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逆子李忘忧小说全文吃货胖子龙免费阅读

大唐,贞观二年,二月。

长安城外七十里,户县李府。

李忘忧略感牙疼地站在青石铺地的浴房之中,看着位十二三岁的小丫鬟费力的挪动装满热水的大木桶,向浴桶内倒水。

小丫鬟长相清秀,头发集束于顶,结成两个小髻,甚是可人。

天气寒冷,但小丫鬟却忙得满头大汗。

上穿青色短衫,下着皂色袄裙。虽是粗布缝制,却也收拾的分外清爽。此时她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脸色潮红。

“佩兰,还是我来吧。”

“郎君,你是嫌弃奴没用吗?”小丫鬟佩兰一听李忘忧的话便梨花带雨、黯然泪下,让李忘忧觉得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没,没,你做的很好,继续吧。”李忘忧仰天长叹,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名叫佩兰的小丫鬟这才破涕为笑,提着木桶继续自己的工作。

李忘忧百无聊赖用手撩拨着浴桶中的热水,随口问道:“佩兰,水里加了什么?挺好闻的。”

“回郎君,是兰草。你大病初愈,用兰草沐浴,能够驱赶病邪。”

李忘忧恍然,这应该就是大唐所谓的“沐兰”吧。

浴桶中终于注满了热水,李忘忧长出口气,不用再看着小丫头干活了。

他伸手准备解衣衫沐浴,却又猛地僵住,望向一旁的小丫鬟佩兰。

“你怎么不出去?”

“回郎君,奴帮你搓澡。”小丫鬟佩兰小脸通红,也不知是刚才干活热到还是害羞所致。

李忘忧被佩兰的话惊得手指一颤,好半天才僵硬回答道:“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洗。”

“郎君,这不合府里的规矩。”

“什么规矩?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

“奴不敢。”小丫鬟又开始准备落泪,这次李忘忧没有吃她这套,直接将她推出了浴房,关上木门。

李忘忧实在做不出让一位十二三岁的小萝莉帮自己洗澡这样禽兽的事情,谁让他是好孩子呢。

笨拙地褪去长袍,冻得哆哆嗦嗦跨入浴桶内,将身体浸入充满兰草香味的热水中,李忘忧忍不住呻吟一声:“真特么舒坦。”

伸手想拿香皂,眼前却只有一个小桶,内装黄褐色的滑腻液体。

李忘忧楞了片刻,思索这是什么东西。

半响,恍然。

皂荚汤,将皂荚的皮和子剥掉,只取荚肉晒干,然后用热水泡煮得到的液体。

大唐版的“液体肥皂”,沐浴专用。

李忘忧无奈地用手捧起一点滑腻的皂荚汤,边往身上涂抹一边暗暗咒骂。

该死的臭婆娘!疯婆娘!你赢了!

李忘忧有骂人的理由。

几天前他还是前途大好的有为青年,全村的希望与骄傲,就因为意外搭乘了女上司的便车,他的人生轨迹就诡异的拐了个弯。

难伺候的刁蛮女上司居然半路开车追小偷,却意外遭遇车祸。而坐在副驾驶位上,没有系安全带的李忘忧被直接甩了出去,上演了一幕空中飞人......

后果不严重。

真的,一点也不严重,仅仅是穿越而已。

可怜自己刚刚付了首付买的按揭房,不知道会便宜哪个混蛋。

唯一的好消息是未来二十年的房贷不用还了,大夏银行似乎还没有在大唐开设分行的打算。

李忘忧魂魄穿越千年,附身在大唐一名刚刚病逝,同样叫李忘忧的十六岁少年身上。

在床榻之上昏睡了一天一夜,李忘忧醒了。

不过身体前任主人的记忆尚未完全吸收融合,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在脑海中思索片刻才能明白。

穿越至今已数日,虽然不适应如今的身份,却好在没有穿帮。

即便李忘忧的贴身丫鬟佩兰,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主人已经换了个灵魂。

今天他终于无法忍受浑身汗渍,向佩兰提出自己需要沐浴,便有了先前一幕。

李忘忧泡着热汤,心中还在不断吐槽害自己魂穿大唐的不靠谱女司机,却猛地听到一声尖叫传来,接着一道黑影凭空出现。

下一刻,黑影直接落入了浴桶之中。

“哗”一声巨响,浴桶中的热水四处飞溅,蒸汽弥漫。

猝不及防下,李忘忧也骇然发出一声惊呼。

在他惊恐万分的注视下,一团黑色的长发慢慢从浴桶中升起......

“鬼啊!”李忘忧第一反应就是东瀛恐怖电影贞子,他几乎下意识地一脚踹了过去。

“啊!”又是一声惊呼传来,李忘忧才发现自己踢中的似乎并不是什么女鬼,而是一个人,一个女人!

被李忘忧踢中的女人在惨呼一声后,终于从浴桶中站了起来。

李忘忧一脸错愕,望着眼前这位穿着湿漉漉紧身小西服,白色包臀短裙,披头散发的女人。

自己这是又穿越回现代了吗?

僵硬的扭动脖子左右四顾,依然是那间浴房,青瓦白墙,一旁的木制衣架上挂着自己刚刚脱下的长衫......

他再次扭动僵直的脖子,望向站在浴桶中的女人。

女人胡乱用手拨开散落在面前的长发,露出那张挂满水珠的俏脸时,李忘忧仿佛梦魇般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惊恐的声音:“苏,苏,苏长卿......”

被称为苏长卿的年轻女人,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睁开双眼,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后,再次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音之大,让李忘忧都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耳朵。

尖叫数声后,苏长卿忽然反应过来,猛地将双手环抱在自己胸前,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赤裸坐在浴桶中的少年。

“你,你是谁?你,你想做什么?这是哪里?”

真的是苏长卿!

李忘忧绝对可以确认,这个忽然从半空中落下,掉落自己浴桶中的女人就是他那刁蛮女上司,害他魂穿大唐的罪魁祸首!

“苏长卿,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李忘忧也是惊骇莫名,这一切实在是过于诡异了。

“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苏长卿戒备地将身体向后缩去。

李忘忧张了张嘴,不知道现在这情况究竟该说什么,呆呆望着眼前的女人。

他的眼睛不自觉地被浑身湿透,站他面前浴桶中的苏长卿所吸引......

轻、透、薄的衣服被水完全打湿后几乎变成透明,将苏长卿曼妙的身材展现无疑。

“呃,居然是豹纹。”李忘忧不自觉冒出这句话。

下一刻,面前的女人又是一声惊叫,猛地蹲下将身体缩回了浴桶之中。

“臭流氓!你,你混蛋!”苏长卿的眼泪已经快要留下来了,大叫道:“你出去,你快出去!”

李忘忧无语的低头看看自己,尼玛,老子在洗澡啊!他开始思索,光屁股跑出去是不是更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