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栩商临渊卦妃倾城:冷王,强势宠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青州,姑苏市,吴门桥下。

一群人围在一个算卦的地摊前,神色震撼。

地摊简陋,只有一张洗的有些发白的帆布料子铺在地上,料子上布满了褶皱,上面映着一副太极八卦图,很有道家神韵。

此时,有一少妇正一脸惊讶,盯着眼前少年,两眼发直,一双杏眸闪动,眼中的崇拜之情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大师,你说的都是真的?

本道修行一十六载,精通三元四象,七十二龙,二十八宿,五行八卦,浑天二仪,一千零八十局阴阳奇门遁术,九宫飞星,六甲六壬,二十四山,奇门三通,挨星神算,麻衣相术等九百一十二种绝学。

叶风,唾沫横飞,见众人被他吸引,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口中念出了一段神秘莫测的风水秘诀: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师话,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骈阗。天卦江东掌上寻,知了寻千金,地画八卦谁能会,山与水相对

嘶~~~

大师,你收徒弟吗?

叶风松开少妇柔若无骨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脸颊,很是坚定的说道:你的面相上达天官福禄,下抵食神口腹,人中上宽下窄,轮廓明显,必生儿子!

小师傅,你的算卦本领是在哪学来的?人群中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长相有些较真,却并不难看,皮肤挺白,一看就是个寡妇。

当然是祖传的!叶风盯着此女,凝眉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你这是刚死了老母啊!

寡妇面色大变,你,你胡说。

叶风掐指一算,卯兔食金鸡,申宫挂沉月。此女是个三绝之人。你不仅死了老母,夫家公婆也在去年死了。

围观众人一听,皆是指着叶风破口大骂,骂他衣冠禽兽,口轻舌薄,卑鄙歹毒,无耻下流,一定是看上人家姑娘了,想要用这种方式吓唬人家,博得人家的信任。

还骂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尽干些神棍骗人的勾当,丢了自家祖辈的脸不说,年纪轻轻就走上歪门邪道,可惜了那一身清秀的身板。

特么,跟我这清秀的身板有什么关系?

谁家规定卜卦算命的人就一定得是瞎子?

谁说年青人就不能精通浑天二仪,奇门八卦?

老子祖上十八代全是风水师,难不成也有错了?

叶风无语,懒得跟他们生气,他的眼睛盯着寡妇的脸,这种命格之人百年难得遇见,若是利用的好,是可以为他带来一笔横财的。

他想到这儿,莫名之间,脸上荡起了花一般的笑容,看得众人汗毛直立,纷纷后退。

疯子!

神棍

他就是个捣江湖的骗子!

在一片指责中,群众们劝寡妇快点离开,生怕她上当,但寡妇就像赌气一般,就是不走。

她就这么呆立一旁,神色悲哀的看向叶风,过了好一会,才语带颤音,开口说道。小师傅,你说的没错,我的命好苦啊!

叶风幽幽叹了口气,仰着头望向晴天白日,故作悲哀的自言自语道。何知此人老无夫,颧骨横面声又粗,地阁尖削性情戾,鼻梁露骨眼泪多。

寡妇是个有文化的人,一听叶风的断言,更是哭的稀里哗啦。大师,你救救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叶风则是摇了摇头,有些悲悯的看了看这个寡妇,喃喃道:上庭不佳,早婚有刑,中庭带煞,中年仳离,地阁亏陷,应于下庭岁运。你结婚太早,所以才会有此结局。

群众见叶风说的有鼻子有眼,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一样,但他们依然不信,有人追问。你如何看出她是寡妇?

叶风瞅了此人一眼,是个中年大叔,若不说点有水准的话,恐怕还真的难以让他们信服,于是,开口说道:额上纹多,丘冢低凹,这种面相不是克父就是克母,若是早嫁,必克夫家公婆。

你别蒙我们,用大白话说,别搞那么深奥的。有人在人群里呼喊。

丘陵与冢墓在左右太阳穴的位置,可以从这个部位观察一个人一生的感情以及婚姻的好坏。若是丘陵,冢墓低陷,刻薄,则视为额窄,必然一生姻缘受阻,不利发展。若是有疤痕破相,夫家寿不过中年。

说到这儿,叶风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道:额为官禄宫,纹理过多,便会导致婚姻不顺。相书有云:妇人额窄真为害,额亡横纹更妨夫,眉中黑子夫遭害,眉里三纹再嫁郎。

小师傅,那你看看我的面相如何?

站在绿寡妇身旁的女人,年纪三十不到,长的倒是不错,眉骨之中带有一丝青黑煞气,一身红衣,胸口颇为嚣张。叶风见后,眉头直皱,今天什么情况,怎么又来一个寡妇。

这位绿衣姐姐,你先把钱付一下。不用多给,三十块就行。叶风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地方有古怪,他得挪个位置。

小师傅,你要是算的准,我给你三百。红衣妇女将绿寡妇掏出的三十块钱挡了回去。妹妹,你先别急着给钱,一会大师给我算好了,咱们一起给。

绿寡妇点了点头,对叶风有一种莫名的膜拜。

叶风无奈,只好继续给红衣妇人看相。

他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位红衣姐姐,你眉不盖棱,发重耳反。夫家必是二婚,而且,姐姐你刚嫁过去没多久,夫家便因事故而亡,若是没有看错,姐姐你当是继承了夫家千万财产。但若是你再嫁,恐怕不得善终。

红衣妇人面色惊叹,嘴巴张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盯着叶风,足足有十几秒,这才激动上前握着叶风的手。小师傅,你真是太神了。但是,你能给我再讲详细一些吗?

叶风俏脸一红,从红衣妇人的手中挣脱出来,轻轻点头。人的眉毛很重要,不论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眉主感情,若眉毛不盖眉棱骨,以至眉骨突露,此种人刑克丈夫,第一个丈夫不能终老,必配二夫。此眉又称,白虎眉。方才,我听你说话时,发现你鼻音过重,又见你耳有反骨,所以妨夫害子,中年婚姻必破。

如果是一般人听了叶风的话,一定会郁闷寡欢,从此失眠多梦,对自己的一生不会再抱任何希望,甚至是孤寡自处,永不与人相见。

但红衣妇人与绿寡妇听了叶风的话,仅是伤心难过了片刻,没一会便自我调节好,她们此时看向叶风时的眼神都不对劲了,在这个世上有谁不想跟懂自己的人交朋友!

她们二人一致认为,叶风就是她们可交心的朋友。在两位寡妇的强烈要求下,叶风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

便在这时,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从青石桥下走来,她已经在这儿转了两圈了,却依然没有找到她奶奶让她找的人。

刚才她看到桥下有一群人,似乎还挺热闹,正要上前问路,却见已经散了,只有一个大婶与她撞了个正面。请问,这儿是吴门桥吗?

是啊?这儿就是吴门桥的村口,是来往的必经之路。请问姑娘你找谁?大婶刚看完热闹,正准备回去喂猪。

哦,那太好了!我找叶四爷的孙子,叶风家怎么走?女人问。

你找那骗子干什么?大婶一听,指了指桥下的叶风,小声说道:叶家都是骗子,姑娘你可不要因为那小子长的清秀,就相信他。

大婶的话,被叶风听在了耳朵里,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