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来修仙吧封神无敌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那美女微笑点头:“奴家名叫小九,乃青丘山修道千年的狐仙,要历经九九八十一劫难,方能证道成仙!”

“而今日被那猎人捕兽夹夹住,就是奴家的最后一劫,本以为将身死道消,却不曾想竟然被公子所救,奴家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还请公子不要嫌弃奴家才好!”

“不嫌弃不嫌弃,求之不得!”

楚河激动的连连点头,这么漂亮的仙女要给他做老婆,谁嫌弃谁脑子有问题!

闻言,小九顿时千娇百媚的一笑,而后直接扑进了楚河怀里,无比娇羞的喊了一声:“相公!”

轰!

软玉入怀,楚河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要炸开了!

当即,就有了反应!

“娘子,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那我们...”楚河呼吸急促,这都能忍住那还是男人吗?

小九抬起头娇羞的嗔了他一眼,媚笑道:“相公,还不行!奴家现在已是仙家,你若与我...怕是身体承受不了,将爆体而亡啊!”

“啊?”

楚河顿时一脸失落,看得着摸不着,这还有什么意思?

“相公莫要失望,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啊!我传你狐仙道经“欢喜天法”,只要你能修炼到极乐篇,我们便可...”

小九已经羞得说不下去了!

“我炼我炼,我现在就炼!”楚河急不可耐的道,为了这个人间绝色,管那个欢喜天法是什么,他都炼了!

看出楚河的着急,小九顿时咯咯娇笑,而后媚眼如丝的道:“我现在传功给公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九便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反倒是楚河,这个时候精神奕奕,感觉自己像是能打死一头牛似的。

他心疼的看着小九:“娘子受累了!”

小九虚弱的摇了摇头:“只要能与相公你相宿相栖,再累也是值得的。”

“相公,这欢喜天法共分三篇,化龙篇!极乐篇!天仙篇!每一篇又分为四层,每修炼一层你都会获得一个神通。”

一听这话,楚河猛点头,欢喜天法,听着也知道该怎么修炼了吧?

而后,小九便施施然起身,同时娇滴滴的嘱咐道:“相公,奴家要走了,你可一定要勤学苦练,莫要让奴家等太久了。奴家先走了!”

“小九,别走!”楚河大声挽留,可小九的倩影却缓缓从他怀里消失。

下一瞬,楚河猛然睁开双眼,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还身处芦苇荡中。

“原来是一场梦啊!”

楚河苦笑一声,心中顿时就有种难言的失落感。

不对!

如果是梦的话,自己的衣服裤子怎么扒了?

楚河惊讶的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他的胸口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红色印记,形状竟然和那狐形玉佩一模一样。

“我真遇到狐仙了?”楚河彻底懵了,这胸口的印记清晰的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而是真真切切发生了。

想起小九那张祸国殃民的倾世容颜,楚河瞬间就感觉内心开始躁动起来:“看来得将欢喜天法尽快修炼到极乐篇才行,然后让小九给我生一堆的小狐狸!哈哈哈!”

可就在他大胆的畅想未来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吸吸溜溜的撒尿声,还伴随着一阵哭声在他的右侧方向传来。

“这芦苇荡里除了我还有别人?”楚河心头一惊,不过这哭声怎么那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楚河好奇的循声走去,拨开一层层芦苇荡,走了不到十几米,就看到一个女人蹲在地上,一边哭哭啼啼的擦眼泪,竟然是李兰芳!

楚河这才想起来,李兰芳就住在自己隔壁村。

而此时的李兰芳似乎还因为丢了工作的事情而沉浸在悲伤中,连有人靠近都没发现。

这可便宜了楚河。

娘诶,白天是老板夫人,晚上就轮到老板情人了,老子今天艳福不浅啊!

可正当这时,楚河却发现了更加震撼的事情!

那就是自己的视线,竟然可以穿透李兰芳的白色衬衫,直接看到里头的...

“为什么我能看穿她的衣服?”

楚河被彻底震惊到了。

透视?

难道这就是小九所说的神通?

这才是化龙篇的第一层就有这么牛掰的神通,那往后获得的神通岂不是更加恐怖?

“哈哈哈,以后还有谁敢瞧不起老子?老子是注定要一飞冲天的男人,什么戴律茂,什么孟雪莹,通通都得踩在脚下!”楚河心中狂笑,这才缓缓将目光落在李兰芳身上。

而这个时候,李兰芳也方便完了,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她,吓得她顿时尖叫一声:

“啊!你怎么在这里?你...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李会计这是要去哪啊?”楚河打着哈哈问道。

“关你屁事?死穷鬼,滚一边去!”李兰芳一直都瞧不起楚河,认为他就是戴律茂的出气筒,一直唯唯诺诺,一点男子气概都没用。

艹!

给脸不要脸?

看到李兰芳不鸟他直接要走,楚河也火了,假装漫不经心的道:“我记得你好像住在隔壁的分水村是吧?你村子里的人知道你和戴律茂不清不楚吗?”

闻言,李兰芳顿时表情狂变,脸色阴沉的盯着楚河:“你想怎么样?”

她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村民们都以她为荣,要是知道她当二奶,他们一家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

她爸妈也会打死她的!

“敢做还怕人说啊?”楚河呵呵冷笑,而后便继续道:“你上大学,学得就是怎么给人当二奶吗?”

听到这话,李兰芳彻底慌了神,不安的看着楚河:“你…你想怎么样?”

楚河呵呵冷笑。

贱人,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刚才那股子得意劲儿哪去了?

当下,他便不怀好意的笑道:“我记得你是为了凑学费才到戴律茂那去上班的吧?为了继续上大学,连尊严都不要了,情愿给那个老家伙当情妇?”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兰芳羞耻不已,把她堵在这,就是为了在她伤口上撒盐吗?

“我想说的是,你的学费我能搞定。“用透视眼看着李兰芳,楚河坏笑道:

“只要你现在能满足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