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报告王爷,王妃是女巫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真是好匕首。”认真看着匕首的姜荷没发现,躺在地上的小帅哥,手动了动。

姜荷喜滋滋的说:“我们两清了。”

话落,姜荷转身就走。

昏迷中的男子慢慢睁开眼睛,只看到她离去的背影。

姜荷小心翼翼的将匕首藏了起来,跟着张成风一起,高兴的离开了。

张成风将清理好的野猪肉装在筐里,他随口问,“你,刚刚才做什么?”

“没。”

姜荷连连摇头,丝毫没有将刚刚救人的一幕说了。

等到了下山的路口,张成风将一个野猪蹄放进了姜荷的小背篓里,姜荷连连拒绝说:“张大哥,野猪是你猎的,我不能拿。”

要不是张成风,她没被野猪吃了,就算幸运了。

“你最后一刺,也帮了我,野猪蹄分你一只,等野猪卖了钱,我再分你一半。”张成风不由分说的塞进她的小背篓,然后就动作迅速的下山了。

姜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张嘴想开口,又闭上了嘴,反正都已经欠了人情了,大不了,以后帮一帮他?

这么一想,姜荷心安理得的背着野猪腿回家了。

山林里,刚刚被姜荷救过的男子醒了过来,他挣扎着站起身,突然发现,原本又冷又冻又痛的伤口,在这一刻,好像突然没了。

那小丫头给他喝的是什么水?

男子眼底闪过一抹疑惑:神仙水?这世上还有神仙水吗?

男子蹙着眉头,低头看着他完好无损的手,没长一点疹子的手,微微失神,随即,男子探向怀里,看着怀里的药草还在,心安了安,辨别了方向之后,迅速消失在山林里。

......

“姐,你看我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姜荷一进院子,就直往屋子里钻,满脸的喜意,那是藏都藏不住。

“你不会真猎到了野......”鸡。

后面一个鸡只,姜兰都没来得及说,就见姜荷将野猪腿拿了出来。

“姜荷,你哪来的?”姜兰抓着姜荷一通打量,确认她没受伤,她才焦急的询问着是怎么一回事。

姜荷把张成风如何抓到野猪,以及分她野猪腿的事情,掠过了救人那一段事没提。

“你也太胆大了,居然敢跟着他进山!”

“张成风也真是,不知道你才七岁吗?”

姜兰气的恨不得找张成风吵一架,小荷才七岁,这会是运气好,碰上了野猪仔,下回要是碰上一只大野猪,小荷给它当猪食都不够的。

“姐,是我自己要跟着去的,不关他的事。”姜荷弱弱的提醒着,张成风有赶她走,但她不愿意走,好不容易上山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虽然,她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但要不张成风不跟着她,也不一定能碰上野猪仔不是!

“这野猪腿怎么办?”姜荷默默的岔开话题,野猪虽然不大,猪蹄自然也大不了哪里去,但,好歹能炖上结实的一锅。

“小荷,打野猪的时候,你不会也帮忙了吧?”姜兰低着头,打量着姜荷的衣裳,看她的袖口湿湿的,身前也湿了一块,她蹙起了眉头说:“这衣服怎么弄湿的?”

“姐,我就是帮了一点小忙,然后他就分了一个猪蹄给我了。”姜荷努力岔开话题,可,姜兰就像是认定了一样,气势凶凶的去找张成风算账,太过份了,妹妹才七岁,居然就带着她去猪野猪。

“姐,你别去了,张大哥去县里卖野猪了,怕是要晚上才会回来。”姜荷朝着她的背影提醒着。

姜兰跨出门口的腿,又收了回来,一回头,就看到姜荷那讨好的笑脸,她说:“姐,真的就是一个意外,张大哥不愿意带我去的,野猪来的时候,还是张大哥让我爬树上的呢,人家都分了一个野猪腿给我们,你还找人家算账,那不是恩将仇报吗?”

“对了,姐,你看我捡到一个什么好东西。”姜荷悄摸摸的将藏的严实的匕首从篓子里拿出来,邀功似的说:“姐,你看,这个好吧?”

她倒是想藏着匕首,可,她和姜兰天天在一起,这匕首,总得让她知道的。

“这......”姜兰接过匕首,匕首黑漆漆的,仔细看,还能看到手柄上,雕刻着祥云,匕首摸在手里,沉甸甸的,看着就是好东西,她目光在姜荷的身上打量着。

姜荷无比真诚的说道:“这是我捡的。”不仅把地方说了,还一副得意的模样说:“我连张大哥都没说,毕竟只有一把匕首,我也不好分给他不是。”

“真捡的?”姜兰怎么觉得那么不相信呢,这山上,村子里的人不知道去过多少回了,春天扯野草,捡柴,打猪草什么的,还有上山想碰运气打猎的人,她还从来没碰上过,居然有匕首捡,看样子,这匕首还很值钱。

自家妹妹这运气,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一年到头都猪不到的野猪,就让妹妹碰上了,还捡上了匕首?

“当然,不然,我还能变出来?”姜荷嘟着嘴,一副叹气的模样说:“我要是爹说的那样是个神仙就好了,想要什么就变什么,我就可以每天都吃上肉了。”

她这副模样,果然让姜兰没有再多想,她道:“小荷,这匕首说不准就是贵人的东西,我们可得藏好了。”

“嗯嗯。”姜荷点头如捣蒜,她两眼亮晶晶的看向姜兰问:“姐,我们能炖猪蹄吗?”

她这馋嘴的模样,姜兰到底没舍得将野猪腿退回去,她用匕首处理着猪腿的毛,惊讶的发现,这匕首真是太锋利了。

“姐,我运气好啊,这匕首真好用。”姜荷眼巴巴的看着野猪腿,在锋利的匕首下,很快就被处理的干干净净了,她嘀咕着,那个小帅哥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她随手拿的一只匕首也这么锋利。

算她没白费那些灵液。

“呜哇!”

弟弟姜秋的哭声传来,姜荷立刻端着温着的米粥跑过去,哄着说:“小秋,你别哭,一会就好了。”

姜荷轻吹着米粥,一点一点的喂到姜秋的嘴里,姜秋的眼睛水汪汪的,她喂得慢了,就扁着嘴,一副要哭的模样,简直把姜荷给萌化了,她一边喂一边说:“以后姐一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