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夫人又逃婚了小说 陆总,夫人又逃婚了免费阅读

第4章

瞥见两人的交汇,顾清清忽然往顾惋惜身前一站,以保护的姿态朝闯进来的人厉声呵斥,“你们不许胡说,我妹妹不是这样的人,今天有我在这里,你们休想动她一下!”

一旁的陆行澜静静抬眸看向顾清清,只见对方明明怕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却依然坚定地护在顾惋惜身前,神色略有些缓和。

“呦,怎么?你还想替她?我看你这小妞姿色也不错,不如跟你妹妹一块儿?”

陈总一边说着,一边狞笑上前想要伸手去抓顾清清,不料下一秒手臂就被人牢牢钳住。

“你想干什么?”邓林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臂。

“**管得着么,老子......”

陈总刚好回怼,转头就见陆行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谁准你在这里造次的?”

“陆,陆......陆总!?怎么是您......”

方才还气焰嚣张的陈总瞬间仿佛老鼠见了猫:“我眼拙,刚才没看见您。”

陆行澜冷冷的睨他一眼,“带着你的人,滚。”

“是是!”陈总连忙点头哈腰道:“我这就滚。”

他嘴上应承着,一双眼睛又粘在顾惋惜身上,有些不甘道:“陆总,这女人,您看......”

陆行澜的视线随着陈总落在顾惋惜身上,只见顾惋惜正浑身发抖,目光无措地看着他,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他面色一冷,眼中迸出凛冽的寒光,宛如一道道杀人的利刃径直刺向陈总。

陈奇悚然一惊,连忙带着自己的人退了出去。

客厅中,陆行澜身上戾气未散。

想起奶奶打来的电话,他抬眼看向顾惋惜,冷冷的吐出三个字,“跟我走。”

顾惋惜的手指倏然攥紧,在原地站了几秒后还是朝楼下迈开了步子。

陆行澜仿佛连多看一眼都不想,转头温声对顾清清道:“等我处理完自己的事再来找你。”

顾清清低下头,娇羞地抬眼看向陆行澜:“好,我等你。”

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顾惋惜霎时白了脸,她的嘴角划过一丝轻蔑而得意的笑,就算顾惋惜先认识的陆行澜又怎么样?

陆行澜带着顾惋惜出了门,顾清清顿时换了一张脸。

“爸,顾惋惜和陆行澜关系可能不一般,现在顾惋惜刚受了打击肯定不会提起昨晚的事,但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要想个办法尽快把她送走!”

顾四友点了点头目露凶光:“你放心,周清扬病得很重,现在根本没人管她,还不是任由我拿捏?”

另一边,顾惋惜刚跟在陆行澜身后出了门,就被他不耐烦的拽过去塞进了车里,“回老宅去跟奶奶说清楚,解除婚约。”

顾惋惜的身体本就不舒服,被他粗暴的一拽脸色顿时更加苍白。

她闻言朝陆行澜看了一眼,而后轻声问道:“是为了表姐吗?”

“跟你无关。”陆行澜冷着脸吩咐邓林开车。

顾惋惜唇角漾起一抹苦涩,她好歹做了陆行澜这么久的未婚妻,到头来竟然只得了一句“跟你无关”。

陆行澜可真会变着法子往她心口上插刀!

她知道再问下去也只会徒惹厌烦,便垂眸靠在车窗上,没有再说话。

陆行澜余光瞥见她这副样子,心中不自觉又开始恼火。

每次都是这样,演得好像她有多无辜可怜一样,要不是见过她的真面目,他险些就要被骗过去。

他第一次见顾惋惜的时候是十三岁,当时还在上初中。

有一天回到家里,奶奶就指着顾惋惜告诉他说,那是她好友的外孙女,之前他母亲怀着他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指腹为婚,既然都已经长大了不如就先定下婚约。

他当时只觉得荒唐,都什么年代了,奶奶竟然让他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满心愤怒无处发泄,他最后只得将顾惋惜拽到书房跟她约法三章,然而即便当时再烦这件事,他心里对顾惋惜并没有厌恶之情,反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后来他大二那年,学生会组织迎新,他又见到了顾惋惜。

当年瘦瘦小小的女孩儿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笑倾城。

当时心想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或许也不错,却没想到不过几天后,他就被狠狠打了脸。

他亲眼看见顾惋惜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车,任由对方揩油却没怎么反抗。

自此,他再也没给过顾惋惜一个好脸色......

车子在路上疾驰而过,不到半小时已经抵达老宅门口。

陆行澜淡漠地从车窗上收回视线,然后伸手推开了车门,自顾自地走了。

顾惋惜连忙推门下车,小跑着跟在他身后。

陆老夫人正在院里浇花,见两人先后进门,连忙欢喜地上前:“不是说周六过来吗?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她嗔了一眼陆行澜:“我就知道你心口不一。”

说完她又牵住顾惋惜的手进门,然后吩咐佣人常嫂上茶。

陆行澜看不惯她对顾惋惜好,脸色一冷说道:“奶奶,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跟您说,说完就走。”

许是陆行澜冰冷的态度让她觉得有些不对,陆老夫人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她往厅里的雕花红木椅上一坐,语气有些凝重:“什么事,你说。”

陆行澜冷硬的下颌线动了动,开口道:“我不会娶她,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您,我会跟她解除婚约。”

陆老太太垂眸瞧了眼红木椅子上的雕花,冷声道:“这是你一个人的主意?”

随即她招手让顾惋惜过来,“好孩子,你过来。”

顾惋惜垂眸走过去,握住陆老太太的手,然后倾身半蹲在陆老太太的身边。

“你跟我说,是不是行澜逼你过来的,奶奶替你做主。”陆老太太神情温柔。

顾惋惜低垂着眼睑,蝶翼一样的双睫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她沉默半晌,攥紧了陆老太太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