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娇养了首辅相公江渔恬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第七章开价吧

大夫看到那株人参的时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把人参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生怕不小心扯断了一根须子。

“你这是哪里来的?”大夫一脸凝重的问。

江渔眠倒也没遮掩,“是从山上挖到的。”

“你出个价,我买了!”大夫豪爽的道。

对于医者而言,这种品相的人参可是个难得的宝贝,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了。

“五十两!”江渔眠回答。

大夫愣住了,“你说什么?”

这种品质的五十两,这姑娘怕不是傻了。

“你没听错,就是五十两。”江渔眠不慌不忙的道,“不过我是有要求的。”

“你说!”

“这人参的一半,要用在我相公身上。”江渔眠语气不容质疑,“剩下的一半,五十两卖给你。”

“你这丫头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完整的人参很值钱,但是一半的人参,就不那么值钱了。

这整根人参,卖三百两都是有人买的,可半根五十两......

就......

“大夫,如果您是把这人参用于救人,不管是整根还是半根,药效都是一样。”江渔眠神色坦然的很,也能估算出差不多的价格看,“但是若是整根拿去倒卖一番,这么一株人参,可以卖上好几百两。”

顿了顿,江渔眠继续道:“所以您是想要用五十两买这药效甚好的半根人参,还是想要等我把整根人参高价卖出去,再给你银钱?”

“那你怎么不干脆卖给我?”大夫气呼呼的道。

江渔眠笑弯了眉眼,“自然是大户人家更卖的上价了!”

大夫气的直瞪眼,最后也只能气呼呼同意了江渔眠的提议。

大夫一边给陆时砚诊脉,一边思索着如何给他用药。

江渔眠倒是张口吐出了一串药名。

大夫起初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的光,随后眼睛越来越亮。

这可真是个好方子!

“丫头,你这药方哪里来的?”

“刚想的。”江渔眠回答。

“你会医术?”大夫有些不高兴了,“你会医术,还能开出这么好的药方,把人送我这里做什么?”

江渔眠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大概是会的,不过我受伤忘记了。”

大夫:“......”

开好药,让药童去熬药,大夫则开始忽悠江渔眠。

“丫头,你给老头子我当关门弟子如何?”大夫给江渔眠画大饼,“你学了我的本事,以后就能自己开医馆了,你相公再病了,就不用到处跑了不是?”

这么个好苗子,可不能错过。

“大夫,你家有灶房吗?”江渔眠没接这话,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这丫头,给我当弟子还委屈你了?”大夫没好气的道,却还是给江渔眠指了方向,“灶房在那边!”

“多谢!”江渔眠认真道谢,“我去买些食材回来,等下借你家灶房一用。”

江渔眠请陆石头帮忙,去买了些食材回来。

忙了那么久,饭都没吃上,总不能亏待了人家。

江渔眠给陆时砚熬了鸡丝粥。

就着鸡汤煮了几碗面,又做了红烧肉和糖醋里脊,炒了个青菜。

她的厨艺不错,香的人直流口水。

把面和菜摆在桌子上,江渔眠冲着陆石头道:“感谢石头哥的帮忙,也感谢大夫慷慨借用灶房。这午饭,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说完,江渔眠就盛了鸡丝粥坐到陆时砚旁边。

“饿了吧?来吃点。”

陆时砚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

显然桌子上的食物,更诱人。

“那些你不能吃。”江渔眠绝了陆时砚的念想,“喝粥吧。”

陆时砚眼巴巴的看着江渔眠。

“先吃点粥垫垫肚子,等药熬好了,你得喝药。”江渔眠耐着性子哄着陆时砚,“这么油腻的食物,就算你肠胃没问题,却也会影响药效的发挥,乖,喝粥。”

陆时砚还是不说话。

“得,我喂你,行了吧?”

陆时砚妥协了。

这还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有人这么哄自己吃药。

江渔眠喂陆时砚吃完了粥,才去吃饭。

看着桌上已经一扫而空,只剩下了她那碗有些坨了的面,江渔眠陷入了沉思。

“你做的太好吃了,不小心吃多了,嗝儿......”

大夫不好意思的道,还不忘打了个饱嗝儿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陆石头也吃了很多,脸红红的,不好意思抬头了。

江渔眠:“......”

一碗药煎了一个半时辰,陆时砚才喝到口中。

刚把碗放下,又一碗药递到了江渔眠的面前。

江渔眠困惑的看向大夫,“怎么还有一碗?”

“这是你的!”大夫没好气的道,“你也别只顾着你男人,自己也得注意点!快把药喝了!”

江渔眠虽然给人开药方快准狠,但是她最怕喝中药。

尤其这药黄连味特别重......

“可不可以不喝?”江渔眠可怜巴巴的看向大夫,“我觉得我没什么事儿。”

“娘子......”陆时砚看向江渔眠,拿自己当威胁,“你若是不喝药,我也不喝了!”

“这个好!”大夫不等江渔眠开口,就乐开了,“你们都别吃药了,一起当个鬼夫妻,我觉得挺好。”

江渔眠瞪了大夫一眼,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咳咳......”

苦死她了。

眼泪都要苦出来了。

突然,江渔眠只觉得口中被塞进了一个东西,苦味瞬间被覆盖了几分。

是蜜饯!

她怕陆时砚吃药觉得苦,特地给他买的!

他倒是一个没吃,现在便宜她了。

“啧啧......你们这小夫妻俩,真不害臊!”大夫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江渔眠:“......”

陆时砚:“......”

陆时砚的身体需要多观察几天,夫妻俩便被大夫留下了。

陆石头见没他什么事儿了,便驾着牛车回去了。

空闲下来,江渔眠才又拿出了一株灵芝来。

“你......你......”大夫以为自己眼花了,连揉了几下眼睛,“你这又是哪儿来的灵芝?”

“也是山上采的。”江渔眠回答。

“那你之前怎么不一起拿出来?”

这丫头真厉害,采到的不是人参就是灵芝。

“财不外露的道理,不懂吗?”江渔眠理直气壮的道,她把灵芝放到桌子上,往大夫的面前推了推。

大夫捋了捋胡子,“你这是做什么?”

“开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