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太腹黑小说 顾婻忧季无咎完本阅读

给老身打,打死这没良心的白眼狼!

极为奢华的古红檀木床上,顾婻忧心神还沉浸在被抄家灭族的绝望悲伤中。

耳边是一向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奶奶朝气十足的声音。

可是......

她亲眼看到奶奶、父亲他们人头落地时流淌着那一地血,她明明已经死在季无咎的折辱下。

怎么会?

蒲扇般的睫毛眨动,顾婻忧从无尽绝望的意识中挣扎开。

这时,一身华贵的奶奶见她醒来,抹泪跑到床前:乖孙可醒了,吓死奶奶了。

奶奶......顾婻忧惊愕的看着半白头发的侯顾老夫人,想到行刑的血淋淋的一幕,眼泪就哗啦啦的止不住。

不怕不怕,奶奶在呢。见她哭得厉害,顾老夫人拍着她心口跟着哭。

可怜我乖孙忧忧呦~寒冬腊月的被推进池子里。

这小畜生天杀的啊,他怎么能忍心......

顾婻忧神色一顿,泪眼婆娑朝旁看去,屋里不远处,季无咎跪在地上,旁边两个家丁一下一下的用板子朝他背上打去。

见她看过来,季无咎嘴角绷紧,眸色无一丝波澜道:我没推。

四目相对,顾婻忧呼吸一滞,心脏都仿佛停止跳动。

就是这个未来掌控朝野只手遮天的奸臣......

最年轻的首辅季无咎!

顾婻忧心口一滞,两只胖手紧紧握拳,见她欲起身,旁边的丫鬟扶她坐起身。

仅一个起身动作,顾婻忧就气虚喘着粗气。

低头看了眼自己肥硕的肚子,她脑海里回忆起跟季无咎的恩怨情仇。

八岁以前,她是个人见人夸的精致美娃娃,五岁就得圣宠被封为安平县主。

七岁那年,家道还未中落的季家带季无咎来侯府定亲,在院里玩耍时,季无咎从树上掉下时,她用自己小身板接下他,也导致内脏受伤从而大病一场,各种药跟补品进补,她的体重却一发不可收拾。

活脱脱成精致娃娃,胖成了猪,连五官都变形。

而从体重肥胖起来后,她古灵精怪讨喜的性格大变,将所有的错怪在季无咎身上。

在季家中落后季无咎寄宿侯府的这些年来,更是借着救命之恩,被庶妹等人挑拨,不断作死的欺辱季无咎。

也就有了后来的季无咎得势,将侯府上下满门抄斩。

但从体重肥胖起来后,顾婻忧古灵精怪讨喜的性格大变,将所有的错怪在季无咎身上。

在季家中落后季无咎寄宿侯府的这些年来,顾婻忧自己也好、被庶妹等人挑拨也好,不断作死的欺辱季无咎。

也就有了后来的季无咎得势,在顾婻忧十五岁及笄当天,将侯府上下满门抄斩。

也是到要满门抄斩,从唯一被赦免的庶妹那里才知道,她这肥胖的缘故根本就是庶妹一房的算计。

也就是,她恨错了人!

也导致明明是救命之恩,明明是有婚约的两人,却不得善终,最终落得两人相见两生恨。

想到前世种种,顾婻忧一脸苍白的被扶下床走到季无咎跟前。

看着下人手里的板子一下接一下的落在他背上。

少年眸色沉沉,嘴角绷直却无一丝放下姿态的意思。

甚至连她恶意的诬陷,也都只是神色淡淡不屑解释。

眼前熟悉的一幕,顾婻忧很确定她可能重生回三年前,她不过十二岁,用死诬陷季无咎而阻止嫁给他的那天。

心思越发复杂,看着他,顾婻忧想着被抄家灭门的恨,双手紧攥,被肥肉挤成一条缝的眼闪烁着寒光。

要是趁他还没成长起来,现在就弄死他,会不会就没有......

