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向我报恩了最新章节裴依王佑安木子小说阅读

轱辘

车轱辘飞快压过黄土的声音在空旷的土地上声声不绝,里面病态的娇美人虚弱的倚靠在马车上,金色的凤尾簪随着车马的颠簸流苏尾羽触动碰撞,如同一只金凤欲要展翅高飞。

侍女动作轻柔的将酸梅捻起递到她的嘴边,美人张开樱桃小嘴,将酸梅含了进去,继而虚弱无力的倚靠着。

还有多久才到。裴依虚弱的问,全然没了平常嚣张的气焰。

还有半日,郡主还且忍耐。侍女轻声细语,又换了手帕将她额头的冷汗细细擦去。

裴依听到还有半日,险些眼一翻昏了过去,这里道路崎岖,从皇城一路走来颠得她头晕脑胀、浑身无力。她不免有些后悔,但手摸到自己的腹部,心里又生出了一股恨意。

她如何不恨?王思凝,我们便来瞧瞧,今生是我玩的过你,还是你玩的过我!

车马又行了半日,裴依靠着车壁昏昏欲睡,就在这时,马车猝停,险些跌了她一个踉跄。

裴依心里憋了一把火,险些把自己都烧起来了。怒而掀开车帘,逼问车夫,怎么回事?裴依面容稚嫩清秀,浑身皆是贵气,冷着脸看人时格外唬人。

车夫被吓了一跳,连忙跪在马车上告罪,郡主赎罪,有个小子躺在地上,挡住了马车。

平民!裴依低骂,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身为长公主之女,当今圣上是她的表哥,自小千娇万宠,养成个娇气跋扈的性子,被这马车颠了一天一夜已是够呛,这人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可看他身材瘦弱、衣着破旧,短小的衣衫布满密密麻麻的补丁,裴依想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只是冷冷道,还不绕过他快走!

车夫喏喏应是,扬鞭就要离去。

这时,裴依突然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腹部,又改了主意,且慢,把这人带着,这里里那村子近,到了村子交给那里的村长。指着那躺在地上的人道。

车夫有些诧异,但还是下车将地上的那个孩子给抱了起来。一个身高腿长的男孩抱起来竟然只剩了一把骨头。

本朝年年丰收富饶,又连遇两位明君,按理来说不应该有这样好像灾民的人才是。车夫想不通。

而裴依看了一眼,转身就进了马车。

对于有人晕倒在面前,她的情态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那个孩子被拖上马车,就悠悠转醒,艰难的睁开眼看见的是刺眼的阳光,还未等他难受的闭上眼睛,车夫憨厚的面容就出现在眼前。

小兄弟,你醒了?车夫惊讶的叫了一声。

裴依难受的蹙了蹙眉,指示侍女出去看看。

侍女名叫画琴,是自小跟在郡主身边的家生子,小心的掀开车帘就看一骨瘦如柴的小郎君虚弱的躺在马车的坐板上,瞧着就让人心疼。

她不由得轻声细语的问道,郎君是哪里的人?

我我是王家村的。王佑宁艰难的说道,肚子跟打鼓似的,响起一声又一声。

画琴看他可怜,让车夫给他拿了一块干粮。

王佑宁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感激的道了一声谢,埋头苦吃了起来,一瞧就是饿了许久的样子。

画琴还从未见过活的这般艰难的人,一边轻声细语的叫他慢点吃,一边请示郡主,郡主,可否赠给这位小郎君一杯水?

裴依被连日的马车生活折磨的麻木,闻言只是转头看了那人一眼,就点了点头。转头,又莫名的觉得在意,又看了一眼。

总觉得此人的无关颇为熟悉,却又记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王佑宁低着头,不敢看车里的人,只知道里面是位姑娘,拖在地上的衣裙是他一辈子都买不起的料子。

从画琴的手里接过杯子,看着自己手上的灰尘将上好的白瓷杯弄脏,他突然从骨子里感觉到自卑,这是他目前无法逾越的地位鸿沟。

里面的人高高在上,而外面的人卑微如尘。大概,这种人永远都不会体会到饿肚子的滋味,他自嘲般的想着。

小郎君是王家村的人,怎么会晕倒在路边?画琴接着追问,不是她不知眼色,而是王家村附近有千亩良田皆是郡主的封地,按理来说会从周边聘请农民栽种,如何都能混个温饱。

这位小哥实在落魄,故画琴才由此一问。

王佑宁低头,语气平淡道,吃得太多,被伯母赶出来了。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裴依听到这话,奇怪的打量他一番,确认眼前这人是瘦得脱相而非是胖的惊人。

他们虐待你?心中的话脱口出而,裴依有些惊奇,你为什么不离开?

离开?我身无分文,又往哪里去?王佑宁苦笑。

裴依听闻,心里一动,正巧缺了一个了解王家村的人,眼珠子一转,故意说道,那我问你什么,你要是回答的好,我就给你钱。

画琴适时的拿出钱袋子,拉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大额的银票。

姑娘救我已是大恩,姑娘要问什么我尽数答了就是,不必给钱。王佑宁看都不看满袋的银票一眼,不亢不卑的说道。

你这人,衣着破烂,说话文绉绉的,可是读过书?被拒绝撒钱失败,裴依有点不高兴,撅着嘴问他。

王佑宁低着头说,确实读过几年,十二岁之后就没学过了。

裴依并不在意他到底读过几年书,听他说自己进过学也不以为意,迫不及待的追问道,你可知王家村里有个叫王思凝的女人?她还有一个弟弟,叫做王富贵。

王佑宁听完,身子一僵,抿着唇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最终,他艰难的说道,正是我那伯母的女儿。

裴依听闻,脸色一变,眼神怪异的瞧着他,问,你是王富贵?

王佑宁沉默一阵,不知王家哪里招惹了这样的贵人,眼神闪躲的轻声说道,我是王佑宁,王富贵是我的我的堂弟,我们关系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