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重生:暴戾战神,撩定你千与千寻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

“二姐姐,我让你用水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你怎么还掉进湖里了?”

丞相府的小池旁,一个浑身湿透的翠衫女子虚弱地伏在地上。

林如玉似笑非笑地踢了踢她软榻的身子,狠狠一脚踩向她的小腹。

“三,三妹妹,是你,你,踹我......”林清浅猛地吐出一口水,剧烈咳嗽了起来。

“没错,是我踹的你!你一个傻子,若不是中了药,凭什么能诞下云王的血脉!我和大姐姐辛辛苦苦设的局,却让你捡了便宜!

只是可怜了你那个孽种,没爹疼没娘爱的,来这世上走一遭,这么快就要去跟他那个短命的爹团圆了!”

“麟,麟宝......”

“对,就是你不待见的那个孽种,你放心,你死后,他也活不长了!”

一旁的林如雪厌恶地皱起鼻子,狠狠一脚踏在了她的指尖:“跟她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动手!林清浅,下辈子,可别这么蠢了!”

“大姐姐......痛痛......不,不要......”

彻骨的痛意传来,林清浅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眼前突地一黑。

恍惚间,林清浅感觉一个细小的光球绕着她的身子转了几圈,小心翼翼地融了进去。

一个稚嫩冰冷的声音同时响起。

“王,请您多保重。”

那一瞬,她周身的经脉仿佛都通畅了起来,再次睁开眼之时,已是一片清明。

林清浅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原本呆滞的眸子此时却透着一抹血色。

“聒噪!”

她伸出手,掐住了不断尖叫的林如玉的脖子。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动手!”

“好你个小傻子,你还敢在我面前叫嚣......”

“找死!”

还未等她说完,林清浅便一把擒住她的腕子,将人丢入了湖中。

林清浅一脚将扑腾着向上游的林如玉又踩了回去,声音冷森:“这么喜欢在水里,那便不要上来了。”

林如玉只觉得浑身如坠寒窟,不敢再乱动。

这平日里任凭他们揉搓的小傻子,怎地变成了这修罗般的模样!

林如雪也被这滔天的杀意弄得两股战战,强撑着身子言道:“二妹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姐妹,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

“玩笑?”

林清浅唇边勾起一抹邪气,“那你也尝一尝开玩笑的滋味!”

话音刚落,林如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咚一声巨响,人已经被扔下了湖。

“啊,林清浅你这个疯子,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清浅冷笑:“好,我等着。”

说罢,她将长发简单束起,没有施舍给水里的林如玉半个眼神,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车夫战战兢兢地不敢回头,就听到林清浅冷漠的声音响起。

“回府。”

马车摇摇晃晃地行进起来,林清浅的指尖轻轻抚摸着掌心冰凉的白色宝珠,眼底一派冷意。

身为与虫族母虫同归于尽的星际女帝,她这缕残留的神识竟然重生在了一个古代文明的位面中,成了丞相府的二小姐。

可惜天生便是个傻子,成了她那两个庶姐妹捉弄的工具。

前世,为了争夺嫡女之位,那两姐妹暗中给她下药想要诬她清白,结果阴差阳错和云王楚云诀发生了关系,成了云王妃。

计划落空后,那两姐妹又开始在她耳边怂恿,让她和云王府决裂,甚至连她亲生的孩子麟宝,也被她亲手抛弃......

刚回府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一个丫鬟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王、王妃......”

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林清浅微微蹙眉。

“什么事?”

丫鬟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半晌她的神色,这才小声言道:“世子......世子病了......想要见您。”

林清浅眉头一凛,下意识问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中了病的!”

丫鬟咬了咬唇,鼓足勇气言道:“昨日是世子的生辰,您答应世子要陪他的,可是......”

丫鬟见她沉默不语,一双杏眼中泛起泪来:“王妃,奴婢斗胆直言,世子昨日滴米未进。就算您不愿嫁给王爷,可世子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您怎能、怎能如此狠心!”

林清浅薄唇微抿,只觉得心中一阵绞痛。

是啊,她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怎地如此狠心!

她一直以为......麟宝是楚云决侮辱她的产物,因此一直对他冷眼相待,在林如雪的指示下欺辱这个仅有四岁的亲生骨肉。

丫鬟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战战兢兢地垂着头不敢作声。

林清浅却只是沉着脸起身:“走,带我去看看麟宝。”

麟宝的别屋离她的屋子很远,两人绕过大半个云王府才到了。

一进门,林清浅就听到管家张伯的哀求声:“世子,您就吃点吧。”

楚麟虚弱的声音随即响起:“不......我要、我要娘亲......”

林清浅心中一颤,连忙加快了脚步。

见到林清浅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张管家下意识地用身子遮挡住了小小的楚麟。

如今王爷下落不明整整三年,整个云王府都被这个蛇蝎妇人把持着,他就算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护得世子周全!

“王妃,您来了......”

林清浅指尖攒紧,看向面色楚白的儿子,心如刀割。

楚麟本就生得瘦小,如今染了风寒,一张小脸更是瘦削得几近凹陷。

看见林清浅,他清澈的眸子中迸发出一丝兴奋,挣扎着便要起身。

“娘亲!”

林清浅连忙按住了他,悲切地问道,“为什么不吃饭?”

楚麟小小的身子一僵,声音颤抖起来:“因为娘亲说要跟麟宝一起吃饭,麟宝遵守约定。”

话还没说完,他就本能地绷紧了身子,死死闭上眼睛,可右手却仍旧死死拽着林清浅的衣角不放。

“娘亲你打我吧,但是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