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您才是替身啊大结局小说江染傅寒声萌芽的小兔子全文阅读

第10章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乔时念开口打破了车厢里沉默的气氛,说道:“傅少,我现在有事需要处理一下,能不能把我放在前面的公交站台?”

傅景川眼神冷飕飕的瞥向她,将信将疑,神色不耐的讥讽道:“你一村姑,刚来海城,能有什么事?”

公交站台就在前面,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是购物中心。

大概是刚才买的不过瘾,有事需要处理只不过是她想一个人去血拼的借口。

乔时念深吸一口气,再开口,语气里还是残留了一丝克制不住的怒意,“傅少有傅少能干的事,村姑自然也有村姑该干的事。”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傅景川轻笑一声,朝驾驶座上的陆林道,“前面公交站台停一下。”

“是。”

......

燕京大学。

世界排名前十的名牌大学,环境清幽,学术氛围浓厚。

乔时念问了几个同学,才找到去医学院院长办公室的路。

“杨院长。”乔时念一脸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应该早点过来拜访您的,因为私人原因耽搁了。”

杨洪文亲自给乔时念泡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你师傅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吗?名师出高徒,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乔小姐今天能来真是我们的荣幸,有没有计划在海城长期发展?”

“师傅身体很好,再三叮嘱我来海城一定要来拜访您。”乔时念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我可能会在海城长期发展。”

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就算嫁给傅景川,她也不会做全职太太。

“好啊,不要埋没了你的医术。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医学院?”杨洪文大喜,立刻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这件事不急,等忙完中西医峰会再说。”

“好!”杨洪文立刻递给乔时念一个文件袋和一个小信封。

“这是峰会的资料,你拿回去看看,要是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随时联系我。这是峰会的邀请函,希望到时能莅临指导。”

乔时念拿起文件袋,也接过了信封。

“资料我会拿回去好好看,至于那天能不能来,现在还不确定。”

谈完事情,乔时念就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回御景也无事可做,她便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来大学,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不愧是国内最美校园,不远处竟然有剧组正在这里拍戏。

乔时念只远远的看了一会儿,并没有过去凑热闹。

她沿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道清润的男声。

“乔时念?”

乔时念转过身,循声看去。

只见面容清隽的少年,戴着墨镜,身穿白衬衫,牛仔裤。

衬衫顶端三颗纽扣开着,露出瘦削的锁骨和一片冷白如玉的肌肤,衣袖卷折起几道,露出一小截手腕,正姿态慵懒地倚靠着高大的法国梧桐树。

“你认识我?”乔时念一脸诧异。

少年摘下墨镜,三两步来到了她面前。

“乔小念,你不记得我了?”少年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抬手故意狠狠揉了下乔时念的发顶,“我是陆亦扬啊,想起来了吗?”

陆亦扬一双桃花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乔时念。

“陆亦扬?”乔时念一脸不敢置信,“你怎么长这么高,变得这么帅了,这几年去整容了?”

“谁整容了?”陆亦扬白她一眼,“我本来就很帅好不好,只是当年生病,瘦的脱相了。”

十三岁那年,陆亦扬得了一种很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去过很多家医院,都说治不好。

后来,得知她的师傅精通中医,陆家就报着试试看的心态,把他送到了道观里。

陆亦扬在道观里生活了两年,病好后,父母就把他接走了。

从那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联系。

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陆亦扬抬腕看了一眼时间,说道:“现在是午饭时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边吃边聊,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好。”乔时念也饿了,没有拒绝他的提议,答应了下来。

乔时念坐着陆亦扬的车,来到一家西餐厅。

路上聊天她才知道,陆亦扬现在是大明星,今天来燕京大学是为了拍戏。

“你呢,现在在做什么?在燕京大学教书?女孩子当老师挺好的,教大学不累,还有寒暑假。”

陆亦扬知道乔时念医术高超,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当年同样只有十三岁的乔时念帮他施针,那画面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我连小学都没读过,进体制内好像不符合规定。”乔时念说,“我今天就是过来拿点资料。”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就跟演戏需要演技一样。你从小就跟着玄尘道长学医,精通中医,完全可以发表几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以你的水平,去燕京大学医学院教书都是大材小用了。”

这时,在餐厅靠窗的一桌。

其中一个女孩忙伸手拽了下正在切牛排的傅依依,“依依,快看,那是不是你的爱豆陆亦扬?”

“不可能,他现在正在燕大拍戏,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傅依依头也不抬,一边切牛排一边催道,“快点吃,我让餐厅打包了便当,等下给我爱豆送过去,剧组的饭超级难吃,他肯定吃不惯。”

“你快看看,好像真的是陆亦扬!”女孩又说了一遍。

傅依依这才放下刀叉,抬眸,看到并肩走进西餐厅的两个人,顿时愣住了。

这张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忙打开手机,从微信对话框里打开一张照片。

“竟然是她!”

她怎么会跟陆亦扬在一起?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不仅趁爷爷犯病逼堂哥娶她,竟然还敢在外面沾花惹草,魔爪竟然都伸到她的爱豆身上!

女生问道:“她不是个村姑吗,怎么会认识陆亦扬,而且两个人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我爱豆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土包子,肯定是她死皮赖脸缠着不放!”

话落,傅依依心生一计,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把刚才拍的照片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