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压寨相公李钰柳如仪目录阅读

雨城,紫荆苑3号别墅。

客厅中。

“秦大医生,把离婚协议签了吧,我们林家给你开的价码可不低了。”

西装革履的小舅子林龙,点了支烟,朝着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但是温和帅气的秦毅轻蔑道。

接着随意的将一张离婚协议书,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秦毅侧过头,看向门口被佣人收拾出来,自己的行李箱,不由得自嘲的冷笑一下。

五年的时光,换来的却是扫地出门。

甚至,把他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可真是着急啊!

林若曦,你真就这么急着,想与我撇清关系吗?

五年来,他为了林家尽心尽力,林若曦也从一个穷大学生,成长为了如今大名鼎鼎的美女总裁。

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是你们林家的意思,还是若曦自己的想法?”

秦毅并没有恼怒,平静问道。

“秦毅,你还提我姐干嘛,你们两个如今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和你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了!”

“当初我们林家是用了你不少钱,你也一直为这个家尽心尽力,但你好好想想,现在你配得上我姐吗?”

说到这,林龙整理了下自己的高定西装,不屑的催促道:“赶紧签了吧,拿着我们家给你的离婚费,你爱去哪去哪,可有一点,以后别出现在我姐面前!”

林龙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见秦毅没答应,白了一眼。

“秦毅,你要知道,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诊所医生,一个屌丝罢了,耽搁下去对你没有好处,我们林家的律师团队可是雨城顶级的,我劝你好自为之!”

此言一出,秦毅双眉轻抬。

威胁?

为了把他赶出去,还真软硬兼施啊!

那就试试!

秦毅眸光一冷,将离婚协议书推了回去,起身淡漠道:“这是我和她的事,别人,不配插手!”

林龙闻言嘴角抽搐了下,脸色铁青。

要知道,林龙虽然没有姐姐林若曦如今总裁的身份,但在雨城,走到哪也是别人上赶着巴结的对象。

可现在他居然被一个,自己从来没有看得起过的家伙给怼了。

“秦毅!”

就在林龙怒从心起之时,别墅大门被一把推开,一个年轻貌美,衣着光鲜亮丽的气质美女走了进来。

“姐,你怎么回来了?你今晚不是要去参加龙腾宴吗?”

来人正是林若曦,林龙看到姐姐回来有些意外,不再理会秦毅,连忙上前问道。

毕竟,华国三年一度的龙腾宴,可是鲤鱼跃龙门的绝佳机会啊!

宴会上有着来自全国各地,魔都、帝都等地,各大顶级的天之骄子。

甚至是百亿,千亿为单位的身家的人。

今年的龙腾宴被定在了雨城,这也是为什么林家,要在这个时候和秦毅提离婚的事。

“还是我亲口说吧。”

林若曦回了一句,走过去拿起了离婚协议书。

秦毅看着眼前越来越陌生的妻子,内心五味杂陈。

林若曦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签字吧。”

林若曦把离婚协议书,重新递给了秦毅,眸中没有一丝感情。

“只要你签字,房子,车子,还有五百万现金,全部都是你的了。如果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尽管提,我会尽量满足你。”

听到林若曦冰若冰霜的话,秦毅双眸中满是失望。

原来林若曦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女大学生。

她是女总裁,林家也跻身上流社会,看不起他这个平凡的女婿。

秦毅轻轻点头,什么都懂了,拿起了协议书上的笔,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若曦,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也会变成一个满嘴利益的人。”

“原来,你生活中的一切,全都可以明码标价,就连感情也是,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

“房子,车子,这些东西我全部都不要。”

说完,秦毅走过去拉起自己的行李箱,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去。

他刚刚尝试过,在林若曦的脸上,找寻着任何被胁迫的痕迹。

但他失败了。

原来,就连她也是这么看自己。

也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五年前,自己选择林若曦的时候,林家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

五年,物是人非。

人性,就是这么不满足。

那就不强求了。

等到秦毅离开,林若曦也无力的坐到了沙发上,喃喃自语。

“我是不是太无情了?”

曾经她也认为,秦毅是自己上升的绊脚石,可对方离开的那一刻,还是让她的内心有些刺痛。

毕竟,整整五年的青春,二人有太多的回忆。

看着秦毅离开的背影,林若龙不屑的撇了撇嘴,安慰道:“就那个屌丝?他能帮到你什么?”

“姐,如果在龙腾宴,你傍上个金龟婿,那咱们林家就真一飞冲天了!”

林若曦重重叹了口气,眸中有心失落:“总觉得对不起他,希望他也好吧,总觉得很难过,我想自己冷静会。”

……

叮铃铃。

离开了林家,秦毅手机响起。

他的手机从来没有换过,一直是一部老人机。

“秦圣手,今年的龙腾宴,不知您是否有时间屈尊参加?”

电话那边,正是今年龙腾宴的主办人,东省第一家族孙家的家主,孙永年。

龙腾宴,对任何人都只是通知一声的,孙家有这个资本,孙万年也有这个底气。

可现在,堂堂东省第一家族的家主,却如此卑微,甚至带着一丝讨好的问着一个年轻人。

“不了,我没这个打算。”

心情不佳的秦毅,说着就准备挂断电话。

如果林若曦听到这话,一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

孙家,那可是东省金融界,人人想要巴结的对象啊!

可秦毅竟然这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更可甚,电话那头的孙永年,不禁一点没生气,反而有些诚惶诚恐。

“等等,秦圣手,今年袁宗师也回来,他想见您最后一面……”

袁宗师?听到这个名字,秦毅脑海中闪过一段回忆。

“立山的身体快不行了吗……”

秦毅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眼帘低垂。

秦圣手,这个称呼,还真是久违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