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天武帝小说方阳元帝目录阅读

夜晚,宁海某警局。

青年坐在冰冷的板凳上神色恍惚,消瘦的脸庞有些红肿,额头上未干的血迹,显然是被人狠揍了一顿。

双眸凝视对面冷若冰霜的女人,内心猛地掀起了惊涛巨浪。

“雪儿!你还活着!”

随着内心一声嘶吼,青年眉宇紧锁,眸子射出一道精芒:“我真的重生了?”

往事犹如骇浪一般涌入青年脑海中。

青年名叫凌宇,前世是三千世界的紫霄天帝,医术通天,武技绝世,潜心炼丹十年,炼制一颗可让人直达混元之境的虚灵丹。

本以为服用此丹便可以证道混元境地,不料被自己最相信的兄弟真武陷害,三千仙尊将他围困在祭天峰顶,逼不得已才自爆元神,以求重新来过。

“区区一颗虚灵丹,就能驱使你出卖陷害我,此仇不报,本帝颜面何在?”

回忆当初,暴怒从凌宇心底喷发,双手紧握拳头,指甲陷入掌心。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再次看向女人。

此刻女人秀眉微蹙,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凌宇“签字吧。”

说着将一份保释书推到凌宇面前。

面对一个扫皇被抓的“丈夫”她还能表现这般冷静,已经让人十分不理解。

她叫宁雪,是凌宇的妻子,宁海四大美女总裁之首的冰山美人,多少男人朝思暮想要得到她,可她却毅然决然嫁给了还是废物的自己!

“当年是我辜负了你,这一世,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绝对不允许有人欺负你!”

凌宇的眸子闪过一道坚毅,暗暗发誓。

回忆就像一根撬棍,硬生生将他尘封已久的伤疤慢慢撕开。

原本凌宇只是一个单亲妈妈养大的普通青年,生活虽然有些拮据,却也无忧无虑。

可直到他二十岁那年,母亲被一场车祸夺走了生命,至此所有的安逸统统化为泡影,生活犹如噩梦一般缠绕着他!

当有一天,那个男人带着自己做了鉴定之后,凌宇才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卸掉所有防备的他一度认为自己还有一个家。

可万万没有想到,凌家的出现才是真正噩梦的开始,还将他推入了万丈深渊。

母亲是他们口中的坏人。

他也成了别人口中的野种,最终被当做一颗棋子入赘到了宁家。

而那个让凌宇放下所有防备的父亲,却再一次消失,了无音讯。

“当初你让我入赘宁家,成了别人心中必须铲除的对象,没想到我有一天还会回来吧?”

那个时候的凌宇心如刀绞,满是伤痕,终日借酒装疯,唯有酒精才能麻醉神经。

如今看来,母亲当年的意外根本就是一场谋杀。

“这个仇,今生不跟你凌家算一算,怎么对得起我那含冤而亡的妈妈?”

新仇旧恨让凌宇仿若秋雨的脸颊勾勒出一道别有深意的邪魅。

“还等什么?难道你还嫌不够丢人?”

宁雪看着凌宇沉思的样子,神色一冷说到。

他们结婚半年,却是有名无实,当初若不是因为家族的威胁,宁雪说什么都不会嫁给凌宇,半年的时间,两个人几乎零交流,说过的话也超不过五句。

听到宁雪的声音,凌宇怔了一下,暗道这个女人也是苦命。

虽然她极度排斥家族强行安排的婚事,但她当年对自己也是照顾很多,毕竟当时的自己太窝囊,终日只知道花天酒地,没有给她一天温暖。

深深的自责,让凌宇再次看了一眼憔悴的宁雪。

“对不起!”

