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蛇王妻陈瑶风烬漓章节完整版阅读

苏暮晚牵着小正太的手来到病房,考虑到萧煜城对陌生人不是特别友好,就让小正太在外面长椅上等一下,她去把早饭送到萧煜城手里就出来。

小正太还沉浸在啃包子的氛围中,抬了抬清冷的眼睛:“女人,你能不能别再啰嗦,不让我乱跑乖乖等你,这句话说了三遍了,好烦!”

苏暮晚怔了一下,现在小孩怎么说话都这样,宁宁也是开口闭口的好烦,小小年纪好像有很多烦恼似的。

“好,不说了,你别乱跑乖乖等着我!”

苏暮晚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拎着给萧煜城买的早餐进了病房。

她一进去就遭到萧煜城的冷嘲热讽:“呵,不想照顾我就直说。不用在外面偷懒,好像我多勉强你似的!”

苏暮晚揭开八宝粥包装盒的盖子,把八宝粥放他面前:“既然你有这种觉悟,为何不放我走?”

萧煜城怒了,扒了扒蓝白病号服,露出里面缠了白色绷带的伤口:“我这是为谁的受的伤,做人要有良心!”

苏暮晚轻叹,如果可以穿越到昨晚,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要萧煜城受伤,自己受伤不亏欠人,萧煜城受伤……自己不知要给他做牛做马到什么时候。

她殷勤的把剩下的食物都摆放到萧煜城的面前,他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她的服务,拿起汤勺,开始优雅的吃饭。

“我向你请一会儿假,有个小朋友找不到爸爸妈妈了,我帮他找爸爸妈妈去。”

在萧煜城眼里,现在苏暮晚所有没实名的外出都是为不照顾他找借口。他睨她一眼,冷哼一声,讥诮道:“你还挺有爱心。”

“必须……我发现那个孩子跟你长得挺像的,你在外面有没有私生子什么的,说不定他就是你的孩子!”苏暮晚盯着萧煜城帅气的脸庞说。

萧煜城瞪她一眼:“无聊。”

苏暮晚从病房出来,前后不到五分钟,小正太不见了。

她有点慌神,四处找了找,都没发现小正太的身影。她拿出手机赶紧给陈小麦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道:“你能联系上你偶像吗,让他赶紧到深市第一人民医院找找,孩子人小腿短,应该不会走太远!”

“好,我这就联系一下我们后援会的会长,让他打电话给偶像。新来的,我替我偶像谢谢你,你这次真帮了我偶像一个大忙!”

“行了,别耽误时间了,你快去联系人吧!”

苏暮晚挂了电话,一抬头发现苏云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她,身后站着萧煜城的儿子小泽。

苏云极力维持着端庄,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别以为照顾阿城一夜,阿城就会对你另眼相待,更不要痴心妄想,破鞋就是破鞋,嫁给谁也洗白不了。”

苏暮晚看了一眼小泽,若不是有小朋友在场,她真想再收拾苏云一顿。

她把头伸过去,面上微笑着,嘴里却说着最狠的话:“再胡说八道,小心你的狗命!”

“你……”

苏云刚伸出手指指向苏暮晚,病房的门突然被萧煜城打开,苏云一见萧煜城马上换了一副面孔:“阿城你怎么受伤了,担心死我了,警察给我打电话确认身份的时候,我吓得差点晕过去,阿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了,伤的的人是谁,你告诉我,我让我堂哥……”

“谁让你把小泽带到这里来的?”萧煜城打断苏云的话,冷冷的问。

“李嫂说小泽想你想到哭,所以我就让老周把他送来了……是不是小泽,你是不是想爹地了?”

小泽哒哒哒跑到萧煜城的身后躲起来,对苏云的话置之不理。

“阿城你看小泽多想你啊,见到你就抱你大腿……”

萧煜城回头看了一眼小泽,对苏云说:“小泽留下,你回去吧!”

苏云怔愣了一下:“我回……这怎么能行,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怎么忍心留你一个人在医院里?阿城,我一点都不嫌麻烦,我要留下照顾你!”

说着,他走过去挎住萧煜城的胳膊,像只**的猫嗲嗲的往他怀里拱了拱。

萧煜城被她身上浓烈的香水熏得头疼,向后撤了两步,抽出胳膊,用命令的口吻说:“回去!”

苏云扁扁嘴巴:“阿城……”

萧煜城毫不留情的带着小泽进了病房。

苏暮晚看着苏云垮掉的脸忍不住笑出声:“你这个未婚夫好像并不怎么爱你啊!”

苏云瞪着她翻了一个白眼儿:“管得着么你?”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苏暮晚心情倍爽,冲她的背影吹了个口哨,刚想离开,萧煜城又打开病房的门,指着她说:“你进来!”

“萧总,你这么做不合适吧,放着自己的未婚妻不使唤,使唤我这个外……”

“我是因为谁受的伤?!”

苏暮晚认栽的叹口气:“请问萧总还有什么指示,麻烦你一次性说完。”

萧煜城指了指房间里的小泽:“去给他洗个澡。”

“你的孩子也让我照顾,你……”

“加钱!”

苏暮晚英雄气短,抽抽鼻子:“那好吧!”

病房的卫生间就有淋浴,苏暮晚熟稔的给小泽脱了衣服,脱完衣服后她发现,小泽都五岁了竟然还用着尿不湿!

尿不湿里兜着一兜尿,沉甸甸的,她把尿不湿拎出来给萧煜城看:“萧总,你家孩子都多大了还用尿不湿,你们这么惯着他,不是爱他,是在害他!”

说起这个萧煜城也挺苦恼,小泽两岁的时候就会自主上卫生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总是尿裤子,带他的奶妈教了无数次就是改不过来,大家心力交瘁,后来为了省事又把尿不湿用上了。

“你有好办法?”

“这需要好办法吗,他这么大,什么都懂,教他几次就会了!”

萧煜城抬了下手臂,做了个“你行你教”的手势,苏暮晚进到卫生间对光屁屁的小泽说:“以后拉屎尿尿就上卫生间,这个叫马桶,专门盛屎尿的东西,你大小便都要在这上面进行,不然,太脏了。小泽,你懂了吗?”

小泽乖巧的点点头。

苏暮晚指着马桶问他:“这叫什么?”

“马~桶~”

“干什么用的?”

“屎~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