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狂妃世子追妻忙小说 苏姝玥北堂南初免费阅读

痛,好痛。

全身上下就像是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苏姝玥痛不欲生。

如此俊俏的小娘子,也不枉费我们冒死接这一单生意啊。

是谁?谁在说话?

苏姝玥捂着头,粘稠的血液模糊视线,看不真切。

肩膀被人按住,她反手捏碎那人的手骨。

小娘子脾气挺辣,合老子胃口,啊!

听声辩位,苏姝玥抬脚踢碎那人的心脏,厉声质问,你们是谁?

忽然,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大脑,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

新世界遭遇背叛死亡,穿越到过去,进入和她同名同姓的身体里。

这个原主也是真的惨。

刚出生,没了母亲。继母上位,一包毒药毁了她的脸,让她变成傻子。艰难活到十六岁,又被妹妹抢了未婚夫,还被未婚夫陷害失贞。

一气之下,撞死当场,然后她就借尸还魂了。

死的真憋屈!

要是她,弄不死这一对渣男贱女,她就枉为世界第一杀手。

抹去眼睛上的鲜血,苏姝玥双目猩红,看着眼前肥猪一般的恶心男人们,正好活动一下身体,适应适应。

上前一跳,踢死领头的,转身一个扫腿,撂倒旁边那个眼歪嘴斜的小弟,凌空翻,压死一个光膀子的。

派你们来的那位小姐,有没有告诉你们,这是个有去无回的生意?

什么小姐,明明是个公子哥。

苏姝玥用枯树枝挑起唯一活口的下巴,眯眯眼,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个公子哥?

他来的时候,腰间挂着一个麒麟,哪家娘子会挂个麒麟,还是金子做的你看,我顺手给偷了,老值钱了。

麒麟吊坠儿和记忆里的信物重叠,苏姝玥甚是欣慰,看在你帮我一个大忙的份儿上,今天你的小命,姑奶奶不要了,滚吧。

多谢姑奶奶大恩大德受死吧啊!

树枝为剑,刺穿小弟的心脏,血液喷射,染红了她的双眼。

贼心不死,不自量力!

苏姝玥,你敢杀人!

这个声音从门外来,熟悉的恐惧感蔓延到心脏,原主残留的身体反射,下意识抽搐。

苏姝玥侧目看过去,素衣白裙,一朵白莲花映入眼帘,原来是我的好妹妹呀。

苏星辰捂住口鼻,见屋子里到处是血,无从下脚,指着苏姝玥,厉声呵斥,天子脚下,你竟敢滥杀无辜,好大的胆子!

我滥杀无辜?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苏姝玥若有所思,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把你也杀了。

一把掐住苏星辰的脖子,全身怒火尽数释放出来,包含原主残留的怨念。

苏姝玥,你你敢

掏掏耳朵,苏姝玥看苏星辰的眼神不屑一顾,先和自己的姐夫暗度陈仓,现在又诬陷姐姐我杀人,苏星辰,你娘没教你怎么做别人的妹妹吗?

直接杀了太便宜这个渣女,苏姝玥将人狠狠摔在地上,卸掉她一条胳膊。

哦,对了,你娘自己就不会做别人妹妹,抢了自己的姐夫,害死自己的姐姐。你只不过是模仿了你娘而已。

知道苏星辰以白莲自居,苏姝玥故意把身上的血抹在她身上,然而,你只学到了你娘的皮毛,而我,也不是我那个死去的,天真烂漫的娘。

呵呵,苏姝玥,你以为就我一个人来了吗?不妨出去看看,看看你口中的未婚夫,是如何看待你这个失去贞洁的*的。

苏星辰笑的猖狂,仿佛只要她笑的足够大声,苏姝玥就必死无疑。

可惜啊,她低估了对手。

苏姝玥将杀人的树枝扔到百里星辰怀里,眯眯眼,破门而出,口中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门外,除了那个渣男未婚夫赵亦安,还有很多吃瓜群众。

不是说苏家的大小姐在这里偷人吗?怎么二小姐也在?

看着架势,估计是二小姐陷害大小姐不成功,杀人灭口呢。

不对不对,估计是二小姐偷人,被大小姐撞破,恼羞成怒,杀人灭口。

三人成虎,话越传越离谱,苏姝玥乐见其成,苏星辰忍不了。

你们别乱说话!

瞧见没,身上有血,手上有凶器,就是她要杀人灭口。

平时看着挺好一人,如此不知羞耻,歹毒心肠。呸

苏姝玥煽风点火,只要妹妹别杀我,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对了,还有太子殿下,我也让给你。我知道你和太子殿下两情相悦,我退出,我退出。

苏姝玥!

眼瞅着战火烧到自己身上,赵亦安站不住了,一脚踹倒苏姝玥,明明是你不甘寂寞,*男人,现在反而来诬陷孤和辰儿,实在是过分!

辰儿?太子殿下是我的未婚夫,却亲密的喊着我妹妹的闺名,你说你们是清白的,鬼才相信。难道你不喜欢苏星辰吗?

当然喜欢。

苏姝玥算好了时机,速度两针扎在赵亦安的哑穴上,中间的那一个不字,没能说出口。

太子殿下这是承认了吗?苏姝玥失声痛哭,原来那些坏人说的是真的。

你嫌弃我面容丑陋,还是个傻子,不愿意娶我,就和我亲妹妹私相授受。为了退婚,毁我清白,杀我灭口。太子殿下,枉你贵为一国储君,丧尽天良,虚伪小人。

言罢,苏姝玥一口鲜血喷在长孙亦安的身上,气若游丝,我想问问大家,为了一己私利,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你们敢让他登基为帝吗?

不能,不能,不能!

局势急转直下,吃瓜群众一边倒支持苏姝玥,赵亦安怒火攻心,转身赏了苏星辰一巴掌,蠢货!

殿下,我

如果太子殿下不能给我一个公道,那我只能带着麒麟印鉴去皇上面前告状。我相信,皇上会明白谁是谁非。

你偷我东西?

别人给我的,我觉得眼熟,就收下了。

不是自己的锅,坚决不背。

今天事情是辰儿的错,是她一时糊涂,孤代替她向你赔罪。看在同为姐妹的份儿上,此事就此作罢。

呵呵。

这算盘打的真好。

既然是姐妹,那我更应该从严执法。如果这一次随意放过她,日后指不定闹成什么样。依我之见,按照大宋律法,废去四肢,发配流放,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