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孽牌大刀写的小说秦长青穿越到唐朝小说全文阅读

“沈小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沈娓侧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不后悔。”

男人轻呵一声,车子继续往前开,这次直接到了民政局。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能领证不排队。

领证的流程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两人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很快就拿到了新鲜出炉的红本本。

甚至钱都不用给,显得这场婚姻像个过家家。

回到车上,傅津南打开结婚证看了眼。

照片上两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一点喜庆的感觉也没有,他直接把证书扔在了一边。

早上母亲在他出门时千叮咛万嘱咐,领完证就把人给带回家,要一起吃午饭。

傅津南:“婚后得跟我父母一起住。我会尽早提出让我们俩搬出去住,这期间你好好跟我配合,不听话的话你想想后果。”

沈娓:“好。”

傅津南真不喜欢沈娓又温柔又闷的性格,甚至还有点讨厌。

开车送沈娓先回沈家去收拾东西,车停好,傅津南刚要跟沈娓一起下车,女人却看着他道:“傅公子,麻烦你就在车里等一下,我东西不多,自己可以收拾。”说完沈娓便自己下车

傅津南把车门拉上,低嗤了一声。

不要他帮忙,他还乐得清闲。

男人点了根烟,眯着眼看女人的背影,发现腰也太细了,他好像一只手都能握住。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傅津南吐了烟圈,低低艹了一声。

沈娓捏着结婚证,进去别墅,人都不用找,沈中华就在客厅等着。

看到沈娓进门,沈中华立刻起身过来:“成了,对吧?”

沈娓没说话,只是将手里的结婚证扬起,沈中华拿过来打开一看,喜笑颜开。

“这就好,这就好,沈家也算是度过一劫了。沈娓,你可真是我的好……”

话没说完,沈娓淡淡的嗓音直接将他打断:“东西给我。”

虚与委蛇,,她从来不屑。

沈中华看着沈娓这双眼,叹口气:“跟我来吧。”

书房,沈娓看沈中华拿钥匙打开柜门,然后从里面翻出来一张照片。

“你要的照片……别叫你江姨知道。”

江雅蓉?

她算哪门子江姨。

沈娓接过照片,手突然有些抖,照片有些泛黄,人脸模糊的几乎都有些看不清了,但依稀可以看出是个美人。

女人穿着一身戏服,身材纤细窈窕,长发如瀑。

沈中华只有这张照片,也意味着,这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能找到的妈妈的遗物了。

指腹轻轻捏着照片一角,不敢用力,沈娓抬眸,看着面前这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

沈中华看着沈娓,刚要出声,就听见女孩淡淡的嗓音。

“爸。”

她瞳孔是极漆黑的,黑白分明的干净,沈中华被盯得心虚。

“哎!”

要知道,沈娓回家这么久,到今日才叫了他这一声爸。

沈娓抬眸,红唇轻扬,再出口的话却让他脸色突变。

她说:“爸,你对得起我们母女么?”

说完,沈娓转身出去,温柔将书房的门合上,没去看一眼沈中华的脸色。

她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她东西极少,有些是沈中华让人给她置办的,她不打算带走。

又担心傅津南在门口等久了,行李箱一锁,沈娓拖着行李箱便下楼了。

傅津南在车里等的无聊,干脆出来抽烟。

烟还没吸到一半,就看见女人拖着行李箱出来,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女人一袭长裙,走起路来裙摆跟着风儿一阵一阵地,她发尾也被轻轻吹起。

明明纤细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可她走路却笔直,极稳。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走到他面前来。

吐了个烟圈,傅津南将烟头碾灭,另一只手也从裤袋里抽出,伸手将她的行李箱接过。

轻轻一提,才发觉轻的跟提个空行李箱没什么区别。

傅津南看了眼沈娓,“你确定你的东西,都在这里?”

“嗯。”

“行。”

回去傅家的路上谁也没开口说话,沈娓本就安静,而傅津南是不想再和沈娓搭话。

打断这沉默的是一道手机铃声,男人在开车,搁在裤袋里的手机正在一边响铃一边嗡嗡震动。

傅津南垂眸看了眼,懒的腾只手去接电话。

“接下电话。”

沈娓看了旁边的人一眼,垂眸看着他裤袋里的手机。

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攥起来。

铃声还在响,傅津南抿起薄唇,出声催促,“快点。”

沈娓无声叹了口气,伸出手,纤巧的手指缓缓朝男人的裤袋靠近。

沈娓手很细很长,她手指伸进去,轻而易举摸到了男人的手机,但手机跟裤身贴的紧,她只抓着一点,根本拿不出来。

指尖有些发烫。她咬着唇,手指只能再朝里边伸点。

傅津南感觉到女人的小手在自己裤袋里面慢悠悠的爬着,蹭着,下颌线突然绷紧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