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4545小说全章节阅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苏浅浅来到爵冠会所顶层的总统套房门口,突然有些忐忑。

今晚,她是来献身的。

但她要献身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暗恋了五年,结婚了三年的合法丈夫顾宁烨。

这三年来,顾宁烨从未碰过她,唯一的一次,还是三个月前,她去国外参加比赛,意外与喝醉酒的他有了荒唐一夜。

事后,她便落荒而逃,此后,他们便再也没见过。

苏浅浅爱了顾宁烨五年,嫁给他三年,八年的感情她对他的爱早已没入骨髓,然而顾宁烨根本就不爱她,婚后他们也没有住在一起,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上个月,顾老爷子被查出肝癌晚期,医生说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在这个家里,只有顾老爷子对她好,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在闭眼前能够抱上重孙。

为了满足顾老爷子的心愿,也为了挽救这段婚姻,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那就是设计怀上他的孩子!

她得知顾宁烨在爵冠会所有个化妆舞会,于是便悄悄的混了进来,并想方设法的将他灌醉了。

若换作是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卑劣的事来,可是现在,她别无他法。

深吸了一口气后,苏浅浅轻声地用门卡打开了门。

里面没有开灯,房间里昏暗一片。

苏浅浅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只听得见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苏浅浅不再矜持,爬上床迅速解开了男人的衬衫扣子。

就在她准备将衬衫脱下来的时候,男人突然抓住她的手,紧接着一个翻身,将她强势压于身下。

肌肤相贴之间,苏浅浅清楚的感受到他那如同炉火般滚烫的身躯。

男人粗重又炙热的鼻息洒在她的脸上,惹得她双颊发红。

苏浅浅没想到顾宁烨会突然醒来,心里不由的慌张起来,一颗心跳的厉害,手脚更是僵硬的动弹不得。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揭穿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顾宁烨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柔儿……"

听到这个称呼,苏浅浅瞬间呆滞了。

柔儿?

他居然把她误认成了穆柔儿?!

那个一直住在顾宁烨心尖上的女人。

这三年来,他之所以不碰自己,无非就是因为穆柔儿,他将那个女人视若白月,却对她的爱视而不见,视如草芥。

一股酸涩涌上心头,眼角也渐渐泛出湿润来。

"柔儿,我好想你,柔儿......"顾宁烨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思念和激动,他一遍遍的呢喃着穆柔儿的名字。

苏浅浅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痛到麻木。

顾宁烨的吻落了下来,带着浓烈的酒味儿。

他的吻狂热而急切。

苏浅浅的心乱了,她知道,如果今晚她没有办法跟他发生什么,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想着,苏浅浅主动的搂上了男人的脖颈,热情的回应着男人的吻,将她所有的感情倾注在这个吻之中。

顾宁烨一愣,但很快便反客为主。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餍足,趴在一边睡了过去。

苏浅浅忍着痛,撑起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摸着黑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她来到酒店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几把脸,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全身遍布青青紫紫的痕迹,顿时觉得又讽刺又心酸。

明明自己就是他的正牌妻子,却要以这种方式爬上他的床,而且还被当成了另一个女人!

滚烫的泪水肆意的在她脸上流淌,氤氲的眸光缓缓移向自己的左手臂弯,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多了一颗小红点,那是一个刚结痂的针孔,周围还泛着淤青。

为了能顺利怀上孩子,她特意提前给自己打了一针排卵针。

呵……

苏浅浅苦笑,她从没想过,为了留住这个男人,她竟能卑微到这种地步。

重整好心情后,她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故作镇定地离开了会所。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刚走,一个纤细的身影便从楼梯间走了出来……

苏浅浅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找出药膏抹在了那些青紫的印记上,她可不能让人发现了端倪。

只是,那些暧昧的痕迹实在是太重了,光凭药膏短时间内根本就消不了,于是她又往上面扑了层厚厚的粉底,这才勉强盖住。

正当她弄好这些准备睡觉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一双长臂打开,一道颀长挺立的身影顿时出现在门口。

“阿烨,你怎么回来了?”

苏浅浅的声音不由的颤了颤。

对于顾宁烨的出现,她有些意外,眼底不由划过一抹慌乱。

他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顾宁烨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一身笔挺的西装被他穿得气宇轩昂,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

“累了吧,我去给你放水。”

很快,苏浅浅便缓了过来,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身朝浴室走去。

谁知,她才刚迈出一步,便听到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我们离婚吧!”

苏浅浅脚下一滞,当场愣在原地,她甚至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刚说什么?”她僵硬的转过头,看着顾宁烨又问了一遍。

顾宁烨走近她,漆黑如墨的眸子直视着苏浅浅。

顾宁烨的个子很高,一米六五的苏浅浅站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孩似的,她殷切的盯着他,琥珀色的眸子氤氲,透着一层水雾。

“我说,我们离婚吧!”

顾宁烨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明显闪过几分不耐,但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

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裂开了!

苏浅浅大脑一片空白,愣在原地良久。

她不敢想象,刚还热情似火的与她缠绵,转眼间便说出了令她窒息不已的话。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极力忍住眼眶里将要溢出的泪水,抬起脸,不甘的问道:"为什么?"

她的声音带着微颤,却极力的保持着平静。

虽然他不爱她,可这么多年,至少在顾老爷子面前,他始终扮演着一个好丈夫的形象,为什么要突然离婚,她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