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能千金帅炸了沈秋凉完结版沈秋凉陆浓小说阅读

两声枪响。

伴着右手腕被子弹击穿的疼痛,沈秋凉的笑容如一朵盛开的地狱之花般绚烂,对面的最后一个男人,心脏的部位中枪倒地,鲜血喷溅。

身为顶尖杀手,她的左手早就训练的跟右手一样灵活。

不远处爆炸的火光吞噬着黑暗也想把她一并吞下,鲜血混着浓烟,沈秋凉望着浴血而归的少年,任务完成。

她缓缓闭上眼睛,耳畔是谁在嘶吼着护住了她……

“记住,我叫陆浓。”

沈秋凉动了动眼皮,然后沉沉的睡去。

……

七月流火,沈秋凉拖着样式老旧的皮箱,背着洗的发白的黑色双肩包,站在一座三层别墅门口。

“有新的任务,是否接单?”

我接你个大头鬼,老子还是个伤员呢。

沈秋凉看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手机上传来的消息,只觉得刷单的骗子真是太敬业了。

按掉了手机,她看了眼门牌号,又对比了一下手里揉的皱巴巴的纸巾上歪歪扭扭的字。

没错,是这里。

听说这里是锦城有钱人聚集的地方。

还听说这里是她亲生父母住的地方。

沈秋凉内心平静,没什么表情的按响了门铃。

天气太热,晒得她尚未痊愈的头越发的昏沉,一片空白的思绪让她更加的烦躁。

开门的是个年纪四十左右岁的女人,把沈秋凉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目光中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高傲和不易被察觉的嫌弃,她冷冷的打开了精致奢华的铁门。

她冷,沈秋凉比她更冷。

身侧的豪车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沈秋凉嘴角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院子很长,但是屋内毫不压抑的声音穿过庭院还是传到了沈秋凉的耳朵里。

“妈,秋凉姐姐回家了,那我也该回自己的家了,她要是看到我还在这里,怕是会心里不舒服。”

沈秋凉的眼角跳动了几下,她失忆了,但似乎并没有一个妹妹。

“美娅,不是说过了吗?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管她来不来,都是一样。”女人的声音有些刺耳,“她倒是挺着急的。”

“要我说,就这样算了,将错就错,听说那女人未婚先孕,二十不到就生了孩子,身边一直没断了男人,压根没怎么管过她,那天在医院咱们不也看到了,瞧她那德行,美娅,你要是回去了,少不得要受苦的。”

虽说是亲生女儿,可是一想到查到的消息,说她成绩差,逃课打架,甚至还把自己弄成了重伤进医院,谁家小姑娘会这么干,梁雪琴的心里就说不出的淤塞。

苏家是在她老公苏东海这一辈发家的,本来就被人嘲笑是暴发户,原本想着把女儿培养成个名媛,可没想到又被打回了原形。

苏美娅的眸光闪了闪,随后低下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那也是我的命。”

“什么命不命的,我养了你十七年,你就跟我的亲生女儿一样。”

虽说是养女,可这个养女处处优秀,梁雪琴每每出去打牌,牌桌上没人不夸她的,甚至那些有儿子的女人,恨不得现在就把婚事定下来。

精心培养了十几年,要不是一个月前,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突然来到自家门口撒泼,说是当年同个产房生产,抱错了孩子,梁雪琴从没想过女儿这么优秀的基因竟然不是遗传自己。

当年同病房生产的有三个女人,梁雪琴不是没想过抱错的是其余两家。

奈何,DNA报告单不会有错。

那个头部受伤严重,半死不活躺在医院里的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沈红梅不想负担医药费,赶紧把她推给了自己。

屋门从外面被推开,屋子里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沈秋凉忽略掉客厅里那两道视线,身旁的女人似乎并没有给她拿拖鞋的意思。

她不拿,沈秋凉也不拿。

僵持了几秒,女人最终弯下了腰。

妆容精致、一身贵妇气质的女人,耳垂上的钻石耳钉比院子里的车还要闪,她看到一身休闲打扮地沈秋凉微微一怔,随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来了!”

沈秋凉看着眼前的女人,眸光淡淡的,有些恍惚。

女人身后的女孩率先展露了笑容,很主人的招呼着:“秋凉姐姐,快进来啊,爸爸和哥哥去忙了,妈跟我正打算去接你呢,你怎么就自己来了?”

沈秋凉简单的回忆了下,他们刚刚谈话的内容,勾了勾唇急角,笑容里带着一丝痞气,那是苏美娅这种温婉大方的小公主绝对不会有的表情,“我来的不是时候?”

刚刚打了个照面,梁雪琴还庆幸,这个女儿没有被那个女人养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短短几秒她就推翻了刚袭上的印象,脑袋突突地疼着。

这他妈的还是个小太妹。

梁雪琴的脸瞬间就黑了,声音也透着傲慢的警告,“没人教过你好好说话吗?”

沈秋凉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我之前的情况你不清楚?”

屋子里的冷气让沈秋凉舒服了一些,她揉了揉眉心,随手把沉重的书包丢在了皮箱上头,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都是养母沈红梅收拾的,深怕她多待下去,那些医药费就落在她的头上似的。

果然在那样的家庭长大,没有半分的教养可言,想到日后要朝夕相对,梁雪琴的心也跟着疼了。

短暂的交流下来,梁雪琴对这个女儿已经做出了评判,除了这张脸外,没有半分可取之处,当然,这美貌还是自己给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费力的将愤怒压了下来,冷冷的警告着,“我不管你之前如何,从现在开始,你之前做的那些都不能再做了,你放心,我也不会要求你像美娅一样优秀,你……不惹事就好。”

只是这算不上要求的要求,梁雪琴在看到她头上包着的纱布后,也觉得是不是有点高了。

“李姐,先带她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梁雪琴像是送瘟神一样,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女儿给送走。

李姐看了眼沈秋凉,声音寡淡,“小姐,跟我来。”

二楼的一间屋门正开着,里面是装饰的**的公主房,李姐深怕她多看一眼就赖着不走似的,“那间是美娅小姐的,您的在三楼。”

沈秋凉的屋子像是匆忙之中收拾的,没有过多的装饰,但对于她来说,简单干净就好了,真的给她弄那些纱幔珠帘,她怕是要做噩梦的。

李姐很尽职的只把她带到了她的房间,其余的没有多说一句,更没有多做一样。

烦人的手机又开始嗡嗡作响,上面的短信有了些变化,“五倍报酬,接不接单?”

沈秋凉觉得无聊,便把手机随意的丢在枕边,目光落在黑色双肩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