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天命风水师杨天鸣周蝶阅读

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两道人影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逃亡着。

啊。岑妍冰双腿虚浮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她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我跑不动了,你别管

没等她说完话,黎宸泽已经俯身一把将她从地上环抱而起,继续往前跑。

岑妍冰看着多日逃亡下神情略微憔悴地黎宸泽,心里一阵酸楚和不忍:小叔子你别再管我了,我只会拖你的后腿,你自己一人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话语一落,黎宸泽停下了脚步,岑妍冰有些庆幸她最终还是说服了黎宸泽,但不知为何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想着远在京城的家人,泪水慢慢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黎宸泽回头看着身后远处冒起的黑烟,脸色微变,他将怀里的人儿抱紧继续往前冲。

着火了?岑妍冰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越来越大的火势,倒吸了一口冷气。M国这两个月土地干旱万物枯黄,火一烧起来可是想灭都灭不下去!他们这下是彻底走投无路了!

晚霞烧红了整个天空,在秋风的助力下,火焰迅速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一眨眼的功夫便追上了黎宸泽的步伐。

咳咳咳。浓浓的黑烟呛得岑妍冰呼吸困难,眼睛被熏得张不开,好似被一万根针扎了似的刺疼。

黎宸泽也放弃了挣扎,火焰已经沿着鞋子烧到了裤子上,他好似没有任何感觉,面对死亡的降临那张英俊的面容依旧保持着平静。不过那双凝视着岑妍冰的眼眸里有一丝愧疚:对不起,是我害得你被牵连了。

咳咳,不用说对不起。如果没有你,我早被那个畜牲打死了!岑妍冰低头看着那双本该是执笔画画,此时却布满了伤痕且诡异畸形的手,脑海里再次浮现那些惨绝人寰的画面。

她咳个不停,喉咙里一阵火辣辣的,苍白的脸上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好像和你死在一起,还不错。

黎宸泽还以为岑妍冰最后会崩溃大哭,没想到临死之际,她还能坚强地开个玩笑。

岑妍冰的眼睛被浓烟熏得辣疼,泪腺不禁分泌出了水珠,她难受得剧烈咳嗽着。突然,她感觉有一只布满伤痕的手摸到了她的脖颈处,只要稍微使点劲,她那脆弱的脖子便能被拗断。

岑妍冰心里微惊但随即又释然了。

反正也逃不掉了,死前能少受些折磨也是好的,她现在说不出话,只能到了地府里再跟他致谢了。

可是她闭上眼睛等了许久,黎宸泽都没有下手掐死她。

烈火烧着他每一寸肌肤,黎宸泽忍不住跌坐在火堆里,他将岑妍冰死死地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身躯护着她,想让她尽可能地少受些疼痛。

恍惚间岑妍冰好似听到了一句喃喃之语,希望你下辈子好好活着。

那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一边是浓烟的折磨,一边是火焰的炙烤。再坚强的岑妍冰也疼得喊出了声:啊!

岑妍冰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大汗淋漓地喘着粗气,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栗着。

自从上天给岑妍冰一次重活的机会,她便时不时地梦见她跟黎宸泽被烧死的惨状。这个噩梦折腾她许多年,被烈火炙烤的疼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她现在仿佛还觉得身上有火烧的余温。

过了半响岑妍冰才镇定下来,她钻出帐篷简单清洗了一番,动作麻利地把画板和行李收拾好,骑上自行车准备下山。

什么味?岑妍冰看着不远处的浓烟微微蹙眉,这烟看起来不像是村民在烧火做饭。

迟疑了两秒,岑妍冰立马调转车头往浓烟处赶过去。果然,火焰已经烧到了窗户隐隐有要往外继续蔓延的势头,她快速冲过去一脚将门踹开:有人吗?着火了!

屋子里没有人回答,她也不敢进去查看。岑妍冰转身拿起水盆从大缸里勺起水泼向火焰。可是火烧得太快,她这样无异于杯水车薪。

哇啊哇啊。婴儿的啼哭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岑妍冰脸色骤变,看着面前的熊熊烈火,上一世惨死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咬着下唇勺了几盆水从头顶浇下,深呼吸一口气便冲入了火海。

屋子里的浓烟呛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她顺着微弱的啼哭声找到了躺在床上的婴儿。还好火没有烧到床上,岑妍冰急忙将孩子抱起。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冲过来一道人影,猛地将她拦腰抱起冲了出去。

嫂烧这么大的火,你怎么会在这!熟悉的声音让岑妍冰停止了挣扎,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那人的胸前,她明确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岑妍冰深呼吸一口气,她掩去内心的震惊抬眸无辜地看向黎宸泽,微微抬起怀里的婴儿:我在救人。

两人相顾无言,岑妍冰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了,可是现在的黎宸泽根本就不认识她,他们只是陌生人。

哇啊哇啊。婴儿扯着嗓子号啕大哭,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你把我放下来吧,谢谢。岑妍冰垂下眼帘道谢,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岑妍冰笨拙地哄着怀里的婴儿,她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黎宸泽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她。

啊,我的孩子!

一个中年妇女歇斯底里地就要往火海里冲过去,岑妍冰急忙高声喊道:大姐,孩子在我这!

还好,还好没事!我的孩子啊!大姐跑过来一把将孩子从岑妍冰的怀里抢了过去,双手无意识地推了她一下,岑妍冰脚步虚浮往后退了几步,一只温暖的手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小心!

岑妍冰感激地朝他微微颔首:抱歉,弄湿你的衣服了。

湿答答的衣服贴在岑妍冰的身上勾勒出迷人的弧度,黎宸泽不自在地挪开视线,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没事,小心着凉。

岑妍冰惊讶地挑了挑,据她对黎宸泽的了解,一向清冷的他根本不可能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言行举止这么亲密。

难道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