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礼之季总请自重章节目录艾喜季维生小说阅读

季维生手里拿着照片,对照着面前这个打扮的像火鸡一样的女人,不可思议的问道;艾喜?

女人一脸花痴的点了点头,激动的回道;没错,是我,我就是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月光美少女,米兰达.艾喜。

季维生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儿了,把照片推了过去;你这照片后期修图花了多少钱?

艾喜垫着脚尖看了一眼,我去,这张照片谁给你的?这是我上大学那年,花了九十块钱拍的证件照,修的是过分了点儿,但是我本人绝对比照片正点。

是吗?他怎么没看出来她哪里正点了。

季维生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身高,目测应该有一六八,瘦不拉几的,要胸没胸,要*没*,关键这身搭配,他实在是看不懂。

里面就穿了一件黑色抹胸,外面套着一件五颜六色的夹克,下身超短裙,脚上穿着一双五彩斑斓的长筒袜,道长不短的套在膝盖的位置,脚踏帆布鞋,头上辩着一推姿色与红色相间的辫子,睫毛上沾着两片羽毛,他要是手上有法器,真想收了这妖孽。

唯一的优点,就是挺白的,大腿又细又长还能看。

你这是什么眼神?不信啊,这样,你给我五分钟,我去卸个妆,保证让你眼前一亮,等着啊!艾喜说完风风火火的跑去了厕所。

一照镜子,嚯!这女鬼是谁?

艾喜自己也吓了一跳,懊恼道;乔露那个王八蛋,竟然把她化得这么难看,完了。

低着头,用手捧着水,在脸上使劲儿的搓了搓,一抬头,更惨不忍睹了,惨白的脸上就剩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了,廉价的眼线笔,像碳水一样晕开,糊在眼睛周围,水一冲,只留下两条水印,怎么都擦不掉,跟万圣节的女鬼装一样。

说好的五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艾喜还没有变装成功,当她挡着脸,万分忐忑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卡座上已经空了。

小嘴一撇,艾喜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啊~呜呜!

周围的顾客都被惊动了,服务生急忙过来*;小姐,你怎么啦?

谁是小姐?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啊~呜呜。哭了几声,艾喜突然想到什么,抬起鬼头问道;他买单了吗?

服务员忍住笑;买过了。

我点的东西还没喝,你凭什么给我收走!

女士,您没点。

啊~呜呜!出来相个亲,连口水都没喝上,艾喜吸了吸鼻子,背着书包一抽一抽的走了。

一群小伙伴儿还在人民公园里等着艾喜凯旋的消息。

一见艾喜那张花里胡哨的脸,几人顿时捧腹大笑起来。

瓜皮指着艾喜狂笑道;老大,你这妆适合七月半出去相亲,冥婚正合适,哈哈哈哈

艾喜:随即追着瓜皮打;你们还我男朋友,还我男朋友,呜呜~

乔露笑着擦了擦眼泪,捂着肚子说;不是你要求的怎么奇葩怎么来吗?怎么样,他是不是被你吓尿了?哈哈,以我的经验,三十多岁的老男人都喜欢成熟性感的女人,绝对不会看上你这种小太妹的,恭喜你,你的相亲危机解除了。

瓜皮鄙视道;你有锤子个经验。

乔露瞪了瓜皮一眼,打算一会儿再收拾他。

艾喜垂头丧气道;我后悔了,他好帅的哦!

真的吗?有多帅?几个小伙子脑袋又凑到了一起,对艾喜的相亲对象特别好奇,他们只知道,对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

艾喜回忆着季维生的样子;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稳重,而且他的头发看起来好柔软,虽然表面很冰冷,但我觉得他内心一定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嗯~就像我爸爸。

艾喜两手紧握在一起,*一脸花痴像。

噗~什么嗜好,变态吧你。瓜皮鄙视道。

艾喜一拳头砸了过去,吼道;我爸不帅吗?我爸不好吗?我爸不温柔吗?

在艾喜心里,她爸艾文华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温柔,顾家,宠爱妻子疼爱女儿,谁都比不上他爸,哼!

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二十年来心如止水了,原来身边的追求者全是一群小屁孩儿,幼稚死了。

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怦然心动的,好死不死,被自己吓跑了。

啊!!!我不管,你们赔我男朋友。

众人:

韩诗雨弱弱的道;还有补救的办法吗?

瓜皮说:难!我们男人对女人的第一印象至关重要,你必须得让我们产生一种冲动的感觉,冲动懂吗?你今天这死样子,不把人吓YW了,算我输!

乔露咆哮道;你是男人吗?你谈过恋爱吗?你懂个屁啊,还冲动,泰迪附体啊你。

瓜皮最怕乔露,被这么一吼,吓得立马缩进了龟壳里。

别吵了!艾喜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举着三根手指指着天;我艾喜,在此立誓,一定要把季维生泡到手,不睡季维生,誓不罢休!

刚立下誓言,天空一颗炸雷。

韩诗雨吓得双手合十,四方八面都拜了拜,嘴里不停的念叨;众神息怒,童言无忌啊,童言无忌啊。

艾喜脖子一缩,咽了口口水,不敢瞎逼逼了,嘟嘴道;开个玩笑都不可以!

瓜皮挽着她的肩膀;走吧,像那种男神,只能用来挂在墙上膜拜,盲目把人拉下神坛,是会遭天打五雷轰的,我妈说了,龙配龙,凤配凤,老鼠只能配臭虫,走,哥带你找臭虫去。

艾喜转身对着瓜皮的*就是一脚,扬起了高傲的下巴说道;姐貌美如花,凭什么要便宜那些臭虫。说完整理了一下衣服,把上衣的拉链拉的严严实实的,叹气道;算了,本姑娘今年才二十岁,大好的青春,干嘛非要浪费在这些儿女情长上,罢了,罢了。

对对对,饶他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韩诗雨说。

几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这事就算翻篇了。

艾喜的情绪一向来的快去的也快,关键她对这次相亲原本就很排斥,爷爷从来不把他们二房放在眼里,因为母亲生了四个女儿,家里没有儿子。

这种好事一般都落不到他们头上,季维生这么优秀,会约见她,估计真是被照片给骗了。

照片是两年前的,当时装清纯,修图修得太离谱,白衬衣,披肩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纯洁的像朵芙蓉花。

上了两三年大学的艾喜,褪去了些稚嫩,再加上逗比的性格,清纯这个词,跟她根本不搭边。

人还没回到学校,母亲的电话就打来了。

见到人了吗?相亲相的怎么样?

艾喜慢悠悠道;不好说,成功了一半儿吧。

成功一半儿是啥意思?母亲雯婕不解道。

艾喜说;就是我看上他了,他没看上我。

雯婕仿佛意料之中,笑着安慰道;看不上咱们就算了,好好读书吧,也算是对你爷爷有个交代了,没事儿,别伤心啊宝,眼瞎的男人咱不要!

艾喜呵呵了两声;他是瞎,我们家二姐三姐那个不是国色天香,他怎么就抽中我了呢。

我家的女儿一般人配得上吗?好好读你的书,这事儿翻篇了。

yes madam!

少皮,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