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相亲失败,然后我就出名了小说 陈东孟笑笑完本阅读

玉千澄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浑身浴血趴在地上,艰难地向前爬到慕容泽的脚下。

手无力地攥着他的衣服下摆。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我为你连命都可以不要,这些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她心有不甘,满怀愤恨。

玉千澄,我可以包容你的狠毒,包容你满手血腥,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伤害闵柔,她那么善良,你怎么忍心对她下毒手?

慕容泽眼神冷厉,居高临下看着玉千澄在他脚下苟延残喘,眼神没有怜悯,只有厌恶。

玉千澄咯咯笑了,一边笑一边吐血。

她善良?她无辜?我天生狠毒?我满手血腥?

是啊,她当然可以保持善良,因为她背后有整个方家做后盾,她从出生起就享受着无尽的荣华富贵和万千宠爱,自可以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

可我呢?

就因为我出生的时辰比她早了一炷香,就被断言是灾星转世,然后被方家抛弃。

他们原打算将我淹死,是送我离开的嬷嬷心有不忍,才留了我一条活路。

我被卖去南诏,从小就接受最严酷的训练,要么选择杀人,要么选择被杀,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见不得光!

是你把我从南诏带回来,是你为我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让我以为只要我足够努力,迟早有一天,我也能拥有幸福。

可也是你,亲手打破了我的美梦,我以为陪你走过至暗时刻,等你赢得皇位,我亦能站在你身边,陪你共享荣华。

我不奢望做你的皇后,可为什么你却把我想不敢想的一切都拱手给了方闵柔?

她凭什么得到你的爱?她什么都不用做,便可以坐拥一切,父母的爱,你的爱,甚至是皇后的宝座!

慕容泽看着地上哀嚎的玉千澄,紧紧皱眉。

这都不是你伤害闵柔的借口,选择闵柔的是我,抛弃你的是方家,你可以向我报复,为什么用歹毒的手段对付闵柔?

她那么善良,即便知道你给她下了蛊,也依然劝我要留你性命。你却不知悔改,简直无药可救!

慕容泽一点也没有后悔亲手废了玉千澄。

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迟早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

呵呵我也想恨你,可是我做不到!慕容泽,你是我十八年晦暗人生里,唯一的光,你知道吗?我爱你啊!

玉千澄声音凄厉嘶哑,字字泣血。

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哪怕他如此厌恶她!

你曾经对我说,我们同样是被世界抛弃的灵魂,所以才要拥抱彼此,一起对抗这个残忍的世界。

你说你想要当皇帝,你想要证明给所有人看,你慕容泽是天生的王者,你要站在最高处,看那些曾经耻笑你,鄙夷你的人匍匐在你脚下,祈求你的原谅和宽恕!

你说到那个时候,我将是唯一有资格站在你身边的人,你会牵我的手,给我无上荣光,与我共享盛世!

可是你骗了我,你把原本应该给我的一切,都给了方闵柔,慕容泽,是你背叛了我!

慕容泽撇过头,不肯面对玉千澄怨恨的双眸。

我是南月的皇帝,我的皇后不能是一个出身卑贱,双手沾满血腥的杀手!

闵柔她乃方家嫡女,温柔娴淑,高贵大方,她为后,才能母仪天下,让天下人信服!

玉千澄呵呵笑了。

原来是我不配!

是我对不住你,可你要恨,要怨,也该冲我来,而不是伤害无辜,你太狠毒了,这恰好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你的确不配!

慕容泽竟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所有的错,都是玉千澄的。

她狠毒,她出身卑贱,她是杀手。

他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已经是对她莫大的恩德。

她不该生出妄念,不该贪得无厌。

玉千澄放肆大笑,笑得眼泪和血混成一块,原本极美的脸,显得有几分狰狞。

够了,你别笑了!

慕容泽大声呵斥她。

玉千澄停下来,冷冷看着他,问:你会杀了我吗?你动手啊,杀了我!

如果闵柔死了,我一定将你千刀万剐。但好在闵柔还活着,她替你求情,说无论如何,你也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让朕留你一条生路。

但你是绝对不能再留在南月了,朕已经下旨将你赐婚燕王,明日一早就启程!

玉千澄,朕和闵柔对你已仁至义尽,望你好自为之,不要一错再错!

说完这一切,慕容泽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暗室的大门被锁上,玉千澄再度堕入黑暗中。

他不要我了!

他要把我送给别的男人

慕容泽,你真的好残忍!

我宁可你杀了我,我宁可死在你手里

你让我的人生,仿佛一个笑话

余芊芊看到这里,狠狠将手机拍在地上,气得差点儿要吐血!

什么玩意儿啊,作者我要给你寄刀片!

熬了一个通宵追文,结果看到这种奇葩情节,简直想死。

女配也太惨了吧,为男主牺牲了那么多,结果换来这种结局?

就这?就这?

余芊芊气得头昏脑涨。

她口干舌燥,爬起来去冰箱里拿冰水喝,顺便消消火。

可刚一站起来,便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扑下去

余芊芊一声哀嚎,陷入昏迷。

再醒来的时候,余芊芊的头更痛了。

余芊芊睁开眼睛,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头还传来一阵阵剧痛。

眼前出现出现一个古装帅哥。

这男人长得真绝,堪称盛世美颜。

不同于现代那些涂脂抹粉的小鲜肉。

他五官立体,轮廓清晰,线条极为俊朗,肤色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

一双深邃的眸子,如同万千星辰尽收其中,闪耀着寒凉的光。

但此时帅哥的脸色过分阴沉,眼神更是如寒冰一般冷厉凶狠。

怒意翻涌在他好看的眸子里,一股迫人的气势涌出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余芊芊连呼吸都凝滞了,动也不敢动一下。

她这是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