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妈咪是大佬病娇爹地缠上来 (全本小说) 苏笄傅承泽全文免费阅读

A市,深海大楼地下停车场。

苏笄刚将车子停稳,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屏幕,一边开门下车,一边接起电话,喂,小周,我到公司了。邱少发来的病例退回去,我已经不是在职医生了,任何病人都不接。除此之外的其他条件都可以答应,具体方案

苏姐,不是邱少。电话那头的年轻女人语气十分无奈,我刚接到桃桃的电话

不等她说完,苏笄的眉毛就挑了起来,声音瞬间高了八度,那三个小兔崽子又惹事了?!我刚把他们送到幼儿园,离开还不到半个小时!

女人一把拉开还没来得及关上的车门,又坐了回去,插钥匙,打火,起步,一气呵成!

仅在停车场逗留不足2分钟,便又回到了汹涌的车流中。

车身宽大的七座SUV,在苏笄的操控下,像一条黑色游鱼,灵活的在车流中穿梭疾驰。

耳机里小周的声音更无奈了,苏姐,你慢点桃桃说噗仔在派出所

完美漂移驶过路口的车身,猛的一颤,险些漂出护栏外。

兔崽子!出息了啊!苏笄神情扭曲,狠狠挂断电话,打开导航。

25分钟的路程,仅仅一刻钟后,便到达目的地。

苏笄杀气腾腾的推开派出所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全然不知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的小憨憨。

噗仔虎头虎脑,身形健壮,足足比同龄的小朋友大了一圈,却依旧双手捧着一块比他脸还大的熊头饼干,低着头哼哧哼哧啃着。

熊孩子的身旁,还有一个坐着轮椅的削瘦男人,面色苍白如纸,脑袋无力的垂着,让人看不清脸,却能感受到他的虚弱,仿佛每一秒的呼吸都要用尽全力。

价格不菲的L牌家居服穿在他身上,也生生穿出了病号服的感觉。

苏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自家的熊孩子把人家本来身体就不咋地的病人给吓着了吧?

可兄妹三人中,就数噗仔最老实,要闯祸也不应该是他吧?

苏笄正要上前,陪在噗仔身边的女警便发现了她,您是?

她迟疑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姑娘。

一身活力四射的鹅黄色运动装,踩着同色系的运动鞋,扎着高马尾,不施粉黛,皮肤依旧白皙光滑得泛着光。

看起来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怎么看也和孩子口中妈咪的助理阿姨搭不上边吧?

我是噗仔的妈妈。您看,这是我的证件。苏笄一见她怀疑的眼神,便异常娴熟的掏出了身份证,紧张道,我家孩子犯了什么事?

女警接过证件看了看,便一板一眼的教育起来。

苏女士,孩子不懂事很正常。您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不懂事吗?孩子还没轮椅高,就敢推着大人在大马路上狂奔,愣是把轮椅推出了高铁速度,你说有多危险?!

是是是,回家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育儿子。苏笄满头问号,闻言不禁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她连忙再次打量起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小心脏不断下沉。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自从她进门,这男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过。

该不会真被自家孩子给吓晕过去了吧?!

苏笄挤出一抹卑微的尬笑,气弱道:要不,我先给他看看?

有病赶紧治,抓紧时间减少损失,别真让自家娃把人家病人给祸祸了!

女警闻言也不拦着她,反而催促道:赶紧看看吧!你说你,明明也很关心他,怎么就那么心大,让孩子推着他出门飙轮椅呢?

苏笄讪讪的笑着,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噗仔。

噗仔扬起满是饼干屑的小脸,无辜的冲着她眨了眨眼。

而苏笄走到近处,看清男人的脸,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男人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五官却十分精致,鼻梁高耸,下颌清晰,就连因为瘦弱而微微凹陷的脸颊线条,每一道都像是艺术品。

尤其是那艳丽得有些过分薄唇,宛若点睛之笔,活脱脱一个战损美人从画卷中走了出来。

这样的极品男人,她要是见过,不可能想不起来啊?

苏笄疑惑的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打扰了,便伸出两根手指,搭上了男人的手腕。

随即便皱起了眉头。

气血两亏,脏器衰竭,经脉堵塞严重,这是长期昏迷的后遗症?

可一个昏迷不醒的病人,怎么会遇到噗仔呢?

苏笄诊完脉,又扒拉了一下男人另一只手,果然在手腕上发现了一只市中心医院的病人手环。

姓名:傅承泽?

苏笄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呵,这人还是个熟人呢!

一旁的女警还在继续念叨,行了,既然你老公和孩子都没什么事,就赶紧带他们回去吧。以后好好过日子,可千万别再闹到派出所来了。

老公?!

苏笄一怔,随即脸色更冷了。

好,我这就带!他!回!家!噗仔,我们走!

苏笄咬牙切齿,一手牵起儿子,一手推着轮椅,大步走出派出所。

而轮椅上的男人却依然垂着头,安静得好像等待公主吻醒他的睡美人一般。

走到车边,苏笄一把就将他抱起,放在后座上。

噗仔则分外乖巧的收起男人的轮椅,涨红了小脸,用力将轮椅也抬到车里,然后再迈着小短腿,撅了两下屁屁,就爬了上去。

苏笄关上车门,却没有坐回驾驶座,而是绕了半圈,从另一侧上车,坐到了男人身边。

傅先生,你还要装晕到什么时候?昏迷六年,好不容易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碰瓷我儿子吗?还跟别人说你是我老公?别以为你是邱少的朋友,我就不会跟你计较!

男人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努力破茧的蝴蝶。

双眼缓缓睁开,露出宛若琉璃的茶色瞳孔,眼神脆弱得好像新生婴儿。

他薄唇轻启,茫然又无助,你是谁?是来救我的小仙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