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飒又野全文阅读 慕慕安章节阅读

天空碧蓝,万里无云,不远处葱郁的树木忽得晃动,惊鸟四处飞散,直冲云霄,打破了难得的静谧。

树林中某处半人高的灌木丛后躺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女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脖颈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歪着,显然已经死了有一会儿了。

忽地,她睫毛剧烈抖动,唰地一下睁开了眼,似乎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不适,抬手“咔”地一下,扭曲的脖颈简单而又粗暴地被复原了。

女人单手撑地坐了起来,晃了晃有些僵硬的手腕,缓缓深吸一口气,随即敏锐地觉察到空气中弥散着极淡的血腥味。

可她此时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

韩默默嘴角狠狠一抽,就知道那个死阎王不会带我去什么好地方。

就在前不久,她才因为任务失事被炸死,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冥府,在一番威逼利诱下不仅成功还阳,还顺带捎了阎王的三个承诺。

而这一切都来的都太容易了,韩默默也不傻,她知道那阎王有意放她,不然早在她那把灭鬼神专用枪抵在阎王后脑勺的时候,黑白无常的铁钩就已经刺穿她的心脏了。

但相比于猜那些牛神鬼马的心思,韩默默更想知道因为产生爆炸而导致失事的原因。

老头的勘测仪绝对不会错的,但为什么就是那样一个诞生在连硫磺硝石都还没发现的远古世界的不明生物的周围,会埋着那么多的新型炸药?

威力巨大,堪比她随身携带的小型毁灭形武器库。

对了,武器库。

韩默默低头,一眼就瞟到挂在腰间的储物袋,她一把扯下打开,阎王遗留的一抹神识在韩默默的脑海中浮现。

“我将你的魂魄送到了一个刚亡不久的姑娘身上,她原有的记忆也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了。而这储物袋可以根据你的神识自由变化形状,你要的东西也都在里面。”

说到储物袋的时候,阎王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几分无法忽视的肉疼。

她奶奶的,那个吃熊胆长大的罗刹玩意儿眼神也忒好了,一眼就相中了他挂在腰间,可容纳万物的至宝,关键是他还不能不给。

说完,那抹神识便消散了。

这玩意儿真有那么好用?

不过瞬间的功夫,那储物袋就变做她心里所想的那样,牢牢地固在无名指上,化作一蛇形的戒指。

手抚上那小巧的蛇头,储物袋的空间也在她脑海中浮现。

恩……我的东西都在,不过那是什么。

只见一个靠墙的角落里蜷缩着一只白色的猫,毛发脏兮兮的,头顶有一撮有点焦的毛,看起来像是被高温烘烤过一样。

它似乎是感觉到了韩默默的存在,抬头可怜兮兮地叫了两声。

猫,怎么还会有猫?

袋子里的灵宠吗?

还没来得及深究,韩默默的双眼猛地睁开。

那股子血腥味越来越重。

韩默默尽量把自己所占的空间缩到最小。

她之前就好好打量了一番这具身体,就这细胳膊细腿的,连前世能力的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这么重的血腥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她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拨开面前的草丛打探情况,一红色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正巧跌落在韩默默的面前。

韩默默与面前跌落的男人大眼瞪小眼,伸出去的手也还没来得及收回。

不远处的刀剑声和马蹄声越来越近,韩默默猛地回神,刚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手被突然抓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从天而降的男人突然甩了出去。

他奶奶的,你他么拉老娘当垫背?

韩默默灵敏地在空中几个翻身,稳稳地滚落在一旁。回头,眸子危险地眯着,却发现了那男人手中捏着的毒蛇。

错愕在她眼里浮现,那男人骚气地朝她笑了笑,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目光瞬间变得凌厉。

马蹄凌乱,尘土飞扬,一股劲风朝她袭来,韩默默往后一滚,箭尖擦破她的衣服,划伤了她的手臂。

可恶,这身体太弱,速度根本提不上来。韩默默捂着汩汩往外冒血的手臂,眼里充斥着杀气。

那妖孽男子突然飞身过来,扶住她的肩。

“你没事吧。”

声音很有磁性,韩默默抬头看向他,即使因为受伤面色惨白,也丝毫不影响对他那张精致的脸的看法,生的竟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

“箭上有毒。”

那男人似乎还没意识到韩默默对他的打量,伸出手快速地封了她的几个穴位。

“哟,我们的北堂皇子什么时候还知道怜香惜玉了啊。”

为首的人勒了马,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嘲讽的说道。

北堂湛紧抿双唇,却不做声。韩默默知道,他伤的很重,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应战了。

不过,你既然伤了我,我就定不会让你好过。韩默默的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看向那说话的人仿佛就在看一具尸体。

“都死到临头了就该有你应该有的表情,桀骜不驯的人只会死的更惨。”

为首的人很不满意韩默默看他的眼神,拿出背后箭筒里的箭,手上的弓再度拉开。

“你说我这箭是先让你断手还是先让你断脚呢?要是这箭擦着你的脸颊划过……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可惜了。”

“你敢!”

北堂湛转身将韩默默护在身后,话里的气势不容小觑。

那男人明显地怔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常,嘴角斜斜地向上挑,

“我的皇子殿下,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话音刚落,拉弦的手一松,那箭便卯足了劲向韩默默飞去。

北堂湛将她的头顺势往自己怀里一带,韩默默没稳住,小手一把抓上他的腰,入手的却是一片粘稠的液体。

北堂湛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仔细看去,他的身上血迹斑斑,不过是因为身着红衣,容易令人忽略罢了。

“不过是别人的一条狗而已,有什么资格乱吠。”

韩默默看了眼脸色惨白的北堂湛,再瞟了眼一旁掉落的一缕发丝,嘲讽地说道。

“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