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辞镜重生免费小说鸭圣婆全文阅读

终究还是逃不过。

苏辞镜看着眼前的大片灼红,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气。

反倒觉得这一切狰狞可怖得好似恶魔的血口,随时能将她囫囵吞掉,连骨头也不剩。

“辞镜,你要是不愿意......”于氏虽然竭力忍着眼泪,身子却明显微微颤抖着。

“不愿意又能怎么样?”苏辞镜打断道。

于氏被她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

却听她又接了下去:“圣旨已下,不愿意就是抗旨。

抗旨......可是要诛九族的。”

“诛九族。”于氏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不会的,皇上才刚刚赦免了你爹的死罪,皇上还是顾念和你爹之间交情的。

对,我去求皇上。

我去求皇上撤回这道旨意。”

于氏说着,就要迈步朝外走。

却被苏辞镜死死抓住。

只见苏辞镜的双眼憋得通红,声音冷得几乎没有温度:“交情?

你真以为皇上赦免爹的罪,是看在往日的交情上吗?

苏家三代,劳苦功高,这次爹受冤入狱,证据本就不足。

再加上太后大寿,大赦天下。

皇上不赦,反倒情理不合。

如果真有交情,皇上又怎么可能在明知我与薛家二公子有婚约的情况下,让我嫁给他哥哥做妾呢?

未婚夫变小叔子,这不是摆明了要羞辱我,摆明了要我抗旨吗?”

“你的意思是说......”于氏只觉得寒意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全身。

“皇上想要的,并不是爹的命,而是我们全家的命。

所以我今天愿意也得嫁,不愿意也得嫁。”苏辞镜淡淡说到。

听到这话,于氏的眼眶更是红了一圈:“可要你嫁过去给那个天杀的做妾......”

“只要能救我们全家人的性命,不管要我做什么,都值得。”苏辞镜说着,便抓过于氏的手:“娘亲,这次我同意嫁过去,让皇上失去了对我们家发难的机会,皇上心里一定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

此去薛家,怕是有去无回。

今后家里的一切,就仰仗您来操持了。”

娘亲?

听到这两个字,于氏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她并不是苏辞镜的生母,她嫁到苏家这么多年,苏辞镜也从未喊过她一声娘亲。

她一直幻想着或许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

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竟然是五脏六腑都被剜过一遍的痛。

她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却已经传来了毫不客气的催促声:“吉时快到了,耽误了时间,对谁都不好。”

苏辞镜拍了拍于氏的手,仿佛把所有未说完的话都寄在了这个动作中。

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出去。

压轿,上轿,放下轿帘。

眼前再无熟悉的一切,唯有满目血一般的猩红。

“辞镜,辞镜......”眼看着轿子就要走出院门,于氏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

她猛地冲出屋子,就要拦轿,大有一种今日就是死在这里也要护住苏辞镜的架势。

却直接被走在迎亲队伍最后的女子一脚踹翻。

动作之快,就好似她早预料到于氏会冲出来一样。

不,不是好似。

而是她就是知道。

她不仅知道于氏会冲出来,她还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

甚至这一天以后会发生什么,未来会发生什么,她都清清楚楚。

“你......”于氏被踢得头昏目眩,却还是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别白费劲了,你救不了她的,今天,就是苏辞镜的死期。”女子冷冷说到。

前世所有的记忆和仇恨统统翻涌而来。

袭得她几乎有些站不稳。

前世,她本来应该成为流琊的妻子,陪着流琊一起走过最黑暗的那段路,再陪着他坐拥天下,享尽荣华。

可这一切的一切,却都被苏辞镜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苏辞镜不仅抢走了属于她的生活,更被流琊宠上了天。

万里山河为聘,只为迎苏辞镜一人为后。

她妒,妒到巴不得扒了苏辞镜的皮,抽了苏辞镜的骨头,啃食苏辞镜的血肉。

但她最恨的,是她自己。

她为什么没有抓住流琊?

为什么让苏辞镜有机可乘?

为什么......落到被苏辞镜一杯毒酒赐死的下场?

幸好,老天对她不薄。

竟然在她死后又让她重生了一次,让她回到一切还未开始之前。

回到苏辞镜和流琊相遇之前。

苏辞镜,这一次,我林娉月一定要报前世之仇。

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都下去吧。”一个猥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辞镜下意识的轻皱了皱,即便被头盖挡住视线,她也可以从声音分辨出,是薛洋来了。

薛洋。

她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光因为他是她未婚夫的哥哥,更因为他是京城出了流名的流氓恶棍。

良家妇女,强抢人妻,甚至有姑娘不从,他就狠辣的逼死了姑娘全家。

自从知道她与薛家有婚约,她就对薛洋这人十分不耻,没想到......

命运对她真是残忍到了极致。

薛洋的脚步声缓缓靠近,苏辞镜绷紧了身子,双腿下意识想逃,理智却死死的抓住自己。

不,不可以。

她不可以逃。

从她接受皇帝赐婚开始,就已经接受了这个命运。

就已经把自己豁出去了。

苏辞镜没有逃,头盖下仅有的视线里也终于出现了一双暗红色的喜靴。

但不等她看清楚喜靴上暗金色的花纹究竟绣了什么图案,就已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倒在了床上。

“啊......”苏辞镜惊呼出声。

这力量却根本不理会她,直接欺身而上,将她死死的压在身下,疯狂的撕起了她身上的衣服。

苏辞镜虽然未经人事,却也不是完全不懂这些事情。

巨大的恐惧和心底压抑已久的酸楚瞬间涌出,激得她全身发抖,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作为黎国第一异性王的女儿,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可如今,她却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是挣扎不了,而是不能挣扎,苏家满门的性命都系在她身上,她不能有半点差池。

泪水快速从眼角滑落,苏辞镜慢慢闭上眼睛,仿佛是要用此迎接命运接下来的风暴与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