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晟总蜜宠娇妻完结版顾风苒姬北晟小说阅读

夜色朦胧,初春冷寒。

锦公府内红灯笼高挂,却毫无喜色。

世人皆知,皇帝得了一场大病,寻遍了天下所有名医都无法救治,皇后不得已请了民间师傅查看。

师傅所指,皇帝的病需要以为女子进宫冲喜,方可痊愈。

而这名女子便是锦公府二房的女儿,锦元。

**

清雨阁内,红灯高挂。

灯火照在过道间,映在门窗上,从外面看去,一抹纤瘦的身影坐在窗边,许久都未挪动半分。

莺灵端着姜汤推门而入,白皙的脸蛋冻得通红。

她将姜汤放在桌上,搓了搓双手后摸着脸蛋,看着自家小姐孤单的背影,忍不住心疼。

“小姐,您喝点姜汤吧,冻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莺灵,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锦元看着手里的莲花玉佩,指尖轻轻抚摸着玉佩的纹路,秀美绝艳的脸上布满忧伤,如羽的长睫渐渐被泪水浸透。

“我曾以为他们会把我许配给某个吏部家里或平民百姓,却没想到他们会将我送到宫里,给年过半百的皇上冲喜。”

皇上命不久矣,谁将女儿嫁过去,都有可能都会给皇上陪葬。

进宫,就是死路一条。

而将她已经遗忘了的父亲却在接到圣旨时,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出去,成了给皇上冲喜的物品。

若是她敢逃,父亲就会将母亲的尸体挖出来暴尸荒野,将莺灵卖到红梅院,永世不得赎身。

锦元痛恨的闭上双眸,任由泪水落下。

她好恨!

恨父亲冷落娘,任由娘受大房和三房的欺辱。

恨他在圣旨下达的那刻,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出去挡刀。

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便传来低低的敲门声,“三姐,你在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锦元睁开双眸,敛去眸底的恨意,收起玉佩,柔声道:“我在,你进来吧。”

房门从外推开,锦芳披着大氅,戴着兜帽走进来。

初春的夜透着寒气,她进来时身上也带着一股寒气,将一个钱袋交到锦元手里,安慰道:“三姐,这是我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你去了宫里总是要打点下人的,这些钱你留着用。”

锦元看着锦芳冻得通红的脸蛋,心里有些苦涩,面上却是淡笑的回应:“四妹,谢谢你。”

锦芳叹了口气,怜惜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们都是姐妹,有什么好谢的,倒是你,去了宫里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她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起身整理了下衣裳,低声道:“三姐,我是偷跑出来的,先回去了,被大夫人发现就不好了。”

锦元收起钱袋,点了点头,“你路上小心。”

锦芳走出房间,关好门,趁着夜色浓郁离开了。

莺灵为锦元盛姜汤,刚向前一步便觉得脚下踩着东西了,她低头一看,竟是四小姐丢落的绣袋。

莺灵捡起来,皱了皱眉头:“小姐,四小姐落下东西,我们明个再还给她吧?”

锦元看着绣袋上绣着‘芳’字,伸手取走,“明一早我就进攻了,怕是没有时间了,我给她送过去。”

外面天寒地冻,莺灵怕锦元着凉,还未来得及阻拦,便见她披上大氅,开门走了出去。

夜深寒重,锦元走出暖烘烘的屋子时打了个冷颤。

她离开清雨阁,刚走到走廊的拐角便听到那边传来锦芳的声音,听见提起她的名字,下意识顿住了脚步。

走廊里,锦芳抬眸看向清雨阁的方向,脸蛋上浮现了一抹深深的愧疚,:“毕竟是我亏欠了三姐,给她点银子我心里也好受些,若非是我将三姐推出去,明天进宫给皇上冲喜的人就是我了。”

丫鬟在一旁走着,闻言赞同道:“小姐说的是。”

锦芳回头看了眼别院,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今晚一别,兴许就永不相见了。”

怎么会是这样?!

锦元怔在原地,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锦芳说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

原来爹爹选中的是锦芳,但锦芳却将她推出来。

难怪她会大手笔的送自己银子,是想买个心安吗?

“小姐,外面这么冷,你快回屋,我去给四小姐送绣袋。”

莺灵找了一圈才找到锦元,看着小姐安静的站在拐角的墙边,白色的兜帽盖在头上,遮住了额头,只能看到鼻翼和被冻得通红的唇畔。

她察觉到锦元的不对劲,刚想询问,却见锦元却抬起头,眼眸在暗光下清冷无比,“我们回去。”

她原以为这锦公府只有锦芳对她真心相待,到头来终究是自己错信了。

原来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真的可以毫不犹豫的将另一个人推入火坑。

*

翌日,天刚亮,皇宫的马车便候在了锦府外。

锦元穿了身新衣裳,莺灵搀着她从清雨阁走向锦公府外,一路上竟无一人来看她最后一面。

锦元走到马车前,踩在长凳上,进马车前又抬头看了眼锦府。

这一刻,她脑海里闪过了许多往事。

母亲逝世,这些年饱受欺凌,她忍辱负重,盼望有一天能嫁出去摆脱锦家。

如今她如愿了,却又坠入了另一个深渊。

锦元进了马车,闭上眼,将眸底的泪水狠狠的逼退,若她不死,这些年所受的屈辱将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马车进了皇宫,按照皇后吩咐,需将冲喜的女子送进皇上的寝宫,陪皇上待三天三夜,再焚烧掉皇上身上的旧衣即可。

裘公公奉命过来,对马车里的人吩咐:“锦姑娘随咱家来,其余人都退下吧。”

莺灵闻言,看了眼马车,一时间有些慌了。

锦元掀开车帘,裘公公看着走出来的人儿,白皙的肌肤如雪般精致,穿着浅粉色的衣裙,臂弯间挽着流沙,两边流沙垂落在地上,弯细眉,一双星眸透着一股子清冷,唇红齿白,倒是比锦家那位二小姐美多了。

锦元双手放在右侧行了个礼,温声细语道:“劳烦公公给我的婢女安排一个住处。”

裘公公仔细瞧了眼她,对她的相貌甚是满意,说道:“这些事咱家自有安排,锦姑娘随咱家来。”

莺灵不太放心,但见到锦元递给她一个眼神,这才忍住性子,不太情愿的跟着一位嬷嬷离开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