与此同时,伴着板子重重的敲击声,少年跪地挺直了腰板,亦是眸色沉沉的看着顾婻忧。

四目相对,顾婻忧呼吸一滞,仿若回到临死前,季无咎居高临下冷漠看着她咽气的一幕。

他是季无咎,又不是季无咎!

想到他神秘的身份跟狠辣手段,顾婻忧后背被汗浸湿。

少年被血浸透的背,不知道她昏迷多久被奶奶让人打了多长时间了。

拳头越攥越紧顾婻忧,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想到前世,奶奶、父亲他们被压在断头台人头落地的一幕,恶念在脑海闪现。

奶奶,我......

思虑一瞬,她终做出选择,正准备解释......

就在这时,顾玉碧哭哭啼啼的跑进来跪在季无咎身侧。

奶奶,求你别打了,无咎哥哥是无辜的,他没有推姐姐,我亲眼看到是姐姐她她不小心跌进池子里的。

说着,顾玉碧磕头,哭道:奶奶,如果不是无咎哥哥把姐姐从池里捞出来......

顾婻忧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眼顾玉碧后,又狠狠瞪了眼季无咎。

呵,也难怪前世她全家落得个斩首示众,就她顾玉碧免于一死。

恶让她顾婻忧背!

善她顾玉碧独领!

真是够会玩啊!

明明好心救自己的未婚夫却阴差阳错走到了这一步,顾婻忧心中有怨,有恨,更多的是不甘!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她呢,救却救出了满门抄斩!

怒火冲天时,恰巧季无咎抬头,两人对视。

季无咎嘴角微抿,先眸色沉沉瞥开眼去。

混账东西,你为了一个外人居然这样诬陷你嫡亲姐姐!

就在这时,顾老夫人捂着胸口,像是被顾玉碧的忤逆气得不轻。

顾婻忧也撇开视线,嘴角轻扯了下,给顾老夫人顺着轻拍心口。

奶奶,是孙女不孝让您老担心了。

说着,顾婻忧想到前世的牵连,就愧疚的落泪。

怪她,一念之差救回来一条毒蛇!

唉,乖孙可有哪里不舒服?顾老夫人欣慰一笑,担忧起顾婻忧的身体。

旁侧,顾玉碧垂头,眼里满是阴鸷的嫉妒跟怨恨。

她进来跪在地上,顾老夫人不看一眼却一心只关心顾婻忧。

嫡庶就那么重要,重要她连顾婻忧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啪~

而这时,季无咎终是抗不住了,重重挨一板子差点趴地上。

住手。

良久后,顾婻忧咬牙挤出两字。

脑海里是顾家被斩首的一幕,她心里对季无咎满腔的恨。

但同时,脑海里前世,她各种欺辱季无咎的画面也在上演。

究根结底,如果不是她欺人太甚导致的因,就不会有季无咎复仇的果。

闭眼好一会,顾婻忧朝季无咎走去,神情复杂至极。

就在这时。

姐姐,求你放过无咎哥哥,他......

啪!

一巴掌落在顾玉碧脸上,顾婻忧瞥了眼季无咎的神色,冷冷道:你以什么身份替他说话?

想到前世,被顾玉碧等人暗地里做的事,她就恨不得......

不急,账慢慢的算!

我、我......顾玉碧扭头看看季无咎。

季无咎则向来面无表情极为冷淡让人看不出神色。

顾婻忧皱眉,明显看得出,眼神都不带掩饰的,她的好妹妹确实是喜欢她顾婻忧的未婚夫婿。

才会给她下肥胖的药物,又一次次挑起他们两人之间的误会,让他们明明是未婚夫妻,却相见两生厌,造成了前世的果!

想起重重,顾婻忧冷冷一笑,肥脸却挤出一抹温柔的笑去扶季无咎。

无、无咎哥哥对不起......

这可是未来历史上最年轻的首辅大人,又有那样的身份,她杀不死他,再说他们之间,单纯对错分不清。

总之,倒不如先抱大腿巴结好,先稳住他。

顾婻忧与季无咎宿仇已久,这一句话造成的比皇帝突然驾崩都效果惊人,一众人全傻了。

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季无咎,都微微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