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徐薇傲世狂人秦天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我刚才去看了,谢光的鼻子完全成了一团烂肉,牙也被打没剩几颗,现在还迷糊着呢。”

陈老六说道:“县衙大狱是什么地方?好好的汉子送进去也得掉层皮,他这样的连三天都撑不过去。

村长如果真的为他好,还不如现在给他个痛快。”

“哼,这是他自找的!”

张凉放下柴刀,对着谢光呸了一口吐沫。

咳咳!

本来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谢光,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死命挣扎。

“怎么回事?”

村长看向守在旁边的儿子。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开始挣命了。”

刘铁一脸无辜。

“老谭!快过来!”

村长对着人群喊道。

老谭平时以采药为生,算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平时给村里人看点小毛病还行,对于谢光的伤势,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家的,他这是怎么了?”

关晓柔看着四肢扭曲的谢光,有些恐惧:“他不是被鬼附身了吧?”

“世界上没有鬼!”金锋解释道:“他只是被血水呛着了。”

谢光脸上挨了一板凳,鼻腔、嘴里都是血水。

刚才躺在地上还好点,血水都流到了地上,现在被捆起来,血水就会顺着嗓子往下淌,不呛进气管才怪了。

如果金锋这时候去提醒一声,谢光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但是他却站着没动。

被现代文明教育了那么多年,金锋把人命看得很重。

哪怕谢光来他家讹诈,还偷了他的东西,金锋也只是觉得谢光这个人讨厌而已,之前完全没有想过要杀谢光。

可是今晚,金锋动了杀心。

因为他躲在门后听到了谢光和光头的对话。

今晚之前,金锋对于这个世界是抱着游戏态度的。

但是谢光让他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这是一个人命不值钱的时代。

为了几个铜板,甚至只是为了半个窝窝头,就会有人铤而走险。

如果不是唐冬冬纺线到深夜,恐怕现在自己的尸体都凉了。

认识到这一点,金锋的心态开始改变。

忍着不适,冷冷的看着谢光挣扎。

谢光并没有坚持太久,很快就窒息而亡。

和金锋一起关注着谢光的,还有缩在角落的润娘。

看到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断气,忍不住哭泣起来。

脸上有着一丝难过,也有一丝解脱,但是更多的是迷茫。

不管谢光人品如何,谢光活着,她好歹有个身份,现在谢光死了,她就成了寡妇。

这年头,寡妇的命运是悲惨的。

正儿八经的大姑娘都嫁不出去,寡妇更不会有人要。

娘家也回不去了。

活着无依无靠,死了就是孤魂野鬼。

润娘觉得自己漂浮在阴冷黑暗的汪洋中。

周围都是水,没有任何可以攀附和依靠的东西,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就这么无依无靠的顺着黑色的水流,流向更深的黑暗之中。

原本润娘躲在角落里,没人注意她。

但是这么一哭,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她怎么在这里?”

“她是谢光的婆娘,肯定是来给谢光望风的呗!”

“贼婆子,嚎什么嚎,再嚎打死你!”

“上次就应该把她打死,结果金锋心软,现在好了吧!”

“绳子呢,快把贼婆子捆起来,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跑了!”

一群年轻人都以为润娘是和谢光一伙的,嚷嚷着要把她打死。

润娘好像认命了一样,没有求饶,也没有解释,只是一个劲的哭泣。

或许,她也不想活了吧。

看到有人已经拿着绳子过来,金锋赶紧挡到润娘面前:“她不是和谢光一伙的。今晚如果她不是帮我,我们一家说不定就死了。”

“对,是润娘救了我,她不是坏人。”

唐冬冬也赶紧跑出来作证。

“她不是和谢光一伙的,大半夜的来你们家干什么?”

猎户问道。

“这个……”

金锋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他也很好奇,大半夜的,润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润娘,别怕,跟我说,你怎么在这儿?”

唐冬冬蹲下去,抱着润娘小声问道。

润娘也是关家湾的,和关晓柔、唐冬冬都认识,或许见了熟悉的人,润娘渐渐平静下来,哭着说道:

“上次金锋大哥放了我之后,我就回娘家了,可是我哥说我已经嫁人了,又把我送回来了。

谢光家后边就是老坟,我害怕,也怕谢光再回来……冬冬姐每天晚上都要纺线……只有靠着你家的墙根,听着纺车的声音,我才没那么害怕……”

“你害怕,怎么不进来?”

唐冬冬听到润娘这么说,眼睛又红了。

“我不敢……”

“那你这几天吃什么?”金锋问道。

谢光这个人渣,连她的外衣都抢走卖掉赌钱,不用说也知道不会给她留任何食物。

“吃野菜。”润娘小声回答。

对于润娘,金锋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甚至说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为过。

想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以后就来帮晓柔纺线吧,晚上要是害怕,就和小娥、冬冬挤挤。”

“我愿意,我愿意!”

润娘毫不犹豫的答应。

接着又哭了起来。

这次是喜极而泣。

就好像溺水的人,脚底突然触碰到了坚硬的土地,心里一下子变得踏实起来。

可是村长却皱眉说道:“金锋,这样不合适。”

唐冬冬住在金锋家,没人当回事。

因为大家都认为唐冬冬早晚会嫁给金锋。

每天都有不少妇人经过门口的时候,拿两人打趣。

可是润娘不一样。

虽然成亲之后,谢光就到处烂赌,没有和她同房,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却是实实在在的寡妇。

留一个寡妇在家,会被人看不起的。

“没什么不合适的。”

金锋却坚持说道:“明天我在院子里搭个棚子,再多做几架纺车,到时候大娘嫂子们要是有空,也可以一起过来帮晓柔纺线,我给你们算工钱。”

妇人们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七嘴八舌的询问工钱怎么算,管不管饭。

村长叹息一声,安排年轻人把尸体抬走。

在年刘铁抬起尸体的时候,张凉在光头的手腕上看到了一个圆形烙印。

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脸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