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的亲妈鱼游十四州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五年前,我妈生病,我辞职照顾了她两个月。

出院后,我正在给她做饭,她突然说:“你以后有了孩子可不要指望我给你带哈。”

我愣住了。

她讪讪解释道:“人家都说憨家婆带外孙,带得再好,还是别人家的孩子。”

我炒着菜,一句话都没说。

后来我结婚生了孩子,她真的只在出月子时来看了我一眼,当天就回了家。

她说家里有事走不开。

我知道,家里屁事没有,是有我的表妹。

表妹是我小姨的女儿,比我小两岁。

她十二岁那年,小姨夫打伤了人,表妹暂时被送到我家寄养。

一住就是十多年。

我们一家三口,原本是两室一厅。

我一间,爸妈一间。

表妹搬过来后,妈妈把客厅隔出来。

是一个狭窄的房间,靠着阳台。

我在心里一万个觉得应该是表妹去住那个隔出来的房间。

可是我妈看着我极其失望的说:“刘念念,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妹妹已经那么可怜了,你马上就要读高中了,你还能在家待几天。”

我把目光朝向我爸,他如同往常一样。

只是内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转向了电视机。

我们家一向由我妈说了算,本着家和万事兴。

只是这个“和”字是有人退让得来的。

以前是我爸,现在这个人成了我。

最后我不仅让出了房间,还背上了自私的一个名头。

我们家就这一个阳台,平时要晾晒衣服。

因此这个房间是没有什么隐私的。

我就向我妈哭求要一个床罩子。

她说:“你当钱是大风刮过来的呀!你当我是捡钱吗?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吗?”

看着她声嘶力竭的样子,我没敢再说话。

可是没多久,我看见表妹换了新窗帘。

粉粉的,充满了少女心。

在她来我家之前,我也曾满怀这样的少女心。

喜欢小动物,喜欢粉色,喜欢蕾丝裙。

可是明明只是她来了而已。

我不再有期待,不再有憧憬。

我很怕我再听到:“她那么可怜,你让让她嘛,你为什么这么自私。”

以前知道高中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是有一些不安的。

可是那一刻,我几乎是满怀期待。

我曾经在外连过夜都不习惯,只想飞奔回去的家。

竟然变得让我每时每刻都好像是如坐针毡。

高中的时候,我有些偏科。

尤其是数学成绩不好,那个时候很多同学都在补课。

我也想去补下这门课。

想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和我妈说。

她先是愣了一下,后又问我多少钱。

我说一学期两千块,我们班的老师私下不补课。

其他班有老师弄这个,两千一学期,每周补两次,已经很划算了。

“划算”这两个字像是一下子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

“你觉得两千块很划算吗?你是挣钱了吗?你可以说这话。”

最终她还是没有给我掏那个补课费,我也结结实实的挨说了一顿。

后来我才知道,我表妹中考没考好。

我妈给她花了很大一笔择校费,那个时候我爸工作有些不顺。

家里经济紧张,自然要紧缩一些。

我表妹那么“可怜”自然不可能缩她的。

我妈开始给我算每一笔花销,她说你们学校的饭菜。

早饭两三块就搞定了,午饭六元,晚饭四元,一天不到十五块。

一月26天待学校,一月吃饭就给你打390块,再给你添一些给你四百五,完全够了。

你之前六百一月,都没剩下钱你以为我们家是有钱人家嘛。

就这样轻飘飘一句话,我的生活费从600变成了450。

其实吃饭也够,但是我不可能完全不买其他东西。

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我基本晚饭不吃,午饭和一个家境贫困的室友合买一份饭。

这样午饭可以省三块出来,晚饭可以省四块。

一天可以省七块。

就这样直到高三,被我的数学老师知道了。

说来奇怪,明明我之前都觉得没什么。

可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竟然会那么难过。

她只说了句:“你这样身体怎么办?吃得消吗?”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却引得我泪流满面。

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而且我都已经这么大了。

老师的办公室是挨着一起的,我是政治课代表。

我以前听过他们说八卦。

看着我哭,她拿出纸巾给我擦眼泪。

她的身上香香的,听说她的孩子都和我差不多大了。

可她看起来却很年轻,不认识她,估计只以为她三十出头。

我扯住她的衣角,极其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您能别说出去吗?”

她伸手抱了抱我,说:“别怕!”

后来她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我还是没去。

为了我极其廉价的自尊心,但是我还是尽可能的维护它。

但是自那以后,她时常会在课后递给我一盒牛奶,美其名曰喝不了。

然后让我放学后去她办公室,她给我补课。

我听见的时候,是很惊喜的。

她的教学水平一直被很多学生称颂,只是可惜她不开补习班。

没想到她愿意给我补课。

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道:“我没有钱交补课费。”

她笑了笑道:“我不要你的钱。”

说实话,我其实猜得到,她不收我钱。

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龌龊。

可是我又暂时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我给她写了张借条。

约定高考以后打暑假工还给她。

她欣然同意了。

自此以后,高三那一年每天放学后,我都在她的办公室。

她总是在给我补完课后,拿出保温桶。

然后拉住我的手道:“帮帮我嘛,我帮你补课,你帮我吃点,他们给我弄太多了,浪费粮食可耻。”

高三整整一年,我吃了她一年的晚饭。

那时候我常想,我以后要赚很多钱。

我要报答她。

原本,我看见其他高三同学都有父母送饭会很羡慕。

可是因为她,我突然觉得很好。

整个高三我和我妈的接触只是买几本复习资料找她要额外的费用,还有放假回家。

表妹的妈妈回来住了两天,表妹和她不对付。

于是她住了我的房间,这下好了。

我连小隔间都没有了,我曾为了这个和我妈争论过。

她只会骂我:“你连忍几天都不行吗?你觉得这个家是你说了算?”

我非常愤怒的想要冲出去。

却突然可悲的发现,我连一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

爷爷奶奶早就死了,最疼我的人早就没了。

去外婆那儿,他们不过是再重申一遍我的小气。

我只能站在那儿任我妈发泄。

好在很快高考结束了,我如愿以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然后开始了我的暑假工之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个刚刚高考完的学生真的很难找到什么好的工作,我只能白天发传单。

晚上去火锅店帮忙。

有天晚上已经是半夜了,我才忙完回到家里。

那个时候我表妹已经是初三了,不小心将她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