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彦周浩他叫鹿彦全文全章节闲得无聊的仙女小说阅读

一时萧锦佑在饭桌的上首落了坐,含笑看向在场的众人道:“都请坐吧,眹今夜不请自来,倒是叨唠了”。

谢章闻言,忙躬身道:“皇上客气了,您能再次圣驾臣府,实乃微臣合家之幸。”

“谢爱卿,”萧锦佑放下茶盏,笑道:“快跟夫人入座吧,朕还等着给寿星敬酒呢。”

他语气温和,跟平日在龙椅上那个威严的天子完全判若两人。

谢章是老臣了,自是感受到了,又想到他与谢汀澜的关系,知道尽管对方是皇帝,但是自家夫人肯定还是想好好瞧瞧他行为品性的。于是恭声道:“谢皇上。”

这才扶着谢夫人在萧锦佑右手坐了

待未来的岳父、岳母坐下,萧锦佑又瞧一眼立在一侧的谢欺程,道:“谢兄也请入座吧。”

“谢皇上”

谢欺程于是便隔了一个位子,坐在萧锦佑的左侧。

见几人坐下,萧锦佑扫一眼全场,这才问出刚才一来就想问的话:“卿儿呢?”

谢氏众人闻言,皆互看一眼。

“卿儿”是只有他们会叫的。

却未想到有朝一日会从大离的皇帝口中听到。谢章惊讶也不过一瞬,他很快便回道:“回皇上,小女回房更衣了,臣马上派人去叫她。”

“不急,”萧锦佑含笑道:“许是白日累着了,我们且等一等她吧。”

这……

一瞬间,谢章和谢欺程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剧震。

皇上方才说什么?竟然说要等她?

他可是皇帝,可是这天下江山的主人,是所有人都要跪拜的君主。

现在,竟然要等一个小丫头用晚膳?

父子两人心中的震动且不提,只说谢夫人。自萧锦佑一入厅内,她便忍不住悄悄打量他。

上回他来谢府,她错过了,未能得见。

今夜,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未来女婿。

本来,还以为是何等威严之人,却未想到这般和喣。

模样自是不消说的,比之二十年前京中有名的美男子谢章年轻时不知端正多少。

声音也好听,清越悦耳,虽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但语气却十分客气。

倒真像一个来见长辈的上门女婿。

一时间,谢夫人丈母娘看女婿,真是越看越爱。若非碍于他是皇帝,她简直恨不得上前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话话家常。

就在几个人各存心思间,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人还未至门前,声音倒是先传了进来。

“娘,女儿来沈了,方才换着衣服,经睡着了…..”

厅内,谢夫人瞧一眼年轻帝王的脸色,只见他薄唇微勾,似笑非笑,心中暗想,女儿这般疯癫,莫不是让皇上看笑话了?

于是忙高声道:“卿儿,慢点儿,有客人来了。”

“客人?”谢汀澜一边气喘吁吁地进门,一边问:“那个客……”

“人”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看到了坐在饭桌上首的萧锦佑。

谢汀澜一下子喜笑颜开,脱口道:“皇上,你怎地来了”?思念了几日的人竟然从天而降,还有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么?

“卿儿,”一支襟危做不敢做声的谢大人脸色微变,沉声道:“没大没小的,还不快见过皇上?”

“哦”,经父亲提醒,谢汀澜不由的吐了吐舌,忙规矩的行了个裣衽礼,盈盈笑道:“民女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这样的谢汀澜,是萧锦佑未曾见过的。

有些娇憨、有些孩子气,更像一个教养的公主。他眸中的笑意更深了,轻轻拍自己身畔的空位,唤道:''过来。''

“谢皇上。”

谢汀澜忙起身,喜滋滋地走至他身畔坐下。

落了坐,她扫一眼桌上纹丝未动的饭菜,问母亲道:“娘,你们怎么还没开始用膳?”

这孩子…..

谢夫人叹了一口气,用嗔怪的语气道:“皇上命等你。”

“哦。”原来如此。

这下,谢汀澜心中的欢喜又多了一分,他朝一旁的萧锦佑甜笑道:“谢皇上。”

想是跑的急了,她鼻尖上还滴着汗,晶莹剔透,将坠未坠,萧锦佑一下子便想到了邪处,下腹一阵发热。

几日不见她,他着实想得紧了。

夜里忙完公务,在承光殿的寝室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最后还是半夜换到玉露殿,才勉强睡去。

不过即便心中在想,眼下都不是时候。

他今日来,除了见她,可还有别的目的。

萧锦佑于是朝身后侍奉的李茂全使个眼色,后者马上便朝厅外唤道:“进来。”

立时,便有两个小太监抬了一个黑木箱子进来,放置厅中。

随着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萧锦佑与谢夫人笑道:“一些薄礼,还请夫人笑纳。”

皇上的薄礼,哪里会真的薄?

谢夫人接过管家的礼册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千年人参两支、养荣丸一瓶、白玉观音一座、玳瑁头面一套、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念珠一串、福寿绵长宫锻四匹。谢夫人看完,吓了一跳。

这也太贵重了。便是用作太后。太妃的整寿贺礼,都是够的。

她慌忙跟萧锦佑道:“皇上,这些礼物实在太过贵重,臣妇不敢承受。”

“夫人严重了,”萧锦佑笑道,态度和煦,令人如沐春风,他道:“夫人既是卿儿娘亲,便也是朕之娘亲,自古儿子给自己的母亲送礼过寿,只有嫌礼物不足表孝心,却哪有母亲不能受的理?”这话一出,四座皆惊。

他若是沈彬,若是任何一个王孙公子,自然算是谢府的女婿。可他是大离的皇帝。

自古大臣送女进宫为妃之父,又有几个敢认皇帝为女婿的?

萧锦佑此言,一些大学士博览群书之所闻,倒还是头一遭。

一时间他与谢夫人大为感动,看向萧锦佑的眼神,倒是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亲切。

“既皇上盛情,那臣妇便收了。”谢夫人遂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