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绸罗缎相思墨章节目录云千柔萧宸小说阅读

第10章

云青瑶比赛,不就是让瘸子赛跑,哑巴唱歌?

“有好戏看了。”安乐郡主对云青雪道,“要是皇后娘娘比赛枭水就好了,当众看她变水鬼。”

云青雪咯咯笑着,她今天没空,但如果云青瑶自己死了,她还是顶乐意的。

“赢得第一,什么愿望都可以吗?”云青瑶问皇后。

“是的,什么都可以。”

云青瑶眼睛一亮,那她可以要黄金、商铺?等和离后她就是富有的单身女人,未来光想一想就觉得滋润。

云青雪噗嗤笑了,和安乐郡主道:“傻子志气大呢。”

“脑子不好。”安乐郡主嗤笑。

皇后面上含笑,余光却看了一眼昭王,慈爱的眼神下是冷然。

当今皇帝先有一位皇后,前皇后生了瑞王和昭王。昭王生下来就不能碰阳光,在她看来是半个废人,而瑞王三年前和王妃一起死在大火中。

前皇后也随后病死。

作为皇贵妃的她成为了皇后。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让贤王坐上太子之位。

但是,昭王虽有不治之症不可能成为太子,可她依旧要斩草除根,彻底消除后患。

赐婚云青瑶是为了羞辱昭王,但昭王一直没有认,她本来打算这几天再运作一番,没想到昭王居然答应了。

有了云青瑶,何愁撕不破昭王的铜墙铁壁?!

“开始吧!”皇后兴致高昂地道,“先比厨艺。”

所有贵女都参赛,做的是切鱼片,要将鱼肉片的如蝉翼一样,沾上酱料,就是人间至味的鱼脍。

贵女们拿到的都是处理好的小块鱼肉,只有云青瑶的桌子上摆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青鱼。

云青瑶傻眼,这些人居然明晃晃地欺负人。

“哈哈。”有人笑着道,“傻子被鱼吓到了,要几哇乱叫了。”

“她不可能会杀鱼,更不要切鱼片了。”

嗤笑声此起彼伏。

一位穿着朱红撒花锦缎长袍,丹唇凤眸的男子,坐在了昭王身侧,埋怨道:“你不该认亲事,她现在就是别人羞辱你的窗口。”

他是忠勤侯世子,也是舅家表弟。

“那你去帮她杀鱼。”昭王冷声道。

“我?不不不,太恶心了。”叶渊不但摇着头,还坐的远了点,生怕云青瑶剁鱼的时候,血沫飞溅让他沾染腥臭。

云青雪嫌弃厨房油污,从不学这些,所以她切的鱼片厚得像手掌,再看其他人,手艺出色的还真不少。

云青雪知道这一关她拿不了第一,所以糊弄一下就打算去看云青瑶找乐子,可目光投过去她傻眼了。

如果寻常人杀活蹦乱跳的鱼,是血腥的屠杀,动作再娴熟也难免有气急败坏的狼狈,血沫飞溅令人退避三尺。

那么云青瑶杀鱼,就是拈花拂尘,纤纤十指行云流水拂开鱼肉,提出完整的鱼骨,一片片透明的鱼片,码放的在碟中,最后点缀上她随手摘得一枝蔷薇,鱼肉雪白蔷薇艳红,如踏雪寻梅令人赏心悦目食指大动。

所有人瞠目结舌,居然有人能将切鱼片做的赏心悦目。

刚才那些笃定她不会的人,下巴惊掉在地上。

她的一盘鱼片,将本来切的不错的贵女们,比入了泥沼。

“这......这真的是云青瑶切的鱼片?”有人无法置信。

“好,漂亮!”叶渊一脸的惊喜,完全没有想到,云青瑶不但没有给昭王丢脸,还挣得面子了,他站起来鼓掌,“看着就觉得好吃。”

云青瑶将鱼片给皇后端过去。

蔡贵妃和皇后不对付,挺着孕肚赞许地道:“这一比高下立判,都不用再细看就有结果了。”说着看向皇后,“娘娘,云二小姐肯定是第一啊。”

皇后盯着云青瑶,忽然笑了,将云青瑶切的鱼片接过来,长长的甲套在鱼片上不着痕迹地一碰落下无色粉末,随即放在了蔡贵妃的桌子上:“既然你说赏心悦目,那就让你尝尝鲜。”

蔡贵妃神色一怔,脸色就僵硬了,她有孕在身,对食物向来都是严格把控的,这生鱼片她可不敢吃,更何况,还是皇后给她端的。

昭王眉头微拧,眸光凉了一些。

在场的人神色各异,有人更是幸灾乐祸地去看云青瑶。让你一个傻子出风头,要是把贵妃娘娘吃出了事,她和昭王都得倒霉。

云青瑶果然是拖昭王后腿,昭王真倒霉。

叶渊急的站起来,低声骂道:“我就说着小傻子一来,准没有好事。”

“怎么办,想办法把鱼片拿回来啊!”

昭王夹在指尖的一粒杏仁转了转,瞄准了云青瑶的膝窝,她吃疼了,就会扑倒贵妃的桌子上,打翻鱼片就好了。

千钧一发,贵妃硬着头皮正要去夹鱼片、昭王的杏仁要弹射出来前,云青瑶忽然扑上去抱住了生鱼片,笑嘻嘻地道:“贵妃娘娘不能吃,这鱼片我本来想送给昭王爷吃!”

现场一静,傻子疯了吗?皇后娘娘已经给贵妃了,她怎么能去抢?

“放肆,这是皇后娘娘赏给贵妃娘娘的,你堂堂闺秀,怎可一点礼数都不知?!”一边嬷嬷训斥道。

皇后也审视地盯着云青瑶。

“我、我、我就是想给我家王爷的。”云青瑶又将包进怀里的鱼片要放回去,“那还给贵妃娘娘?”

蔡贵妃大松了口气,筷子扎了她似的把筷子丢在桌子上,立刻道:“别,本宫可不做这种扫人兴的事,我要想吃,改明儿你再来给我做。”

皇后本来就是见机行事,成当然好不成她也不失望,所以从善如流:“年轻人,也要晓得矜持,这还没成亲呢。”

蔡贵妃掩面而笑:“娘娘别这么说,都要成亲了,矜持来矜持去的,好没意思。”

皇后皮笑肉不笑。

“谢谢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云青瑶仿佛听不懂她们话中机锋,笑嘻嘻抱着盘子献宝似的给昭王,“王爷,我亲手切的鱼片,您尝尝。”

所有人的情绪,被云青瑶的行为牵动了,都去看昭王。

认为以昭王的脾气,可能会把碟子直接掀翻,毕竟昭王从小不食荤。

可昭王拿起筷子,夹了鱼片沾了酱料......

所有人:“?”一脸的不解。

昭王居然真吃?

“我要吃!”叶渊凑上来问昭王,抓着他的筷子,将沾了酱料的鱼肉吃了。

鱼肉一入口冰冰凉凉,叶渊夸张地道:“鱼肉切的这么薄还这么有弹性,这刀工太牛了!”

“都是我的了。”叶渊抱着一碟子跑了。

昭王顺手放了筷子,并没有斥责他。

一场危机,不着痕迹地化解了。

皇后看看云青瑶,冷眼又扫过昭王,面无表情地道“行了,第一轮的第一名就是云青瑶了,给她记上。”

“比第二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