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品医圣李愚小说全文键盘狂飙免费阅读

溪山市郊外,乱葬岗上。

正是月黑风高的夜晚。

群鸦嘶叫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荡,充斥着诡异幽森。

两名黑衣男子正在掩埋一具尸体。

“李愚这一家子也太惨了!”

“他爸为了凑医疗费,去给人做打手,结果被打得没有人样,现在躺在医院里,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他妈去黑市卖血,听说都快要被抽干了,当场昏迷。”

“可惜,他们不知道,李愚和植物人没什么区别,根本不可能醒得过来!”

“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赶紧埋了,咱们好交差!”

“小子,安心去走黄泉道吧,别怪哥俩心狠手辣把你活埋了,要怪,就怪你不该做了沈家的上门女婿!”

两人低声交谈着。

就在这时,沙土松动,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坟坑边缘,高大的身影闪过。

李愚从地狱里爬了出来。

“鬼啊!诈尸了!”

两人看到这一幕,吓得魂不附体,瘫倒在地上,神色惊恐。

李愚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中没有重获新生的喜悦,只有无尽的愤怒。

他是沈家的上门女婿。

三个月前,李愚在修炼无上医典《神妙百经》时,被沈家的人暗害,身体受创,陷入假死状态。

三个月以来,他躺在医院不能动弹,只有大脑还能运转,所有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他都知道!

为他治疗的黑心医生杨擎,明明无能为力,却哄骗他父母,有治愈苏醒的可能。

而为了筹集医药费,父母想尽了一切办法。

卖房子,借高利贷。

甚至向沈家下跪乞讨。

最后迫不得已,父亲去做打手,替人卖命,结果在一次流血冲突中,被打成了重伤。

母亲去黑市卖血,因失血过多,当场昏死。

想起这些,李愚的拳头捏得格格作响,愤怒在心中掀起万丈狂澜。

沈家!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家!

当初,自己身为赘婿时,受尽白眼和嘲讽。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计前嫌,运用习得的医术,研制出风靡市场的特效药‘玉肌膏’,为沈家挣得巨额财富和名声。

沈家凭借着玉肌膏,迅速崛起,成为溪山市一流家族!

毫不客气地说,沈家能有今天,全靠李愚。

然而,他们却恩将仇报,为了侵吞玉肌膏的配方,在自己练功时下黑手。

“你们想不到吧,我不仅没死,还因祸得福,成功领悟《神妙百经》中的无上神功!”

“暗害之仇,父母之辱,必须用鲜血来偿还!”

李愚目光凌厉如刀,杀意狂涌。

他看向那两个男人,声音寒彻:“说!我爸妈现在在哪里?”

“在......在......在医院。”

其中一男子哆哆嗦嗦地说道。

李愚拿起铁锹,随手一挥,“哗”地一声,两颗头颅应声而飞,颈口鲜血喷溅。

这两个人助纣为虐,跟着杨擎做了无数肮脏勾当,罪孽深重,死不足惜!

......

地下黑医院。

手术室中。

杨擎拿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缓缓走向手术台。

躺在手术台上,任人宰割的中年男人,就是李愚的父亲,李泓立。

“你儿子就像一件垃圾,被丢弃在乱葬岗。”

“而你,在我眼里,就是砧板上的猪狗。”

“不过你最后的利用价值,就是你身上的器官,我会全取出来,也算物尽其用了。”

杨擎冷笑着,准备在李泓立的胸膛下刀。

砰!

一声巨响。

手术室的门被轰然推开。

“我说过,工作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杨擎皱了皱眉,神色不悦。

脚步声响起。

一道高大的阴影,将杨擎的身体笼罩。

杨擎下意识转身看去,在看清来人之后,双眼顿时瞪得滚圆,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李......李愚?!”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杨擎惊骇出声。

李愚目光冰冷,伸手扣住杨擎的咽喉,把他给提了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我都是受了沈家的指使!”

“是沈宝山要我这么做的,他说,只要你爸妈以为你还可以醒过来,他们就会想办法为你筹钱。”

沈宝山,李愚岳父的兄长。

也是暗害李愚的主谋。

从关系上来讲,李愚还得叫他一声伯父。

李愚知道沈宝山这么做的用意。

无非是他觉得一张‘玉肌膏’的药方还不够,还想在李愚手里挖出更多的东西来。

如果真的还有其他药方,李愚的父母一定会拿出来,去换儿子的救命钱!

只是他打错了如意算盘,李愚父母对这些事情根本就一无所知!

“你,该死。”

李愚声音低沉,犹如来自九幽地狱。

这三个月,父母四处奔波,拿来的血汗钱,全部落入了杨擎的口袋。

他就像一只蚂蟥,吸干了血还不知足,还要拿走命!

“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杨擎拼命挣扎,歇斯底里。

李愚不为所动,手指缓缓扣紧。

只见,杨擎的双眼逐渐充血,面色狰狞。

片刻后,他瞳孔涣散,手脚无力垂下,不再动弹。

恐惧的神情,永远留在他僵硬的脸上。

砰!

李愚随手将杨擎的尸体扔在地上。

如果他来晚一步,父亲就要被开膛破肚。

李愚就是杀他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泄恨!

手术台上。

李泓立模样凄惨,眼眶和鼻梁全部被打破,皮开肉绽,满脸鲜血。

一旁,秋兰躺在另一张手术台上,气色苍白,脸上毫无血色。

看到父母的样子,李愚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割过一般,刺骨的痛!

他们原本该是享福的年纪,却为了自己,沦落到这步田地!

探查了父母的伤势,确认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后,李愚从杨擎身上翻出了他的手机。

在通讯录中找到了沈宝山的电话。

电话接通,传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杨医生,怎么样,李愚那个废物处理掉了吧?”

听到沈宝山的声音,李愚眼眸幽深:“沈宝山,别来无恙。”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

“没想到你竟然还能醒过来。”

“这样也好,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半个沈家人,让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终究说不过去。”

沈宝山语气悠闲,姿态高高在上。

“给你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

“做好受死的准备,一个小时后,我会登门。趁这段时间,安排一下后事吧。”

说完,李愚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