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明王写的小说老子是暴君皇帝小说全文阅读

大楚帝国,帝都龙城,淑仪寝宫。

项坚迷茫的睁开眼,看着周围黄色的幔帐,他一脸懵逼。

今天不是《极品皇帝》杀青的日子吗?

他作为导演,不是应该正在庆功宴上喝酒吗?

这是哪里?

“皇上,您醒了?”身旁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

项坚回头,看到一个穿着很凉快的女人。

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鼻尖上都是冷汗。

她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正哀伤中带着惊喜,忐忑的看着他。

项坚一皱眉:“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哪个演员?不知道国家现在审核的很严,脱成这样根本就过不了审?”

项坚有些生气。

现在的女演员真的太不像话了,为了红,为了火,什么都做得出来。

“皇上,您,您说什么啊?这里是臣妾的长乐宫,我是您的颜淑仪啊。”颜淑仪还一脸无知的看着他,急忙说道,“您不要动,臣妾这就给您叫御医!御医,御医,快点过来看看,陛下醒了!”

项坚睁大了眼睛,突然间,觉得头痛欲裂。

脑袋中疯狂的涌入了大段大段不属于他的记忆,让他几乎崩溃。

大楚王朝,国号永安,长乐宫,项坚,娘娘,丫鬟,御医……

天啊,他穿越了!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项坚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啊,皇上,千万保重龙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要打,您就打臣妾,臣妾愿意被您打!”颜淑仪急忙跑了过来,死死的抓着项坚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项坚脑海中一片混乱,他闭上了眼睛。

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两世记忆在融合,他需要一点时间消化。

御医急急忙忙的进来,眼睛根本不敢乱看,给项坚把脉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王御医,陛下,陛下的身体……”

“回禀娘娘,陛下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陛下服药过多,一时兴奋才导致的昏阙,稍后微臣给陛下开点药,调理几日便能获得痊愈。”

“好,好的,月狐,麻烦你送王御医回宫,跟他去给皇上抓药。”

“是,娘娘。”

月狐答应了一声,跟着王御医离开。

抓了药,月狐急匆匆回去,王御医倒是冷笑一声,拿起笔写了一封密信:“皇帝老儿的身体已经透支严重,最多还有一年时间,应加快行事。”

然后召唤过来一个贴身下人,将信笺送了出去。

长乐宫中,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项坚这才疲倦的睁开眼睛。

他搞清楚了。

不仅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九五之尊。

这个朝代叫大楚王朝,一个根本没有出现在历史上的朝代。

月狐端过来汤药,交个颜淑仪,颜淑仪吹凉了之后,才轻声说道:“皇上,臣妾fushi您吃药,吃了药就好了。”

颜淑仪的声音很温柔,一听之下就让人沉醉。

项坚坐起身,摇头道:“我没事,不需要吃药……”

“啊,皇上,臣妾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请您责罚!”颜淑仪急忙跪下,拿着的药碗都在打颤。

满屋子的丫鬟,太监都跟着跪下,都在微微的颤抖。

看那模样,好像犯了什么天大的罪孽。

“你们这是干什么?”项坚还有些发蒙。

“您乃九五之尊,是大楚王朝独一无二的存在,岂能用‘我’这样卑贱的称呼?”颜淑仪颤抖的说道,抬起头,泪眼婆娑,“古语有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果皇上想要杀臣妾,直接说就是了,臣妾愿意先下黄泉!”

项坚倒是皱眉,称呼自己不说“我”,那说什么?

说了“我”,满屋子的人都吓成了这样?

哦,对了,要说“朕”。

项坚忽然找到了一点做皇上的感觉,皱眉说道:“太监都出去。”

“奴才告退。”

“你们几个人过来。”

“是。”月狐带着四个宫女走到了项坚的跟前。

“把你们的衣服都脱下。”

月狐和四个宫女没有任何勉强,脱掉了衣服。

一时间,玉体横陈,衣衫全解,几个人都略微羞涩,但却不抗拒。

其实她们心里也都疑惑,皇上这是要干什么,要宠幸她们吗?

项坚浑身火热,舔着嘴唇说道:“还真好使?哈哈哈,那我,哦,不对,那朕以后不是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痛快,真是痛快!”

颜倾微微的咬牙,从旁边拿过一根金色的长鞭,双手举过头顶:“皇上,请你念在龙体未愈,轻轻鞭挞臣妾,臣妾受伤是小,有损皇上的龙体事大。”

颜淑仪也脱去了衣衫,只留下一件薄薄的轻纱,隐约可见,她的身上俱都是鞭痕。

项坚有些纳闷。

因为有些鞭痕是新伤,有些是旧伤,新伤覆盖旧伤,就好像一件精致的瓷器,上面布满了裂痕。

他微微的咬牙:“朕倒是很奇怪,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朕的淑仪?说出来,朕为你报仇!”

项坚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淑仪的泪水就滚落了下来。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除了皇帝,谁还能、还敢鞭挞她这个淑仪?

“说,朕让你说!不然,诛杀九族!”项坚愤怒的说道,主要是因为他想试试诛杀九族的威力。

“皇上不可!臣妾,臣妾如实说来,请您息怒。”颜淑仪浑身剧烈的颤抖,诛杀九族,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罪名,她承受不起,只能大着胆子以头触地:“一个月前,皇上被琴声吸引,前来长乐宫,是臣妾接待的您。臣妾见皇上高兴,就说,就说……”

“说什么?”项坚也反应过来,莫非跟自己有关?

“啊,就说皇上不能独独宠-幸秦贵妃,说这是误国,皇上龙颜大怒,就鞭挞了臣妾,臣妾身上的伤,都是您打的啊。”颜淑仪终于痛哭出声,但她强忍着,双肩在不停的抖动。

项坚无奈了摇摇头。

果然,果然是他这个混账皇帝打的。

这个皇帝也挺狠啊,怎么舍得打娇滴滴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