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总裁爹地霸道宠小说 温乘乘厉明轩完本阅读

“怎么你今天怎么特别的........”

“我也不知道,快嘛.......”

一个单元楼出租公寓里,张伟站在卧室门口,听着卧室里略显急促的声音。

“你老公的好还是我的好?”

张伟在剧烈的颤抖着,听着卧室里妻子的笑声和喘息,他的内心里是冰凉的。

张伟是个大车司机,一个月有半个月都在路上。只不过今晚他没有去送货,提前回来了。

起初朋友邹明说,他只要出去,这个男人就会开着迈腾到他家,张伟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前几天从女儿的口中得知有一个叔叔来过家里,不止一次两次。

今晚张伟偷偷摸摸的回来,开门的时候也万分小心,虽有一点响动,没想到屋里的这对狗男女正在热切中,并未察觉。

和老婆的关系是自从女儿年前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动手术后就出问题了。

张伟为了给女儿凑手术费,只能咬牙一个月跑到底,但顾此失彼,夫妻两的关系就越发紧张。

妻子劝张伟别跑车了,夫妻两一起经营点小吃,但张伟总是不答应,张伟觉得这年头做生意十个人十个要亏钱。

“你......好坏........”

这时候卧室里又传来了声音。

“怕什么?要是有了我养,怕我养不起啊?我又不是你老公那种废物,这样很........”

张伟内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被浇灭,下一刻怒火从两肋蹿出,张伟往后退了几步,突然向前一脚踹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

咣当的一声巨响门开了。

“柳婷你个不要脸的**!”

灯光亮起,屋子里的男女相拥在一起,妻子柳婷面色惨白的道。

“你......怎么就回来了!”

“下来!”

张伟指着床上的男人咆哮起来,男人一脸惧意道。

“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

张伟怒火中烧,眼神仿佛要吃人,柳婷知道张伟的脾气。

“你先听我说张伟。”

下一刻张伟人已经跳到床上,一脚踹了下去,男人一个转身翻下床。

“快点走。”

柳婷尖叫了起来,一把抱住张伟大腿,张伟怒号着,脚下不稳摔倒在床上,他望着眼前的男人拎着一条短裤就跑出了卧室。

“我要杀了你!”

张伟脑子里一片血红,他一把拽住柳婷的头发,直接硬生生把她甩飞,柳婷尖叫哭喊起来。

“你听我说张伟你冷静点........”

“孙子有种别跑啊,给老子站住!”

张伟三步并作两步追了出去,那男人刚跑到门口,张伟直接起脚踹了上去,男人应声倒地,求饶道。

“大哥饶命.......”

张伟怒骂一句扑了上去,二话不说拽着男人的头发,把他像小鸡一样拎起来,男人哇哇大喊着。

“杀人了,杀人了........”

令居都被惊醒,张伟才管不了那么多,怒火化作一记记坚硬的拳头,结结实实砸在了男人脸上,有邻居虽然劝了几句,但张伟这要杀人的阵势,也没人敢靠上去。

男人被张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一个劲的哭喊着救命求饶,张伟不依不饶,拖拽着男人拳脚并用丝毫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

“别打了张伟,我求你别打了........”

柳婷凄厉的喊叫着,张伟怒吼了起来,把奄奄一息的男人按在了护栏边上,男人已经鼻青脸肿,一脸都是血,几个男邻居见状不妙急忙过去拽了起来。

“小张,别打了,你打死他又有什么用?你闺女怎么办?”

正是这一声让张伟清醒了一些,张伟停手了,男人好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张伟怒不可遏的看向柳婷。

“柳婷,老子一天到晚在外面辛辛苦苦的跑车,为了这个家,你在家里偷人,还把人带到卧室里,你个不要脸的**。”

张伟向前一步举着手,哭着的柳婷并没有退缩。

“你打啊,打死我啊?你只知道开车开车,家里的事情你有管过一样吗?我一个人在家,什么都要做,要上班还要照顾女儿,我爸妈那边也要照顾,你呢?回家了只知道喊累,什么都不想管。女儿查出心脏病的时候,你有带她去过一次医院吗?”

“老子不挣钱,你们吃什么用什么?喝西北风啊?”

柳婷一步上来。

“钱钱钱,我要真要找有钱人的和,我会找你?当年结婚彩礼钱我爸妈一分没要你的,还倒拿了不少,经常过来帮忙,你呢?不思进取,整天只想着开车,你能开一辈子?我也在上班挣钱,我还要照顾家里,不但得不到你一句好话,还经常被你吼,我要的是过日子的人。”

张伟气得牙痒痒,被戳中了软肋,他确实只能开车,高中毕业,又不会其他的,几个邻居都过来劝,这时候警察也来了。

半小时后,被打的男人按着脑袋被送去了医院,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他扬言要起诉张伟,警察也在批评教育张伟。

一直到了凌晨2点,柳婷收拾好了东西,拉着箱子要走,张伟木讷的坐在客厅里抽着烟,整个家已经支离破碎了。

“潇潇过段时间要做手术,等手术结束了,我们去领离婚证。要10万块,我爸妈已经凑齐了。”

这话让张伟如鲠在喉,他兜里已经没多少钱了,这几年里每个月的生活开销房子的贷款,以及女儿生病住院的钱都是张伟负担的,为了让女儿的病情有所好转,只能吃没有纳入医保的进口药。

整个家庭因为女儿突如其来的病已经濒临崩溃,而柳婷还得负担她的父母,张伟不想再和这个无情的女人吵什么,他累了,感觉一切都无所谓了。

“你一分钱都不想负担么?”

张伟原本平息的怒火再度被柳婷的这句话点燃,他噌的起身。

“你要多少,要不要我的命?”

柳婷冷笑道。

“你的命值几个钱?”

望着柳婷离去,张伟攥着拳头,这时候眼泪才掉下来,他嚎啕大哭起来,情绪彻底的失控了,他真的已经很努力了,从早到晚的跑车,路上很多时候就一碗泡面应付下,但依然没有钱。

情绪稳定后,张伟拿出一瓶酒,灌下了好几大口,直到醉倒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一大早,电话无数次的响起,才让张伟清醒。

“吴总!”

“你搞什么啊?昨晚怎么没去上货?”

张伟解释家里有事,但电话里却传来了老板愤怒的骂声。

“不想干就不要干了。”

张伟脑袋里嗡嗡作响,他再度解释。

“你家里有事不是理由,我还家里有事呢,以后不用来上班了,你干的这几天的工资我现在就结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