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椒炖咸鱼写的小说神级随机系统小说全文阅读

“这位先生,话说到这份儿上,我们俩也没有可能,事就这么算了吧。”沈珎瞧着男方脸色不太好看,见好就收,及时的结束了这场荒唐的相亲。

“你给我站住!”没想到男方竟然暴躁而起,无礼的指着她叫骂起来。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给人当秘书,谁不知道就是个陪睡的职业?陪完了领导陪客户,你一个月两万五是你凭本事赚来的?还不是分开大腿让人睡的货色!”

沈珎理解,有些心虚的人往往越是缺少什么,越是喜欢炫耀什么,她刚才那番话完全是说在了点子上,让他自信心受挫,尊严受辱,才会不顾场合,当众喧哗。

是以,她并没有因为他难以入耳的秽语,表现出丝毫难看。

她就那样安静的站在男方对面,不心虚,也不冲动,淡漠的,好像他说的是别人。

直等男人叫骂完了,她才开口:“内心丑恶的人,自然看这个世界都是丑恶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看在你姑妈的面子上,你方才的辱骂我不与你计较,如果你再对我言语攻击下去,我不介意用法律为自己寻一个公道。”

“呵,你还跟我讲法律?你一个小村姑,披上身衣裳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是吧?还跟我咬文嚼字儿的装文化人儿?你舅妈都说过,你连大学都没毕业就给野男人生孩子!就这么一个烂货你还瞧不起我?呸!这样的白给都不要,老子嫌埋汰!快抱着你的小野种舔你的老板去吧!”

饶是沈珎脾气再好,也无法忍受他过分的言语,骂她可以,但女儿,是底线!

“你闭嘴!”沈珎扬起了手,却被油腻男握住,反手推了一把!

沈珎被推倒在地,又听见他大骂:“还敢动手,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我让你装!”

男人气愤之下,竟然抬脚朝想要踢她!

沈珎下意识用手护住头,就听见一声闷哼,伴随着‘哐’的一声,油腻男被人踹到旁边的桌子上,杯子和茶盏倒了一片。

矜贵泰然的男子收回脚,目光冷峻的盯着被摔的嗷嗷直叫的家伙。

“孟总。”沈珎没想到会在儿这碰上孟琰。

她赶紧站起身,面对男人强大的气场,浑身的焦躁瞬间平息下来。

“好啊,这都搞破鞋搞到相亲对象的眼皮子底下了是吧?来来来,大家瞅一瞅,这个女人自己作风不正,和她老板搞到一起,还反过来嫌弃我?”相亲男看见沈珎和孟琰站在一起,像被绿了似得开始大吵大嚷,简直和泼妇骂街没有区别。

沈珎当然不想让自己的麻烦拖累上司,她谨记着自己是孟琰的特助,所以立刻站了出来,用身体挡在孟琰面前,对相亲男低喝:“你算什么东西?谁给你的胆子非议我们孟总!”

“我算什么东西?我是你八辈祖宗,你个小贱人!”相亲男本就不好的脾气瞬间炸了,顺手抄起手边的水壶朝沈珎丢了过来。

沈珎来不及闪躲,在水壶砸来之际,下意识闭上眼。

哐啷一声,伴随着围观群众的惊叫,水壶掉在地上,叽里咕噜的滚出很远。

“孟总!”沈珎没想到孟琰会为她挡这一下,她惊慌的拍掉男人衣袖上的水渍。幸好,水温不热,不然这一壶水淋过来,她和孟琰都得破相!

“这个人简直就是疯子!”沈珎低吼!

相亲男刚才只是一时冲动,水壶丢出来的瞬间他就怕了,此刻他看着沈珎背后高大的男子,他剑眉紧蹙,微微眯着眼睛,危险如狼一样盯着自己。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们先骂我?”

“到底是谁先骂谁?孟总,您没事吧?”沈珎右眼皮一个劲儿的猛跳,现在她害的孟琰被人误会不说,还弄得满身狼狈,回去之后她这工作怕是不保了。

怎么这么倒霉,相亲遇见奇葩也就算了,还被老板给逮到……

“我没事。”尽管孟琰铁青着脸色,他的声音却透着安抚人心的穿透力。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挑衅过我了。”孟琰深邃的眸睨着相亲男,一字一句的说:“一个小时,我的律师函会送到你手上。”

相亲男嘴角抽搐,死鸭子嘴硬道:“哼,那我等着你,有钱就了不起啊!”

“我们走。”孟琰无视对方挑衅,对沈珎命令。

“嗯。”沈珎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孟总,对不起,是我让您丢脸了!”出了咖啡馆,沈珎立刻向孟琰道歉。

下一秒,一道带着香风的身影闯入二人之中,将沈珎隔在身后,笑看着孟琰。

“刚才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个市井之徒,琰哥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就算说那些话也没人会信的,根本没不要跟那种人置气。”女子梳着一头水波卷发,身上红色的长裙衬得体态婀娜,肤色若雪,一看就是出自名门的大家闺秀。

沈珎在她的身后,瞬间被甩的没了影。

言美音目光从沈珎身上扫过,又对男人露出温柔得体的笑:“琰哥对一个下属都这么照顾,对待另一半,肯定更加细心体贴。”

孟琰眸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相亲对象,大方得体,有素质有涵养,老太太的眼光确实很不错。

只不过……不来电。

“言小姐,我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吧。”

原来孟琰在约会?

沈珎意识到这一点,心说幸好这位小姐没有误会,否则,她真的闯了大祸!

言美音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却还是得体的点了点头。和孟琰的这场相亲让她很满意,前提,没有讨厌的家伙来搅局!

她心里记住沈珎,面上没有丝毫显露,笑着跟孟琰道别,坐上路边停靠的一辆劳斯莱斯,绝尘而去。

沈珎不敢抬头看孟琰,恨不得把头钻到地缝底下!

“刚才还气势汹汹,这就蔫了?”孟琰双手插在腰上,冷厉的眸睨着她问:“你不是说你不需要男人,怎么还来相亲?”

沈珎迎着压力解释:“我确实不需要,只是应付家里……”

“伤怎么样?”孟琰看着她额头歪歪扭扭的创可贴。

“已经没问题了。”

话音刚落,和她相亲的男人慢吞吞的从咖啡馆出来,一看到这两人竟然就站在门外不远处,边走边骂骂咧咧道:“是个什么东西?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