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深情荒凉梦喜花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没有人知道徐子谦去了哪里,即便是米星儿。

那天米星儿跟景延琛的对话,病房外的徐子谦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当米星儿找到他的时候,他主动开了口。

哪怕到了最后,他也不忍心让米星儿留下心结。

他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哪怕你要离开我。”

这天,是徐子谦的生日。

清晨,米星儿做了一个徐子谦最爱的香草蛋糕。

景延琛出现在她身后,端起蛋糕打量了起来。

“今天怎么想起做蛋糕,是什么好日子?”

米星儿立马将蛋糕夺了过来,慌乱遮掩道:“我最近在学做甜点。”

景延琛扫了她一眼,说:“那刚好让我检验一下你的成果,让我试试。”

“这是香草味的,你不喜欢。”

米星儿说得婉转,景延琛了然,不再继续下去。

他亲手泡了两杯咖啡,递给米星儿一杯,不紧不慢轻啜起来。

没有加奶的黑咖苦极了,景延琛笑得淡然。

他对米星儿说:“我也想吃蛋糕了,等下你能帮我去皇后大道的乔治甜品店买一个我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吗?”

见景延琛不再在香草蛋糕上做文章,米星儿舒了口气。

“好,我这就去。”

说着她解下围裙,小心翼翼将香草蛋糕放进了冰箱里。

出门前,景延琛又嘱咐她:“到了店里你跟老板说,一定要约翰亲手做,不然我不吃。”

米星儿点头,“好,我记住了。”

话落,她裹紧了大衣走进了风里。

景延琛站在门口目送米星儿的背影,渐渐的,渐渐的消失在街角。

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景延琛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我把她还给你了。”

乔治甜品店。

米星儿推开复古的大门,快步走了进来。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面包的香味很快让她从寒冷中回过神来。

她直奔前台对服务员说:“你好,我要一个巧克力蛋糕,请让约翰亲手制作。”

说着她熟练的拿出三倍费用,礼貌的递给了服务员。

收了钱的服务员有些纳闷,她们店里根本没有一个叫约翰的糕点师。

只有老板才叫这个名字。

“你确定糕点师傅的名字叫约翰吗?”

米星儿笃定点头,“是的,没错。”

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出门前她还跟景延琛确认了一遍,绝对不会搞错。”

“可是,”服务员面露尴尬,“我们店里没有叫约翰的糕点师,但我们的老板叫约翰,他是个中国人。”

“中国人?”米星儿有些惊喜。

服务员点头,“是的。”

说着她突然伸手指向门口,“他来了——”

米星儿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门口,霎时间她的热血直冲脑门。

约翰朝她走了过来,他笑着,像春天的暖阳。

“米星儿,好久不见。”

日思夜想的声音真实的响了起来,米星儿的泪腺失灵了。

她哭了,嘴角却勾了起来。

“徐子谦,你去哪里了?”

徐子谦深吸了口气,眼睛泛起湿润。

他说:“我去了很多地方,以为能忘记你,可是我翻山越岭还是忘不掉你。”

米星儿噗嗤一笑,“你不介意我曾经放弃你?”

徐子谦郑重摇头,他说:“我曾听过一句话,真爱就是你放弃一百次,他还是会回到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