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娶清莞了 (全本小说) 林意欢陆星澈全文免费阅读

窗外寒意峥嵘。

夏芷不自在的扯了扯睡袍,小脸红彤彤的,她里面穿着一套从某宝淘来的情趣内衣,这是她第二次这么穿,第一次是一周前。

最近丈夫突然对她变冷淡了,她便想了这个办法。

一周前的那晚,当时莫文昊看她的眼神,她到现在还记得,他异常粗暴和热情。

只是之后,莫文昊再没有回过家。

今天他突然回来,夏芷决定——再次勾引自己的丈夫。

推开书房门,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在书桌后忙碌的男人。

莫文昊旗下的集团涉足房地产、娱乐、珠宝、奢侈品几大行业,几乎是将整个城市的经济咽喉掐在手心,是丰城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

所以她患得患失,千方百计的想要抓住他,只有被男人紧紧拥抱,她才会觉得那一刻是真实的。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夏芷温柔的上前,将冲好的咖啡放在男人手边,紧张得手指都在轻颤,没有发现男人异常冷淡的眼神。

她忍着羞怯,拉开睡袍的带子,衣服应声而落,随之而来一句话让她如遭雷击。

“我们离婚吧。”

夏芷脸色霎时间苍白,身上穿的几近于无,光溜溜的站在男人面前,男人眼里却再没有了任何波动。

那犹如看陌生人的眼神让夏芷脸上火辣辣的,强忍着心慌喊他,“老公……”

男人没应,转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

离婚协议书。

看到那几个字,夏芷身形有一瞬间的不稳,小脸白了白。

他,到底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其实,夏芷很早就知道,莫文昊爱的另有其人。

有一次,他喝醉了酒抱着自己,可他的嘴里呼唤的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件事犹如一根刺牢牢的梗在夏芷的咽喉,拔不出却无法消化。

但婚后的莫文昊对自己太好了,有求必应,经常带自己出去约会,不管多忙,夜夜陪伴自己,她的婚姻,就是他人口中的恋爱式婚姻。

她以为,拥有妻子名分的她会成为他的余生,可他在自己的满心娇羞面前,说出了这么残忍的话。

“离……离婚吗?”

夏芷喃呢着,视线失去了焦点,她有些慌了。

男人眉头皱了下,似乎不喜她这幅样子,他往后靠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夏芷看不清他的脸了。

“嗯。”简单的一个字,一如他决断的风格。

夏芷声音不稳,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

莫文昊的动作顿了顿,之后狠吸了口烟,声音冷酷异常,“她回来了。”

这个理由,让夏芷本就白的脸色更白了些。

这理由如此直白,直白到她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其实,她有什么资格留下这个男人呢,她从来都配不上他,她很清楚,只是沉浸在那种温柔里自我安慰。

两人太悬殊的身份一直潜意识里提醒她,只要男人喊停,一切就会支离破碎。

眼泪模糊了视线,夏芷看不清男人的脸,隐隐感觉他淡漠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她没有质问的勇气,指甲深深陷进掌心,缓缓道:“好,离婚吧。”

饶是百般不舍,可他终究不爱自己。

翌日,夏芷等在别墅里面,她想要再看莫文昊一眼,哪怕是要借着签离婚协议书的理由。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那么快把那个女人带进门。

别墅的大门被推开,夏芷赶紧起身,眼中的欣喜还没来得及浮现,就看见了紧紧挽住他的女人。

莫文昊一身定制款西装,气场一如既往冷漠,却能明显感觉到他看向身边女人时眼底一丝柔和。

指尖微颤,夏芷没有再起身,安静的坐回了沙发上。

女人身着一身淡紫色半身裙,脚踩一双白色高跟鞋,一张清纯的面孔散发着盈盈笑意。

兴许是被浸泡的久了,夏芷一眼就认出了女人身上的奢侈品牌,一身装扮是将近五百万的花费,那是自己接下来可能一生都挣不到的钱。

她眼底的光芒倏然褪去。

矜贵如莫文昊,或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够配的上他吧,而自己,不过是丑小鸭。

男人视线从夏芷身上扫过,没有任何波动,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莫文昊,我第一次来你家,都不倒杯水给我吗?”女人瞟一眼夏芷,言辞之间带着撒娇的意味。

听着她的理所当然,夏芷的头低的更狠了。

自己从不敢这样跟莫文昊说话。

破天荒的,莫文昊当真起身为她倒水去了。

一刹间,夏芷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

天差和地别,不过如此。

确定莫文昊离开,那女人款款开了口:“我是姜雨婷。”

姜雨婷三字犹如晴天空雷炸的夏芷脑袋嗡嗡作响,姜雨婷,正是那次他醉酒后抱着自己喊出的名字。

放在膝盖上的手蜷紧,夏芷脸色有些苍白,“你好。”

姜雨婷勾唇,眸光有些怜悯,“我知道这对你有些不公平,但你也看到了,莫文昊从头到尾一直爱的都是我,只不过先前我不在,他……有些寂寞,而现在,我回来了……”

“姜小姐你不必说了。”夏芷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她不想让自己唯一剩下的尊严也被人狠狠踩在脚下蹂躏。

姜雨婷被打断,以为夏芷是不肯轻易放手,秀美微蹙,刚要再次开口,耳边传来了莫文昊的脚步声,还是停住了嘴。

莫文昊放水放在了茶几上,没有说什么,甚至神情和平时也一般无二,可姜雨婷了解他,能察觉到他的不悦。

她心头不爽,“你喂我喝。”

竟是有些命令的语气,夏芷诧异抬头,下意识去看莫文昊。

空气有些凝滞。

男人漆黑眼眸深邃无边,矜贵的坐在沙发上。

夏芷明知没什么意义了,心里依然不可抑制的升起一抹期待。

莫文昊这样的男人,生来高高在上,怎么会容许女人这样对他,他向来不喜欢不懂事的女人。

可几秒后,他倾身,当真端起那杯水递到了姜雨婷嘴边。

夏芷脸上血色霎时褪尽,她仓皇低下头,不愿再看。

原来,只是她不配。