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心上宠小说 苏韵儿陆彦深完本阅读

苏韵儿握着话筒,另一手撑在座机的桌面上,等待着柯律的回答。

对方圆润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轻声温柔的笑着:“当然是您丈夫陆彦深给的。”

眼眸轻轻扑散闪,再次睁眼她已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原来是这样啊。”

还真是敢。

给这样一个人接近自己妻子的机会,也不怕头上变绿。

看来在这个丈夫眼里,他们真的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这样也好,正好顺了她的心。

“我们能见一面吗?”

只听得对面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声音清脆,尾音处理的极为漂亮,像是含着刻意的诱惑。

“为什么要见面?”苏韵儿幽幽问道。

“关于我与陆氏集团的合作。”

“哦……”她轻飘飘地回答,嘴唇的弧线微微往上扯动了一下,“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难道不应该和陆彦深谈吗?”

“是的,但是现在陆总没空,我们时间对不上,我之后又有事忙抽不开时间了,所以只能找你谈,回头你再转告陆总。”

“哦……”苏韵儿从将手收了回来,转身**坐在桌上,抚一下自己棕褐色的长发。

“我可是听陆总说,他忙的时候你来招待我。不过我不想让你破费,咱们约在外边见面吧。”

苏韵儿眼皮慵懒地闪了一下,态度敷衍地道:“行吧,在哪里见面?”

柯律立马报了一个地址过来,很快苏韵儿便赶到了茶馆。

见到柯律的时候,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一双修长的腿藏在西装裤下。左手上还戴了一个精致的手表。

寸头下是一双英挺的剑眉,如星目一般的瞳孔,鼻梁高挺,嘴唇性感。

他温和地将苏韵儿带进环境清雅的包间里,给她倒了一杯茶。

随后歪头微微笑道:“这是这家店的茉莉花茶,你可以尝一尝。”

苏韵儿嘴角悠然抿着,双瞳充满神采,端起茶杯抿了几口。甜甜的香味入口后,又从管道回甜,令人回味无穷。

她点点头表示不错,随后抬头,“谈工作的事情吧。”

只见柯律深深望她一眼,从旁边的文件夹里,掏出了一份文件,随后朝她递了过来。

接过来后,苏韵儿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陆彦深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叠托住下巴,双瞳中传来的是富有侵略味地视线。

“这还只是部分的内容,尚在起草阶段……”

陆彦深脸不红心不跳,半真半假编造着合同内容,一边让苏韵儿看,一边在旁边讲解。

“这就是这一次我要传达给陆总的。回去就麻烦你了。”

陆彦深笑眯眯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对方那如火一般炙热的视线,苏韵儿不是没感受到。

她在对方温柔的讲解画上句号的时候,抬起了头来。

“你看我很久的话,我会很为难的。”

她语气显得困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一丝俏皮的可爱。

陆彦深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你请我看的戏我可都围观了。此外,我还看见网上传苏式股票动荡。”

“我真是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陆彦深摩梭着手腕上的手表,像是不经意间的好奇和追问。

对着柯律明亮的目光,苏韵儿眨眨眼摇头。

“苏式股票动荡估计是受丑闻的影响,我可没有做什么。”

说着,她手腕轻轻一转,目光垂落着,捏起酒杯细细品茶。

股票动荡,他竟然一下子直接问到她头上。

这人不简单。

她心里对柯律的戒备不由提了一提。

“真的吗?”陆彦深有些不信。

“当然,虽然我和我妹妹苏甜甜不太对付,但是苏式集团我说也是我父亲的公司,我怎么会对自家人下手呢?我就是想也得有那个能力啊。”

苏韵儿一双眼调笑着说道。

陆彦深笑笑道:“是吗,好像有点道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查过她,明白她与苏家那三个人的关系。以他这些天来对她的观察,她还真可能这么做。

“说真话你不听我也没办法。好了,事情办完了,我该走了。再见。”

苏韵儿站了起来,将耳前的长挽到耳后,酷飒离开。

她听见背后传来对方追逐的脚步声。

眼睛眯了眯,走到门口时脚步未停,头却转了回去,对着男人挥了挥手。

她刚一转身跨步没走几步,突然被一个低矮的男娃娃撞到了腿。

整个人身子不稳,整个人要歪倒。

突然整个人落入宽大结实的胸膛,一双大手从她的腋下穿了过去。

“小心点。”对方圆润的声音从她耳边传了下来。

苏韵儿仰头与背后的柯律对视,见他目光垂落下来。

她不禁皱眉,嘴巴都合不太拢了。

她自己身手厉害着呢。

完全可以站稳。

这个人是故意占便宜的吧?

看着对方双眼中似笑非笑的神情,她越发肯定内心的想法。

然而不等她出声警告男人,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孩子奶声奶气的哭泣声。

“呜呜呜……你为什么撞我?”

只见那个撞到她的小奶包,此时此刻正**坐在地上,双腿张开,哇哇大哭。

“……呜呜呜……妈妈……我被人撞倒了……呜呜呜哇哇……”

周围的人都朝这边投来了目光。

苏韵儿甚至看到有人用眼神剜了一下她。

一时之间,愣了片刻,随后目光重新看向小奶包,挑高了半边眉毛。

刚刚分明是这小奶包一下子撞上来的。

她就是被人碰瓷了?

还是一个熊孩子?

眼见着孩子哭的越来越厉害,嗓门扯的越来越大,苏韵儿有些经不住起来。

陆彦深见到被碰瓷的苏韵儿,整个人满怀笑意站在一旁围观。

“你开口,我就帮你。”他看出了她的窘迫。

苏韵儿瞅了陆彦深一眼,不打算求他。

她蹲到地上,耐心地跟小奶包解释。

“我没有撞你,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好了,起来吧。”这么说着,苏韵儿伸手去抱小奶包。

哪料对方拍开她的手,“哇啊啊我不听我不听……就是你!呜呜呜……走开……”

“喂……不是我撞你的。”

苏韵儿同样蹙起了眉毛。

就是不管她怎么解释,小奶包不听,就只知道一直哭。

陆彦深把手机放下,见状无奈的笑了下,随后走了过去,蹲在小奶包耳边说了句什么。

等到男人说完撤开,苏韵儿发现这个小奶包竟然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