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真千金A爆了小说 沈吉祥乔佑霖完本阅读

订婚期间背着我跟我大哥搞在一起,你还要不要脸!

迎面扇来不堪入眼的缠绵照片,砸在殷语纯脸上。

睨着满脸愤怒的男人,殷语纯娇艳清冷的脸上扯出冷笑。

果然来了。

这样拙劣的手段,当初她是怎么被蒙蔽的?

只不过照片有什么精彩的?

要看视频吗?

她挑衅开口,仿佛觉得男人的怒气烧得不够大,故意添了一把浓火。

殷!语!纯!

顾明远怒不可遏。

当初要不是你,跟我订婚的就是沅沅!他咬牙切齿,哪还轮得到你在这儿用这种事羞辱我羞辱顾家!

殷语纯嘴角勾起寒霜。

真是可笑。

她确实和顾家大少发生了*。

但,这一切,不正是顾明远和她那个便宜妹妹殷沅沅一手策划的吗?

和上一世一模一样,在订婚典礼的前两天,这个人渣拿着照片找上门来。

当初被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下了什么迷魂药!居然赔上了殷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为补偿给了顾明远,想要保住这段婚姻和殷氏的名声。

但事情已经控制不住了,这不是噩梦的结束,而是开始。

大婚当天,这段不雅视频被投影在了婚礼的大荧幕上,她瞬间沦为了整个上流社会的笑话。

殷氏集团受到波及,声誉受损,股价一跌再跌,最终破产。

而她在四处奔波寻求帮助时,被有心人*设计,被捆锁在一间阴暗的小屋里。

长期都被药物控制,衣不蔽体。

日日夜夜,都有无数男人前来一亲芳泽。

这对狗男女看着她被侵犯侮辱,得意洋洋跑来向她讲述这些年的野心图谋。

终究是老天有眼,让她重生。

一步错,步步错,而今天正是这一切的开端。

你和我的婚约就此解除,但这件事殷家必须给个说法,否则你就等着身败名裂!

她看着眼前这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渣男。

眸底被冰寒一点点吞噬。

说法?

要不是我妈的遗愿,你以为我会嫁给你这个垃圾?

也不会纵容这个垃圾上蹿下跳这些年。

殷语纯眼泛冷光,不等顾明远反应,直接扇去一耳光。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你敢打我?

顾明远舔舐着嘴里的血腥气,目眦欲裂。

殷语纯脸上浮起疑惑,声音清脆。

就算顾氏一手遮天,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过顾氏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也配在这叫嚣?

我弄死你!

顾明远一拳头凶猛的挥过去,可还没挨到

啊!

尖锐的杀猪叫几乎要刺破耳膜。

殷语纯皱眉看着刚刚被她踢中关键部位的男人,目光没什么温度。

我等你弄死我,不然我一定会弄死你。

说完,她又是一脚,高跟直接碾过男人的腰,这个位置,够他瘫两天了。

躺在地上的顾明远鼻青眼肿,痛苦吟叫。

她刚出来,四面八方迅速涌来扛着摄像机的记者。

围堵的水泄不通。

殷语纯眉心轻拧。

是殷沅沅派来的,为了拍顾明远跟她悔婚的画面。

让她身败名裂!

不过幸好她早有准备。

看到路边停着的唯一一辆黑车,她毫不犹豫冲上去。

在监听到了渣男贱女的计划后,她安排好了这一切,包括碰巧停在在这的这辆车。

师傅,开车!

她低头脱掉脚上高跟鞋,脚指已经磨红。

见车一动不动,殷语纯不由抬头。

身旁阴冷的视线在此时扫过来。

男人西装革履,干净整洁的没有半分褶子。

刀削斧凿的脸,高眉深目,面无温度。

和照片出现的男人一模一样!

殷语纯眼底闪过惊愕。

这不是她安排好的车!

这是、顾家大少顾肆冶的车

顾明远的哥哥,顾氏掌舵者。

那个也被顾明远设计和自己纠缠一夜,毁了自身清白的顾肆冶。

滚。

单音节带着浓郁的威压。

传闻此人不近人情,手段狠辣到令人发指。

殷语纯回头看到乌压压围过来的记者,故作没听到。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凝神,说的很是认真。

顾肆冶看她的眼神带着讽刺。

你有什么值得我帮的?

殷语纯:

外头的记者已经把车围了起来,摄像头咔咔直拍。

顾肆冶拧眉,面露不耐。

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下去。

她咬牙,正准备面对暴风雨时,急喘声骤然响起。

殷语纯看着男人逐渐急促的呼吸与渐紫的嘴唇,不由分说按住他脉搏。

病发很快,顾肆冶已经有陷入昏迷的征兆。

救人要紧!

殷语纯来不及深思。

抬手扯掉他西装上的胸针,动作熟稔的划开他小臂。

顾肆冶闷哼一声。

黑色的血从伤口流出来,滴在她长裙上,开出妖冶的花。

等血放的差不多,殷语纯抽出纸巾给他止血。

拢共十分钟,顾肆冶清醒过来。

手臂正包裹着纸巾,女人葱白的指尖替他捏着。

按下隔音板,他眯了眯眼。

你到底是什么人。

危险的气势萦绕在身侧,殷语纯下意识咽了咽嗓子。

我还能是谁,殷家大小姐呗。

故作轻松的语调。

松手。

他声音冷酷无情,如利刃。

你现在不能随便动。

殷语纯下意识解释:你中了毒,而且这不是一般毒,是国际黑市流通的黑毒

反应过来时,她发现顾肆冶看她的目光仿佛能吞人。

你怎么知道。

空出的大掌掐紧她脖颈,声音低沉而肯定。

他找过无数名医,耗时多年才得知自己被黑市毒药侵蚀身体。

眼前这女人却一针见血的说出来。

她不简单。

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她艰难开口。

你先放开我。

这男人出手突然,力气又大,她根本掰扯不开。

我要你回答我。

顾肆冶凌厉的眸子勾起。

她彻底信了。

顾肆冶就是京南的活阎王!

哪怕她的身份是殷家千金,也没用。

这个说来话长,殷语纯大脑飞速运转,你你的毒,只有我可、可以治好。

治不好你再动手也不迟,我还能跑出你的手掌心吗?

顾肆冶的黑毒不好解,一般法子治不好。

男人深渊般的眼睛微眯。

片刻后,殷语纯脖颈上危险的桎梏瞬间消失。

她剧烈的喘息,苍白的脸逐渐恢复血色。

开车。

听到顾肆冶这话,殷语纯知道,她这是躲过一劫了。

临下车前,他不容置喙的开口。

明天八点,顾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