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你是情难自控莫柒柒慕修寒方云珩2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啊,小明,你轻点儿……”

陆明眼前的女人叫王红莲,跟她男人从乡下来城中村开了家红莲商店。

早上搬货物的时候,王红莲不小心扭伤了脚。

“红莲嫂子,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了……”

“嫂子都三十了,身子骨经不住……”

陆明脸上挂着憨憨的笑,手上力道轻柔了几分。

他讶然道:“啊,是么?我还以为嫂子就二十多岁呢,皮肤细嫩细嫩的,大壮哥娶了嫂子真是好福气。”

王红莲听了前半句,眉眼中露出喜色,可听到后半句,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失落。

大壮老实本分,一膀子力气,对她更是哪哪都好,可唯独就是……

哎,王红莲暗叹了口气。

再看眼前的陆明,二十左右的年纪,高高壮壮。

五官像是刀削,锋利挺拔,充斥着浓烈的阳刚之气,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尤其是那双骨节分明,粗壮有力的手!

每每摩挲揉按在脚踝处,疼痛中带着阵阵酥麻,让王红莲泛起阵阵心波。

要说唯一的缺陷,就是那双眸子明明墨如深渊,明如星辰,却偏偏什么都看不见。

他是个小瞎子。

“就你嘴巴甜。”

王红莲回过神儿,扑闪着那双迷离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俊俏的陆明,咯咯笑着。

“小明,想不想娶个漂亮媳妇?”

陆明呵呵一笑,有些难为情地开口,“要是没有红莲嫂子漂亮,我才不要。”

王红莲笑得花枝乱颤,丰腴的身子一抖一抖。

“你又看不见,怎知道嫂子长得漂亮?说不定嫂子是个满脸雀斑的丑八怪呢。”

王红莲盯着陆明那双眼睛,身子往前挺了挺,陆明身上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眼看着快要压在陆明身上,王红莲双颊唰地飞上两抹红晕。

“跟嫂子说说,小明是不是故意装小瞎子,趁机赚女人便宜?”

“才不会,嫂子声音好听,对人也好,皮肤也细嫩细嫩,怎么可能是丑八怪。”

啊!

王红莲刚要说什么,到嘴边的话化作一声痛呼!

“好了,红莲嫂子站起来走两步试试。”

陆明收手,松了口气。

王红莲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本肿胀的脚踝红润光滑,有一股温热的力量在里面流动,哪里还有半丝肿胀感?

她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陆明真有本事。

“小明好厉害。”

王红莲抓着陆明的胳膊,压得陆明呼吸不畅。

王红莲双颊绯红,羞愤又极为不舍地松开,“小明,以后嫂子要是哪里难受,还来找你。”

待王红莲离开,陆明深吸了口气,一扫先前的憨厚模样,眸子深邃,神光华华,哪里还有半点之前小瞎子模样?

他半年前被师傅赶下山,说是二十年前给他定了门娃娃亲,唯有那未过门的妻子可破解他天命孤煞的命格,让他滚下山登门赴约。

当时的陆明震惊极了,在山上呆了快二十年,除了见过陈寡妇和徐寡妇以及赵寡妇偷偷溜进师傅的破道观外,从未见过其他女人!

这咋滴,就莫名其妙多了个未过门媳妇?!

长得好不好看?水不水灵?软不软萌不萌?大不大……

他一概不知!

啊呸!

重要的是能破解他的四象孤煞命格,其他不重要,小命要紧!

否则——两年之后,煞气噬体,神仙难救。

这是师傅让他下山的原因其一。

其二,师傅让他寻找一物,名为‘苍梧令’,其上有凤栖苍梧图。

陆明究其原因,师傅只告诉他此物与他身世有关。

陆明追问之下,师傅却不多言。

“哎,不靠谱的师傅。”

回过神,陆明不爽地嘀咕起来。

下山前,师傅告诉他当年定娃娃亲的家族在叶城,姓叶,至于名字,不靠谱师傅居然说忘了!!

结果,他来到叶城一打听,千万人口的叶城,居然有半数人都姓叶!

一万头草泥马无情地践踏着他那颗稚嫩脆弱的心!

好在不靠谱师傅丢给他一块似叶又似月的青色玉坠,说是当年的信物!

所以,陆明开了这家盲人按摩店,希望瞎猫碰上死……

啊呸,早日碰上能认出这玉坠的叶家人!

这半年来,他过手的女人不计其数,没一个是他未过门的媳妇。

“难不成本帅哥要这么香消玉殒了?”

陆明透过玻璃门的反光,看着自己那张无比英俊的脸,感叹着。

这时,门口停下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从车上下来一名高挑漂亮的长发女人。

一身黑色的ol装,将她身材包裹得玲珑有致,紧致的黑色包臀短裙勾勒出一条完美的诱人曲线。

尤其那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走起路来,仿佛能勾走所有男人的魂儿。

晃得人心神荡漾!

叶青鸾漂亮的天鹅颈微微上扬,领口两颗扣子自然散开,两片白皙之间是一条深邃,让人忍不住遐想翩翩。

她望着眼前这家毫不起眼的盲人按摩,柳眉轻蹙,那双漂亮的杏眼带着一丝犹豫。

实在是眼前的按摩店太破了!

忽然,她秀眉紧蹙,脸色苍白,连带着那红润饱满的香唇都跟着少了几分血色。

砰的一声!

叶青鸾关上车门,蹙着眉角,朝着按摩店内走去。

店内,陆明眼睛贼亮。

半年来,他见过太多太多女人。

要么是如狼似虎的出嫁人妇!

要么是腰肥膀圆的女中豪杰!

像叶青鸾这般年轻漂亮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说别的,单是那两条明晃晃的大白腿,都让他有些挪不开眼。

见叶青鸾朝店内走来,陆明忙恢复帮王红莲按摩的那副憨笑模样。

“美女,哪里不舒服?”

听到推门声,陆明憨笑着问了句。

叶青鸾额间已见一层细密的香汗,她心绞痛的老毛病又犯了。

要不是看了许多名医不见好转,她怎会听信二妹的话,来眼前这家破烂的盲人按摩店试试。

天底下那么多名医和自己的妹妹都看不好,盲人推拿管用?

看着眼前只摆了一张按摩床的简陋按摩店,她自嘲地摇摇头。

“哎,我可真是糊涂了,病急乱投医……”

说着,叶青鸾踏进去的一只脚忙又收了回去。

“美女,可是胸痛的毛病又犯了?”

陆明赶忙开口,这到嘴边的漂亮美妞,可不能就这么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