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七零:四岁富婆不讲武德完结版明琴明廷钊赵秀小说阅读

赵利国本来发堵的心里,一下子就通透了,仿佛三伏天儿喝下去一碗冰过的绿豆汤,从头到脚的舒爽啊。

他哈哈笑着,摸出烟来递一颗给邢所长,道:“个小机灵鬼儿,把她姥姥教训我的话都记着了。”

接着又道:“小丫头说冒话儿,刚才没乱说吧?”

刚刚从那十年过来,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的人都活的小心谨慎,特别是当着眼前这个‘公家人’,就怕小孩子口无遮拦说了什么话,被人抓做把柄。

邢俊山看向明琴,就见小丫头向他飞快地眨了眨眼睛。

邢俊山眼尾微弯,笑道:“小丫头机灵着呢。”鬼精鬼精的。

赵利国暗暗松了口气,话题一转,和邢俊山说起民兵的事情。邢俊山身兼多职,公社派出所所长、武装部长,主管整个公社的治安和民兵工作。

正说着,赵秀办完事儿走了出来,明琴立刻张着手跑上去抱住她,甜甜地喊:“妈妈!”

赵秀儿打完电话,心情愉快,弯腰抱起女儿,才和赵利国打招呼:“大哥。”

赵利国笑:“早知道你们娘俩来公社,我就等一等带着你们了。”说完,又给赵秀介绍邢俊山。

“邢所长。”赵秀含笑打招呼。

邢俊山微笑着点头:“赵秀同志,你有个好女儿,又漂亮又聪明啊!”

赵秀歪头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儿,笑着道:“这会儿装乖呢,平时挺调皮的。”

邢俊山笑笑,和赵利国招呼一声,进了邮电所。

没了外人,赵秀脸上的笑容也就敛了,对大哥道:“我刚才给地区的机械厂打个了电话,二哥说的那个故障并不多严重,让二哥带着故障零件过去看一看,他们那边的老师傅看见零件基本就能处理。”

赵利国脸色一滞,道:“你都知道了?”

赵秀笑了下道:“大哥,以后有事儿不用瞒着我。”

赵利国傻愣愣地应一声,一时竟没能再说出什么来。

赵秀是爹娘的老生女儿,从小爹娘疼着、他们哥俩也惯着,虽然懂事知礼,却是个娇气的。嫁给明廷钊,当初那人待她也是极好的。

村里女人们都眼红说秀儿命好,在家里一家人捧着惯着,嫁个男人,不但长得俊有文化,待她也像养闺女。

有了明琴后,就有人开玩笑说明廷钊养了俩闺女……

若非之前的娇气,赵秀也不可能听到离婚,就一下子钻了牛角尖儿去跳河。

就像赵利国自己说的,或许是经历了生死,妹妹是真的不一样了,没了之前的娇气,好像一下子长大了,都能反过来帮哥哥们了。

从小护着弟弟妹妹,突然,被妹妹保护了,赵利国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明琴被赵秀抱着坐上了自行车后座。第一次坐这种人力两轮车,明琴还是有一点点新奇的。

赵利国把秀儿娘俩放在供销社门口就走了,他要去生资站和姜胜林打声招呼。

所谓的供销社,类似于杂货铺子,服装鞋帽、油盐酱醋、日用诸般都有,三间门市房,摆着三面柜台货架子,玻璃柜台里摆的东西还算不少,但货架上的货品却零零落落的,显出几分冷清寥落来。

赵秀和两个售货员都认识,打招呼闲聊几句,买了柳包用的提手和折页,又去副食组称了三斤鸡蛋糕。

梳着俩羊角辫子的苹果脸姑娘叫金凤,把三包鸡蛋糕装进赵秀带来的网兜,一面笑道:“这东西又好吃又不要票,就是真贵,也就你舍得买了给孩子吃。”

赵秀没有多说什么,只叹气道:“没有粮票呀,也没有办法。”

金凤突然往前探了探身,凑近赵秀道:“秀儿姐,县船厂后边那条小街上,每天都有人在那边换粮票……。”

赵秀初中时有个要好的小姐妹袁翠红,两人同桌三年。金凤是袁翠红的邻居妹妹,家就在泰平街上。

当年上学,袁翠红家离得近,赵秀没少去她家里玩,一来二去的,与金凤也熟悉了。

赵秀点头应着,笑着道了谢,拿上自己买的东西,在明琴和金凤的再见声里出了供销社。

赵秀怕小丫头冷,用小围巾帮她裹住头脸耳朵,连嘴巴也捂住了只剩下一双大眼睛骨碌碌转。

这么好的孩子,前世却跟了明家,被明廷钊和向亚丽养成了废物,还对她这个亲妈和赵家所有人都恨之入骨。

一想起上一辈子,长大的明琴颓废、极端、歇斯底里……对着她大骂她不配让她叫妈!骂老赵家一窝子泥腿子,妄想通过她攀上明家,向明家敲诈勒索……她的心又疼的抽抽起来。

她的女儿,她的孩子啊!!上一辈子,没坚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陪伴她长大,是她的错,这一回,她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赵秀捧着女儿的小脸,俯身,在明琴脑门儿上亲了亲,看着女儿水汪汪的眼睛,绽开一个最满足而感激的笑容:“好乖。”

“妈妈香香!”明琴捂在厚厚的围巾里,瓮声瓮气道。

赵秀紧了紧抱着女儿的手臂,眼里满是坚定:女儿,谢谢你,让我有一个重来和补偿的机会。

叮铃铃的车铃响,大舅赵利国来了。

赵利国献宝一样拍着大粱上的小椅子,笑着招呼:“琴琴,坐这里,大舅抱你!”

赵秀一脸惊讶地看着木制儿童椅,道:“恰好遇上个老兄弟,他家俩孩子都大了,这东西用不上了,被我讨了来。”

“这东西好,有了它,再骑车带孩子就方便了。”赵秀真心赞叹着。

这时候许多家长骑自行车带孩子,会让孩子偏坐在大粱上,滑溜溜一根钢管,小孩子坐着不舒服不说,也不够安全。

装了这个小儿童椅就稳当多了,何况这儿童椅设计的也周到,椅脚下端还有踏脚的地方呢。

“嗯,这椅子真是不错。”赵秀又赞了一声,又细心地帮明琴扯了扯裤脚。

“有了这个,你就得后上了,能行吧?”赵利国问。

所谓后上,就是自行车骑起来,后边的人追着小跑几步,跳上后座。也是需要一定技巧和勇气的。

赵秀笑:“行啊,大哥放心吧。”

等赵秀跳上车,赵利国才暗暗舒口气,摇一下车铃,大声道:“坐稳当,回家咯!”

明琴踢腾着小脚,也跟着喊:“回家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