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悸动章节沈昼陆听音免费阅读

九月一号。

开学第一天。

昨晚下了一场雨。

陆听音推开大门,雨水浸渍在空气里,裹挟着夏末的燥热,像是织了张无形的网,连呼吸都变得稠闷黏腻。蓝白色校服贴在汗涔涔的皮肤上。

她不适地吐了口气。

转回身关门。

忽地,耳边响起一串急促的鸣铃声。

自行车车轮滚过地面,碾压在被雨打湿的落叶上。

来人在她面前停下,“小鹿,早。”

小鹿是陆听音的小名。

陆听音关好门,把钥匙放进口袋里,兴致乏乏地应:“不早了。”

闻言,林周逸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半啊,不晚啊,我记得平时我们不都是这个时间点去上学的?”顿了下,瞥到她没把自行车推出来,问道,“今天不骑车?”

“不骑,热。”陆听音回。

“那上来吧。”他往后座歪了歪头。

“嗯。”

车子往前骑了十几米。

林周逸忍不住:“你说咱俩还在一个班吗?”

南城十三中作为南城最好的中学,除了国际班的学生不参与大小答案以外,其他学生都会参加月考进行排名。学校也会根据名次高低将学生依次划入尖子班、平行班。

上学期两人不仅是同班,也是同桌。

填报文理分科表时,两个人都填的理科。按照往常,他们应该仍旧会进尖子班,但林周逸有些发愁:“但我数学没考好,最后一道大题都没时间做……”

“……你说我会不会考不进一班啊?”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的回话。

林周逸在前面路口停下,等绿灯的间隙里,回身看她,见她仍旧是一脸情绪不高涨的样子,问:“怎么,心情不好?”

“嗯。”她直白承认。

“一大早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我和我哥吵架了。”

“你俩一年能吵八百次架,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儿?”

“我要喝甜豆浆,他要喝咸豆浆,”她语气闷闷,“然后我俩就吵起来了。”

林周逸好一阵失言:“最后谁吵赢了?”

陆听音没吭声。

见她这反应,林周逸明白过来,笑里藏了几分窃喜,“平时不是挺能说会道吗,怎么到你哥面前就怂了?”

“这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就因为他是你哥?”

陆听音抬眸撇他,语气含糊:“我尊老爱幼,不行吗?”

林周逸嗤声,才不信:“切——”

隔了好几秒,才听到她略有些别扭的回答。

“因为他给钱。”

“……”

“你没钱吗?”

“昨晚和他打赌,输光了。”说到这里,陆听音郁结更甚。

林周逸憋着笑,恰好绿灯亮起,他用力踩下脚蹬,自行车往前驶去,风带着他略显玩世不恭的声音,“不就是杯甜豆浆吗,我给你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