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舒陆景盛离婚后夫人不装了全文全章节颜夏小说阅读

浴室的暖气很足,许鸢站在盥洗台前微微发着呆。

忽然,门被推开。

还没好?男人的声音响起。

许鸢被他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便反应过来。

她佯装镇定的偏头去看向他走来的男人,唇间泛起一丝柔美细薄的浅笑。

好了。她应了声。

明澈的薄唇微微一勾,清隽的面容似笑非笑的,他走到许鸢身后,目不斜视的盯着镜子中的女人。

许鸢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于是准备转身躲避,谁知,身后的男人好似有感知一般的按住她的肩膀。

她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肩膀*/露在外,冷白的肌肤十分打眼,修长的天鹅颈美得令人心颤。

许鸢属于大美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此时明澈的手虽然按照她的肩膀上,但他那双眸子里却没有半分波澜。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镜子上,两人无声对视了几秒,明澈的手指在她的锁骨上来回轻弹了几下,就在许鸢猜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双腿忽然一个悬空,整个人被拦腰抱起。

事情就这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事后,许鸢忍着疼痛躲在被窝里,而明澈则一脸淡然,甚至恶劣到在床头抽起烟来。

他的眸子里冷到没有一丝温度,低头看许鸢隐忍的样子时,竟然还嘲弄般的低笑了一声。

是陆烬不行,还是许小姐为了爬上我的床,提前做了准备。

许鸢听到这话,猛地睁开眼睛,迎上男人嘲弄的神情,她努力隐忍着情绪,巧笑道:反正无论是哪一种,从明天开始,咱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明澈闻言,脸色骤变,他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把许鸢从被子里面拉了出来,凑近,在她耳边冷声道:许鸢,你天生就是个荡/妇。

说完,他动作粗鲁的把她推倒回床上。

身体的疼痛加之男人的轻视使得许鸢控制不住的泪眼朦胧,她死咬着下唇,不让一滴眼泪落下。

就算是我荡/妇,可你还不是上钩了。

见过贱的,没见过像你这么贱的,记住,明天准时到。叮嘱最后这话的时候,明澈的嘴角微扬了起来。

许鸢并未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只是觉得这人无聊至极。

对于他的挖苦一般的言语,她也尽量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随着嘭的一阵关门声响起,室内倾然间恢复了安静。

许鸢躺在床上,目光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其实她也没想过,今晚明澈为了赌一口气儿,真的跟她睡了。

男女间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这些。

经过今晚,她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这档子事儿,跟感情的好坏无关,耳鬓厮磨完依旧能瞬间变脸。

而男人为了女人守身如玉更是天方夜,这不,连明澈这种人不都背叛了自己的痴情,跟她滚到一张床上了。

许鸢休息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编辑了几个字儿文字。发了一则私密的朋友圈。

【没了!】

没呆多久,她便下了床,收拾一番后,离开了酒店。

------

翌日,许鸢到达民政局的时候,明澈已经到了,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挽着他的手。

见到许鸢,她糯糯的喊了一声:许小姐。

女人如水的杏眸上是微皱的眉头,那我见犹怜的模样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

喊完,她象征性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是,明澈不让。

他把女人的手按住,然后才掀起眼皮看向许鸢,那眼眸里满是挑衅。

两人的样子疏离到好像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

许鸢见到这个场面,除了嘴角微微一扯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走吧。她语气淡淡的冲明澈说完这句话便径直往里头走进。

她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一把娇软的声音。

你进去了,那我怎么办呢?

乖乖听话,我很快就出来,你知道的,我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

许鸢并未停下脚步,但还是把那两人前面两句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至于后面的,她没有听清。

反正直到她在里面等了十来分钟,那男人才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