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被清冷师兄觊觎已久小说_顾醉眠顾遥知净萧何全章节阅读

顾醉眠这边倒是一番其乐融融,殊不知江楼月那边御医们进进出出,抬了一盆又一盆的血水,情势凶险万分。

李隆在门外来回踱步,在他姑苏地界能让太子出这样的事,他是承担不起这份责任,现下他封锁了消息,请了名医救治,而那些刺客来源他已查清楚,竟然是太子束发时处置的庐州刺史的门生,李隆冷哼,居然也敢用卑贱之躯换太子之命,这次真是大意,不过他不理解为何顾醒为何会想致太子于死地。

李隆不解为何顾醉眠会想杀死自己素未蒙面的未婚夫婿,不过她是死是活李隆也不想管,只是不要牵扯到顾圆圆才好,这下有些麻烦了。

江梨一派女主人模样,她安慰李隆不必担忧,却又处处显示自己的担忧,李隆与她客套几句,江梨也不在意,只落落大方随李隆在门外不眠不休的候着,等了一天一夜,御医们才走出来,为首一人说:“禀告太傅,江小姐,太子现下已无大碍,只需好好静养几日,只是何时醒来还得看太子何时愿意醒来。”

李隆点点头,就派了许多婢子随时候着,江梨则是好生感谢,又赏赐了许多金银。

“可算没大碍了,江梨这就为殿下祈福。”江梨两位贴身侍女带了许多佛家祈福东西,江梨含笑望着李隆,李隆面无表没理她,江梨也不急,依旧含笑着,李隆等了会就让管家带江梨寻一处空屋为江楼月祈福。

等江梨走远,李隆的贴身侍卫李维问自己主子:“主子为何晾着江小姐,她毕竟是江国公现在仅存的嫡女。”

李隆轻笑一声:“她不像她姐姐一般品行高洁,心机颇重。”

见李维不解,李隆继续说:“她是嫡女不错,她是江国公发妻独女,但却并非现在的江夫人所生,卑贱之人顺着藤蔓便会往上爬,何况她所有的温柔大方不过是做给人看罢了。”

说完李隆面上的讥讽不断加深,他向来瞧不起这样卑贱且心机重的人,他就喜欢那出淤泥而不染之人,而他更喜欢的就是把莲花据为己有。

李隆想着便不自觉走到府内清池旁,池内莲花开得正盛,此时观赏甚佳,可惜,这莲花十几年前在初遇后顾圆圆时种下,可惜她一次也不曾赏过,她便是喜欢桃花又如何,只要有他在,她便只能如莲花一般种在他家,开在他心里。

明明是他先遇见她的。

另一头管家带江梨找了一处屋子,两婢子赶紧布置起来,江梨又拿了亲自给管家送了些赏钱,管家推辞一番也就收下了。

“听说李太傅不信佛,如今我为殿下祈福,不知可有冒犯。”江梨状似为难。

管家看她纠结自己想要祈福又怕大人不舒服,于是又宽慰几句。

江梨温柔笑笑,管家见无事便行礼离开,江梨目送她离去,人前她向来处事周到。等东西安置好后,她让婢子都退下,自己跪着抄写佛经祈福。

抄写佛经吗?她心是不诚的,她素来不信佛,这不过是做做样子罢,幼时她母亲那般信佛,后来也不是遇到陈世美一样的夫婿,这佛又会保佑谁,又能保佑谁。

此时桃花坞内,时闻寒竟和顾圆圆倒是志同道合,两人皆喜爱诗词,这一日以来顾醉眠看他们整天谈论诗词,耳朵都起茧子了。

“眠眠你可得多学学小寒。”顾圆圆用书本轻敲顾醉眠的头,这孩子真的是一见书就想睡觉。

时闻寒也跟着附和,顾醉眠听得烦了就直接走出去了。

顾圆圆笑笑,有人念叨着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幼时父母早亡,她和兄长一同长大,如今同兄长阴阳相隔也有十年,这个侄女她是真心待女儿看待,这样的性子是不能母仪天下,念及此,顾圆圆想为顾醉眠争取些什么。

一刻钟后就见顾醉眠折了几枝桃花,她用心将它修剪,随机将它插到顾圆圆头上。

“眠眠。”顾圆圆轻轻地摸摸这桃花,虽然落了的花生命短暂,花有花期,一瞬间的灿烂足以永恒。

顾圆圆慈祥地看着她,如今同她刚刚团聚,顾醉眠便如此知她心,真是个好女孩。

“顾姨如此喜欢桃花啊。”时闻寒看着顾圆圆难得的娇羞模样,看得出来她很喜欢。

“自小就喜欢的,但我真正非它不可说因为我夫君像桃花。”

时闻寒自然知道顾圆圆指的夫君是李显将军,那人他听过不少事迹,少年将军,春风得意可惜早死。

自从顾醉眠回来后,桃花坞门外把守的士兵们都撤了,这几日顾圆圆明显舒心不少,可就在他们三人开心之余,来了一路人马,是启帝身边大太监魏公公,他特意来传圣旨。

“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顾家女儿学成归来特此百金以示恩宠。”若是单纯赏赐金子不至于魏公公从洛阳亲自来姑苏,众人还跪着,魏公公接着说:“陛下口谕,顾小姐,您同太子殿下有婚约,如今殿下恰好也在姑苏,想着您同太子一起赶到十月的花朝节,今年一过也该同太子大婚,路上正好培养感情。”

上辈子顾醉眠并未先找姑姑,现在有些事已经改变,这道圣旨来的真不是时候,顾醉眠想得入迷并未理魏公公,还得是顾圆圆接了旨,然后又赏了不少金子,魏公公才含笑离去。

“眠眠,你方才想什么入神。”

“姑姑,我不想嫁给他。”顾醉眠直接了当的把自己内心想法说了出来,顾圆圆也不想强求她,不过好在他们之间婚约只是口头上,于是顾圆圆安抚着她说:眠眠,这事交给我。”

“姑姑你?”

顾圆圆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这姑侄说着,时闻寒才从内屋出来,他不过草民,且现在得了江南毒怪称呼,宣旨时出来反倒增添不少麻烦,因而他方才躲了起来。

“你不想嫁给他所以你才要杀他?你这女子也太可怕了些。”

顾醉眠瞪了一眼,不理她,顾圆圆听出了什么忙问时闻寒,他才把来龙去脉同顾圆圆说明。

听完顾圆圆惊得差点摔倒

“你可真是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