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柄最新章节计嫣闻恪计嫣小说阅读

山风吹拂而过,竹叶沙沙作响,在宋姝的耳里听得甚是分明。

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最终以一个比较诡异的语气向里面的人打了招呼:“容秀才好,我是宋姝。”

阿青浑然不觉气氛的不对,向容执驹介绍道:“这是山那头宋家娘子的女儿,就是我之前跟您说的在雪地里救下的那个小姑娘。”

容执驹扫过宋姝的神色,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淡淡点头,“进来喝茶。”说完率先入内。

宋姝跟在阿青后面进去,一下想起之前第一次见面的事。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看他会这么眼熟了。

他就是容府的管家。只不过她前世在容府呆的时间本就不多,所以也没什么印象。

宋姝回想起在梦境中看到的她死后的那些事情,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尽管前世与容执驹并没有太多交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是一个天纵之才,最后死在战场上着实可惜。

这一世,他的命运轨迹会有所改变吗?

不管怎么说,眼下有一个确定的事实——未来权倾朝野的首辅,现在是她的远门邻居。

容执驹摩挲着茶碗,轻声问她:“你不喜欢喝茶,是吗?”

宋姝回神,有些懵懂地抱着茶盏点头。

她竟然当着别人的面走神了。

容执驹吩咐阿青,“去倒牛奶来。”

宋姝心中莫名冒出一个想法:现在的容执驹,好有人情味。

按时间推算,他现在还不到束发之年。面容俊朗却不锋利,有着少年郎的温润,给人亲和之感。

虽然眉目间依稀可见日后将会露出的锋芒,但气质与后期那位倾世权臣大相径庭;这个容执驹更像是翩翩如风的少年公子,而那个容执驹,给人的则更多是来自当朝宰辅的不可捉摸和压迫感。

宋姝捧着温热的牛奶,安安分分地扮演自己的邻家小女孩形象,没有说任何卖乖讨巧的话。

但凡这个人不是容执驹,她今天肯定要卖力表演一番,但遇到他的话,她怕自己反倒弄巧成拙。

毕竟,容执驹没那么好应付。

容执驹几乎不说话,把她带进房中后,给她弄了一堆吃食后就拿了书在那看,偶尔给她续一续牛奶,给她把拿不到的糕点推过去,好像给她投喂还上了瘾。

他真就当做有个小女孩跑来他家做客了。

宋姝觉得气氛有点莫名的岁月静好。

到后面宋姝吃得直想打嗝、一心想找个理由离开的时候,宋寒星终于来接她了。

宋姝出来后,语重心长地拍拍宋寒星的肩膀,“哥哥,你做得好。”

宋寒星挠挠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突然被夸,最后归功于自己这次没有走丢。

就在两兄妹一起离开后,又一个客人来到了容执驹的住处。

阿青一把抱起脏兮兮的猫,颇有些嫌弃,“这又是去哪儿了?好几天没回来了吧,脏死了。”

容执驹从屋中出来,“人送走了?”

“送走了,”阿青一边给猫清洗,一边回道:“两兄妹一起走的,感情真好。”

他想起这些天村里的风评,不禁笑道:“这两兄妹挺可爱的,现在可是清溪村的大红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那种,特别是妹妹。”

“她?”容执驹回想起今天的情景,嘴角不经意往上几分,“……这两兄妹,挺有意思的,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