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和离后,我被摄政王强娶了-和离后,我被摄政王强娶了请叫我阿凌在线阅读

江桥儿唇角的笑容僵了僵,上前一步主动自我介绍说:“贺爷爷,我是桥儿,陆伟霆的堂妹,小时候您还抱过我呢。”

贺峰冷哼一声,又是一番数落:“前段时间,就是这丫头跟你闹绯闻?贺家男人的担当,你也不管了?”

这是温暖第一次看到贺川南被骂,而没有反驳。原来传说中天不怕地不怕的贺大总裁,也会有吃瘪的时候。

活该。

清了清喉咙,温暖继续火上添油:“爷爷,要是我的出现让阿南觉得不自在,我回去便是了。”

说完,她假装就要离开。

“站住。”贺峰气得太阳穴跳了跳,回头瞪了江桥儿一眼说:“你不觉得,应该走的人是你吗?敢挑拨我孙子和孙媳妇的关系,在海城活腻了?”

贺峰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暴脾气,岁数大了才逐渐收敛了些。可是他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生畏惧。

江桥儿吓得不轻,尴尬地告别离开:“贺爷爷,阿南,我先去找哥哥了。”

说完,提着裙子头也不回地溜了。

温暖沾沾自喜,还不忘丢给某人一个挑衅的眼神。跟女人玩儿心机,他还差得远呢。

“跟我来。”贺川南脸色一沉,上前攥住温暖的手腕,转身就走。

陆家庭院很大,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珍稀绿植。拐了好几个弯,两人双双来到一堵花墙后的视觉盲区。

远离了前院的喧闹,被鲜花簇拥的角落成了最私密的空间。贺川南把温暖臂弯里,质问道:“工作群的那些谣言,是你散播出去的?”

工作群?

温暖突然想起来了,离开恒信集团前确实“借用”了程伟的小号,发了一些八卦消息。

突然被贺川南兴师问罪,她怎会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难道不是么?”温暖邪魅地笑了笑。

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有逼疯人的本事。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短短半小时已经在恒信集团内部炸开了。

贺川南成熟沉稳的商业奇才形象荡然无存,被污蔑成为虚有其表的可怜男人。

他能不生气么?

随后,贺川南一把掐住了温暖的腰,把她逼近了墙角。他的力度很大,似乎下一秒,就能把这小柳腰给掐碎。

昏暗中,温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大概挑战了贺川南作为男人的尊严,月光下俊朗的面容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痛……贺川南你再不放手,我要喊人了!”温暖急红了眼。

话落,两片温热的薄唇贴上了她的唇角。强烈的攻势下很快被攻略了城池,把所有的声音淹没于这个霸道的吻中。

同时,男人的身体有了特殊的变化。温暖感觉快被掐碎的腰肢,多了一道突然而来的外力,身体倏然颤抖起来。

“你确定,我是短小快?”贺川南的额头狠狠抵在温暖的眉心处,灼热的呼吸声喷洒在她的鼻翼。

视觉和感官的冲击,让温暖的身体莫名燃烧起来。她咬了咬牙骂道:“变态!”

快不快温暖不知道,但贺川南的那玩意儿绝对不小。

温暖感觉一口气憋在了喉咙处,无法呼吸,难受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看来,贺太太觊觎我的身体很久了,嗯?”贺川南特意拖长了尾音,狭长的眼眸半眯着,慵懒而又性感。

“谁……谁稀罕你的身体?”温暖挣脱男人的禁锢想要离开,却被狠狠撞在了墙上。

角落的灯光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是彼此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对于温暖来说是陌生的。这个男人的心思,就像一张细密而牢固的网,温暖想尽办法也无法捅破。

她现在只想要尽快逃离这种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找准方向抬腿蹭了下去。

耳边响起一声闷响。

“信不信在这里,我就能如你所愿。”贺川南把温暖抱起,抵在了墙上。

温暖又不是小女孩,当然明白贺川南此番话后背的真正意思。

“是谁说了不喜欢浴血奋战?想不到贺总的口味这么重?是现在要么?你先脱,还是我先来?”温暖故意挑衅。

她打赌,有严重强迫症和洁癖的贺川南,不会这么重口味。

果然,黑暗中落在腰肢的力度逐渐变小。

贺川南转过身,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堵墙,语气阴寒冰冷:“让程伟送你回去。”

“我去上个洗手间。”温暖往后退了几步,趁机逃离。

她的心跳很快,仿佛心脏随时会因为失控而撞出这具躯体。直到离开贺川南的视线范围,仍感觉满身都是那个男人的气息。

见鬼!

不就是说了贺川南几句八卦吗?至于把她带到这种地方动手动脚!

哼,反正今晚没见到想见的人,绝对不会离开。

深呼吸,温暖湿润了掌心,使劲拍打自己的脸颊试图冷静下来。刚抬头,便对上镜子中精致的脸孔。

果然冤家路窄。

江桥儿一身新款的香牌套装,大露背、脖子上挂了一串钻石项链,风骚又高调。她那双会勾魂似的媚眼,正直勾勾盯着温暖看。

似乎继续看下去,就能看出花儿来。

“看不出来,你挺有心机的。攀上贺爷爷,真以为阿南就能瞧得起你?”江桥儿还是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脸,看着让人心烦意乱。

既然找上门了,温暖不介意新旧账一起算:“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什么下三流的手段都用,就不怕被狗仔拍到?”

“你说什么?”江桥儿仗着身高的优势,挥手就要甩温暖巴掌,却被紧紧捏住了手腕。

温暖用力一甩,江桥儿往后退了几步倒在地面上,痛得尖叫了一声。

“那两个男人,是你找来的吧?真以为拍几张照片,就能把我从贺太太的位置上扯下来?想抢走贺川南,大胆上呀。”温暖怒其不争。

例如,直接睡了他,生个孩子什么的,还愁入不了贺家的大门吗?

江桥儿精致的脸一青一白,狼狈爬起来就要干架。温暖再次避开,身手敏捷退出了洗漱间。

不偏不歪,江桥儿的额头撞在玻璃门上,痛得再次尖叫起来。她追了出去,步伐很大,轻松抓住了温暖的手腕。

要闹大是吧?外面人多,要闹就干脆闹得人尽皆知。

“你这张脸花了不少钱吧?鼻是假的,嘴巴也是,去韩国打了很多玻尿酸?要不再把胸弄一下,估计贺川南会喜欢胸大的女人。”温暖最擅长火上浇油,瞬间补脑原配和小三抢男人的狗血桥段。

全南城身份最高的人都来参加今夜的宴会,还愁上不了热搜么?

明儿新闻出来,估计贺川南要被气死。

“小贱蹄子,要不是你对阿南死缠难打,贺太太的位置又怎会轮得上你?”

“你不是跟男人私奔了吗?该不会被抛弃了,才滚回来耍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