道自己无望,待得知女主对圣上有意后。

他就服从家里安排跟原主结婚。

当然他会娶原主,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原主长得跟女主很像。

她是女主的堂姐。

原住是一名保守古板的女子,嫁给自己的丈夫之后,就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丈夫。

原主十八岁嫁给穆兰绝,已经有六年了,这六年以来,她从来不假人手伺候的穆兰绝的生活起居。

穆兰绝身上的衣服,从脚到头都是原主一针一线做出来的。

穆兰绝一日三餐都是原主亲自下厨。

穆兰绝那犯有老年痴呆症的妈妈,也是原主悉心照顾着。

家里的事情,她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未叫穆兰绝操过一丝半点的心,这才叫穆兰绝有机会去操女主的心。

女主和男主吵架了,女主利用穆兰绝叫男主吃醋伤心,故意搬进穆兰府。

原主知自己丈夫心里有女主这么一个人,她心底多少会在意,也觉得女主既然心里有了圣上,就不该这样沾花惹草,作为堂姐,她就说了女主几句。

结果话还没有说几句,就被女主一些看似大道理的歪理气得不轻。

说她这么卑微,说有她这样的堂姐,说她是女子的耻辱。

气得原主打了女主一巴掌。

原主才打了女主一巴掌,穆兰绝就出现了,穆兰绝要原主给女主道歉。

原主不愿,穆兰绝就叫原主跪到认错为止。

殷妃闭着眼,身体虚弱的难受。

【你只要完成原主的心愿,化解原主的怒气,得到一定数值,当数值达到一定程度后,你就能复活,回到原来的世界。】

【数值是多少?有限制与帮助吗?】

【100。限制是,不得做出增加原主怨气的事情,不得作出违反天道之事,不得作出危害女主与男主性命事情。】

那道如同玉珠落盘声音稍微停顿一下,【你拥有三次向我求救与帮助的机会。】

【这就是我的金手指?没有什么系统商城,没有什么积分兑换?没有什么武功秘籍?】

殷妃仿佛听到一声低低笑声,那笑声很轻很好听,就像低沉大提琴,可偏偏她觉得不爽。

【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不是游戏,不是任何人又拥有二次生命,殷小姐,知足常乐。】

殷妃:【……】

知道他说得是对得,莫名觉得不爽。

【要是我任务失败呢?】

【失败即是死亡。】

【殷小姐,请您选择,继续或者死亡。】

殷妃:【……】

她殷妃是二线演员,有才、有貌、有胸、有钱、有演技,一场事故意外就这样夺走她的性命,她甘心吗?

自然不甘心。

她有把握,她今年有很大的机会能够拿到影后,晋级一线大牌演员。

况且,她累死累活赚的钱,她死之后就要便宜她那花心的父亲,便宜的后妈,烂赌的弟弟。

不要!她才不要!

【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没有必要骗你,是生是死,殷小姐难道自己心底没有半点数吗?】

她当然清楚,虽然很不想承认,那么高的钢铁架子从五米高处狠狠砸向她脑袋,她自己都能感受到死亡。

只是……这嚣张的语气,这狂妄的态度,真想叫人一拳锤死他。

【一场任务,多少数值。】

【0.5-10,看原主评分。】

零点五?

你是认真吗?

可以告诉她为什么有个零点五?!!

男子的声音继续道:【你若是表现得好,十场任务,你便能回去了。】

要是表现得不好,零点五,零点五的加,加到猴年马月啊。

【殷小姐,你现在有十秒考虑时间,十……九……】

【十秒考虑时间,你还不如不给……】

【五、四……】

【我同意,我同意!!】殷妃咬着后槽牙!

那道声音这才略微带着笑意,略微有些慵懒道:【殷小姐,你好。我是你引导者,希望我们将来合作愉快,当然,除了那三次帮助,其余时候,没有必要,不要来吵我。】

殷妃:【……】她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打死他!

这态度真是叫人很不爽!

她睁开眼睛,撑着虚弱的身体,她对着候在外面的丫鬟沉声道:“芙儿!”

芙儿急忙忙跑了进来。

殷妃目光坚定,她冷硬道:“收拾行李,我们回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