宁雪秀眉微蹙,不由多看了凌宇一眼,那双一向浑浊的星目,如今竟然有一种说不清的深邃,尤其是凌宇现在的表现,十分平静,这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宁雪突然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心中有些郁闷。

“为什么道歉?管好你自己就是最好的道歉。”

她显然没有感受到这句对不起饱含了多少感情。

凌宇露出一丝苦笑,他知道现在解释什么都是枉然,今天的事情分明就是被人算计,所有的一切看似巧合,其实是有人在暗中推动。

回想自己不过在酒吧喝两杯而已,那个身材妖娆的女人就主动靠近自己。

迷人的酒香让凌宇的身体飘飘然然,脑袋一阵昏沉,最终不省人事,醒来之后就已经到了拘留局。

而他也莫名其妙遭受了一顿毒打,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是谁敢在拘留所对他下的黑手。

想到酒吧的那个女人,凌宇微微眯着眼,眼眸之中闪过一股狠辣之色。

走出警局,宁雪发现凌宇并没有上车,顿时面色一沉,刚刚才保释出来,难道还要去花天酒地?

“你自己回去吧,路上小心,不用等我了”凌宇没注意宁雪的表情关心的说道。

宁雪冰冷的俏脸恨不能结冰,对这个男人简直失望透顶,亏自己刚刚还以为他已经良心发现才会道歉!

“无药可救。”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猛地一脚油门。

吱!!

刺耳的车轮摩擦,发动机的咆哮,让车身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宁雪,凌宇深知她误会了自己,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谁让他当年经常流连于宁市的各大娱乐场所,喝酒把妹。

这些事他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多少次。

夜幕中,本该萧条的黑曼酒吧,如今却是灯火阑珊。

“哼,果然有猫腻。”凌宇冷笑看着酒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从事灰色交易的地方,执法部门,居然不管不问。

缩了缩衣领,低着头走了进去。

坐在角落的座位,点了一杯酒在手中摇晃,双眸盯着邻桌的三男两女,面色阴冷。

只见一位身穿紫色吊带长裙,面带桃花的女人,不正是gouyin自己的那位吗?

如今却坐在一个青年的腿上,手指搭在青年的白衬衫领口灵活的把玩,青年极为享受般靠在沙发上。

“白少,人家可是为了你做了那么大的牺牲,有没有什么补偿呢?

那个被称作白少的青年,一脸心猿意马,双手放在女人的细腰慢慢上移一脸邪魅的看着她说道:“做的漂亮,你想要什么补偿?”

青年名叫白元彬,白家二少爷,窥视宁雪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苦于没有机会。

“讨厌啦,人家想要什么,白少怎么会不知道?”女人一脸幽怨,不由扭动了一番。如果不是因为在酒吧的大厅,她恨不得直接扑在白元彬的身上。

白元彬嗤声一笑,眼眸之中充盈着邪恶的目光,在他的心中,只有宁雪那样的女人才能勾起心灵深处的星火,而面前这种女人不过就是地摊上的烂货,让她做点事情是她的荣幸,竟然还敢跟自己讲条件?

不过,他一想到凌宇被扫皇组带走,宁雪那个女人一定会很失望吧,家里有一个貌美的妻子不上,偏偏来到这种地方鬼混,身在福中不知福。

等明天收购了那个女人的公司,让她知道,跟着凌宇,她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到时候跪在我的面前。

想到这里,不由心中一荡,虚火上升。

一把搂住怀中的女人,动作就大了起来!”

女人惊呼一声,一时间吓得面色苍白“不要,白少,这里好多人!不要!”

啪!

白元彬现在兴致勃勃,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甩手就是一个巴掌“老子就喜欢在这里!你个贱货,能在这里被我宠幸,是你的福气。”

撕拉!

女人倒在沙发上,让人沉迷。

她需要钱,有了钱,她就可以拥有自己的豪车别墅。

而面前这个男人就可以给她这些。

屈辱的泪花在眼眸中一闪而逝,“白少……”

只是,当白元彬一头扎入女人胸前的时候,她猛地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惊恐的浑身一颤。

“凌……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